洗头帽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头帽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三个外卖配送员的故事老黄老郭与老头

发布时间:2020-02-14 03:52:32 阅读: 来源:洗头帽厂家

周日下午一点,口碑外卖,北苑站点,天气:霾。除了“北苑来订单了!”的提示音以及键盘鼠标声外,鲜有其他的声音。

最大的38岁,最小的23

这是口碑外卖在北苑地区的站点。一个站长、两名调度员以及35位外卖骑行负责着整个北苑地区口碑合作商家的外卖配送。

外卖站点一角

两室一厅的屋子,墙边堆放着的一排排保温箱、货物架上摆放着的近百个电动车的电瓶、两台电脑、两部电话,这些就是这个屋子的所有陈设。

“这个点外卖骑行都在外面送着餐呢,两点后就会陆陆续续地回来了。”张站长一边盯着外卖调度系统,一边对DoNews记者解释着。“你看,这就是我们的调度系统,有订单来,系统会第一时间进行提示,我们就负责定位餐厅及送达位置,就近指派外卖骑士送单。每个外卖骑行手机上都会安装骑士版APP接单系统,我每天第一件事就是让他们登录这个系统,打开GPS定位。”

“老黄,快点过来,这边有个单过时还没有配送呢,你打个电话提醒一下。”应声而来的老黄看起来最多也就三十来岁的样子,我面露诧异。张站长笑着解释道:“我们这儿最大的38岁,最小的23岁,大家都做过外卖骑行,风吹日晒的,看起来都显老,所以我们就都叫老黄、老张……”老黄听着面露腼腆之色。

24岁的老黄,曾经的餐馆面点师

老黄,外卖调度员,24岁,山东人。半年前从外卖骑行调任为调度员。“我们那会儿没有现在这么多的订单量。”老黄感叹着,“现在每个人平均每天可以送50单左右呢。”

老黄刚来北京那会儿是大鸭梨的一位面点师。“我家是开小餐馆的,再说山东人嘛没几个不会做面食的。”朝六晚十,披星戴月,每天面对着的就是一堆又一堆的面团,这一干就是两年,身心俱疲的老黄,越来越觉得生活没有意思。

一年前,在朋友的介绍下老黄来到这里,从最基础的外卖骑行做起。“他呀,可拼了!那会儿每个月都是送单量最多的,半年就提升为调度员在我们这儿也没几个。”“你没见过他才来时的样子,挺白净的一小伙子,再看看现在……”

大家伙儿你一嘴他一嘴的说着,说得老黄很不好意思,与调侃他的同事扭打在一起,这时候的老黄才显露出年轻人应有的活力,不似初见时的那么老成。

从面点师到外卖骑行再到调度员,时间在走,万物在变,较初到北京时老黄唯一没变的也许就是内心依旧漂泊,找不到属于他的那座岛屿。

“因为公司预计在今年年底要扩展到全国30个主要城市,这半年来,我去过很多城市进行调研,每次都是拎着行李箱去,待上几天,再拎着个行李箱去往下一个城市,心里总感觉不踏实……”此刻的老黄放空着思绪,言语中透露着一丝丝无奈与凄凉。

“你那是公费旅游呀,我们可是羡慕嫉妒恨着呢!”同事们打趣道。“明年我就调任城市站长了,但不知道会是哪个城市,反正铁定是不在北京了,人嘛,总是要往高处走的,当初就是奔着这儿有很大的提升发展空间才来的……”老黄的眼睛散发着光芒,似有对未来的无限憧憬。

23岁的老郭,做过保安队长、KTV服务员

外卖骑行们上午10点打卡,然后就骑着电动车出去,晚上8点下班,每月休两天。下午2点到4点和晚上8点后都比较清闲,口碑系统晚上9点20分就关闭了,一般这段时间留四人值班,其他人就可以休息了。

下午两点多了,外卖骑行们陆陆续续的回来了。老郭就是回来的这群外卖骑行当中最年轻的一个。

15岁就独自一人从陕北甘肃交界的某山区来到北京,头盔、口罩、手套一样都没取下的老郭坐在凳子上,倚着墙休息着。他那双乌黑的大眼睛,微微上扬的眼角在这个昏暗的环境下显得尤为明亮。8年来,老郭从保安开始,干过保安队长、工厂工人、KTV服务员,开过淘宝店,卖过YY号,做过披萨店外卖员,三个月前到口碑做外卖骑行。北京这座城市见证着他一点点的蜕变,从最初的少年到现在的青年。

“我刚来北京时,在三元桥的一家保安公司做保安,干了一年多,一天有人来查身份证,我那会儿还小嘛,没有身份证,然后就被公司给辞退了。当时一个月只有600元工资。后来又去过其他保安公司一直干到保安队长呢。”

和所有的90后一样,老郭不甘就如此平庸的过活着,辞掉保安公司工作后,去过一家KTV做过几个月的服务员,“太累了,每天凌晨两点上班,上午十点下班,身体真的受不了,有时候遇上刁蛮的客人,真是死的心都有了……”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回忆起这段过往时,老郭声音哽咽,眼里泛着泪花。

“老郭,有订单来了,快去接单!”张站长叫道。

“啊……我的饭还没有到呢,哥的胃抗议者呢……”老郭叫着、抱怨着拿着钥匙和手机接单去了,留下一屋子的哄笑声。

记者问旁边的一位大叔“现在都两点多了,你们经常这么晚才吃午饭吗?胃怎么受得了?”

“十二点到下午两点是顾客订餐的高峰期,我们赶着送餐,哪有时间吃饭呀,一般都是过了两点我们开始订餐或者谁回来方便一起带回来,三四点才吃午饭是常有的事,时间长就习惯了。”回答我的大叔,他们都叫他“老头”,是这里年纪最大的。

38岁的老头,做过两次餐饮加盟店,都破产了

老头,38岁,黑龙江人,家里有个16岁的儿子,正计划着今年把儿子接到北京来过春节。

老头是一个月前才来口碑的,之前是在百度外卖送餐。“提成都是采用阶梯增长制,在0——500单内百度一单提成3元,口碑是2元一单。但是百度北苑这一片就有一千多名送餐骑行,还在招着人,订单本来就不多,订单再多一千多个人分也就没多少了,我在这儿一天最少也能送三十几单,在百度那儿,一天最多也就十几单。”老头向记者解释从百度来口碑的原因。

老头做过两次餐饮加盟店都亏损破产了,大家嘲笑着他就不是块经商的料。

谈起他的儿子,老头自豪中夹杂着愧疚,“他10岁的时候我和他妈就来北京,把他留给爷爷奶奶,一年也见不着几次面,他很懂事,成绩也很好,从不要我们操一点心。”谁不想一家团圆,生活总是很残忍的让你选择放弃一些东西,正如老头,为了给儿子更好的生活,不得不选择放弃陪伴儿子,错过儿子成长的点滴。

“老张,有没有订单啦,这个月我跑不到第一拿不到奖金就找你呀!”老头开着玩笑说。

每个月接单排名的前三名会有分别为200、150、50的奖金,老头每月5000多元的工资要承担起整个家庭,几百的奖金显得更重要了。

说到工资这事,留在站点的大家兴奋劲就都上来了,热火朝天讨论着15号就要发工资了,去哪儿聚会,春节计划怎么过。

已经接近下午四点了,刚才外出送餐的老郭还没有回来,午饭还没有吃,而同事给他带回来的饭菜早已经凉透。

税务筹划

深圳工作签证条件

中山工商税务费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