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头帽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头帽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东方富海陈玮入行误打误撞一位大学老师的PE路

发布时间:2020-03-11 11:14:07 阅读: 来源:洗头帽厂家

东方富海陈玮:入行误打误撞 一位大学老师的PE路转载创业邦导语: 深圳市东方富海投资管理公

深圳市东方富海投资管理公司(下称东方富海)董事长陈玮身上总是带着浓浓的书生气息。

6月15日,当身着黑色西服套装的他坐在兆龙饭店大堂的时候,这种气息更加浓烈——他一边忙碌地处理商务工作,一边谈自己的精神追求,对《投资者报》记者讲述在几个大学兼职当老师的经历。

忙碌之余,我现在还在上课,不过我可能与其他老师不太一样,他们觉得我像老师,又不像老师,因为我总是试图追求商人与知识分子之间的平衡。陈玮认为自己比单纯的老师更有优势,他既有老师的逻辑思维,又有实践机会。如果这种状态大家喜欢,我很希望能够走下去,虽然很辛苦,但是每年我还是会去教课。

在大部分投行和企业家出身的投资人当中,陈玮是少数不多的由大学老师转身做PE的人。从兰州商学院会计系副教授到深圳创新投资集团(下称深创投)董事、总裁,再到东方富海董事长,经过近十年的摸索,陈玮在尔虞我诈的商场中生存下来,并且总结了一条适合大学老师的PE之道。

入行误打误撞

从最初误打误撞进入创投行业,在一个陌生的行业追寻物质满足,到所投企业,如三诺电子、彩虹精化(002256)等成功上市并取得超过4倍的投资回报,十年的投资生涯,让陈玮的梦想逐步实现。

加盟深创投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老师太穷了,为了物质追求,所以下海了。陈玮坦承,在物质的诱惑之下,他才萌发了经商的念头。1999年,他告别了兰州商学院副教授的安逸生活,去荷兰NYENRODE大学研读工商管理项目。

不过,回国之后,他并没有想到去做投资。

我进入投资行业很简单,当初就是找工作进入这个行业,属于歪打误撞,当时我也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行业。陈玮回忆说,1999年底,他回国来到深圳,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之下,他遇到了深创投——那时候深创投正在招聘会计学相关方面的人才,而陈玮恰恰是一名出色的会计学学者。

资料显示,1981年,陈玮考入兰州商学院,毕业后留校,期间攻读了厦门大学会计系博士学位。

没有犹豫,陈玮很快递交了简历。当时深创投的总裁是阚治东,经过面试之后,陈玮如愿加盟深创投,正式进入投资圈。

不过,知识分子转身为商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很多人都是干一行,爱一行,也有一些人是干一行,被逼爱上这个行业。陈玮明显属于后者,据他介绍,最早做投资的时候,他克服了很多弱点,比如知识分子的软弱。实践补了我的短板,让我的缺点在实践当中逐步克服。陈玮很感谢深创投给他一个成长机会,有这么一个机制让他一个老师当总裁,管理几十亿元的资金。

7年时间改变了陈玮,也让他最终喜欢上了这个行业。2007年,当东方富海成立的时候,我发觉我开始喜欢这个行业,我看到我的梦想逐步实现了。东方富海成立的最初,陈玮的梦想是成立一个能够被LP和创业者都接受的企业,这个企业符合以下要求:除了投资以外,这个企业的价值观和文化等,还是要像学校的环境那样,相对简单一些,和谐一些。

打造东方富海

如同自己的另一个孩子,陈玮对东方富海倾注了很大的心血,不仅将他的精神追求与企业文化结合在一起,还试图为他的发展壮大找到最好的激励机制。

你去我们公司网站看,很多东西,都是我总结的。陈玮告诉记者,以前无论是做老师还是在国企工作从来没有想过创业,如今自己成立东方富海,他很珍惜这样一个机会,自然也付出了很多心血。

在东方富海,总共有38个人,人数不多,但是在公司内部,陈玮却制定了七条军规,将大家紧密团结起来,比如把合作变成工作的习惯、放弃自己、维护东方富海、先为自己赚工资,后为公司赚利润。

以放弃自己、维护东方富海这条军规为例,当你的个人利益与公司利益发生矛盾的时候,我们希望你放弃个人利益。陈玮解释说,因为在东方富海,一切都是大家的,包括后面的福利机制、利益机制都是大家共有的,这个时候你看中小的个人利益,就可能出局,如果你损害大家的利益,大家也不会同意。

在个人的精神追求上,陈玮希望企业能够成为一个家庭,而在东方富海内部,他也努力将这个追求变为现实,从每一个细节当中培养员工的团队意识。

而除了企业文化上力图做到目标一致,企业与个人不分彼此之外,在企业的制度建设上,陈玮也用一系列制度将公司与个人的利益紧密结合在一起,达到不是一家人,胜似一家人的目的。

陈玮告诉记者:我们在公司创立了一个机制,让大家看到希望,你在公司做得好,可以成为公司的合伙人。同时,在每年的奖励方面,他还会给投资经理和公司其他人分红,将管理费和基金收益让给员工,让大家感觉是一家人,这点与外资机构明显不同。在外资机构,员工就是员工,大部分收益分成归合伙人所有,而我们则有好几层奖励机制,虽然提成具体比例我不方便透露,不过在行业内部,一般会给项目小组提2%~3%,我们比他们高很多。

此外,跟投制也是东方富海不能绕过的一个话题。

一般说来,在很多投资公司内部,如果决定投资一个公司,会强制投资经理必须跟投,投资经理团队的跟投一般占投资额的1%~2%。

而在东方富海,也同样有类似的规定,不过,他们这样做的目的不是避免投资经理的道德风险,而是希望通过市场来锻炼投资经理,考验其投资眼光及投资能力。

我们会有100%的强制跟投,都是由员工自己掏钱,只有在这种制度下,才会最大限度避免问题。据陈玮介绍,他们很推崇跟投制,因为这样才能把员工利益和公司利益绑定在一起,让二者实现目标一致。因此,在实际投资当中,对于几十万、上百万的投资金额,如果投资经理自己没有钱的话,东方富海会借钱给这些投资经理,我们就是给他们一个机制,让他们自己承担风险,如果亏损,这也很正常,这是市场机制的惩罚作用。

虽然对于这些投资经理来说,风险相对过大,但是在陈玮看来,由于进行风险控制的也是他们,所以其实风险是可控的——他们有好几轮投资决策机制,同时,还通过律师、会计师等中介机构进行尽职调查,如果项目出了问题,那么就说明这些企业是集体造假欺骗,而这种情况并不多见。

找寻PE出路

作为一家投资机构的掌门人,陈玮已经带领东方富海投资了50多家企业,其中2007年第一期基金当中投资了15家,其中有7家已经成功登陆创业板,目前还有几家正在申请,根据陈玮的预算,他们第一期15个项目当中将有80%会上市,这将使东方富海成为继深创投、达晨创投之后,又一家比较成功的人民币投资基金之一。

那么,陈玮是如何取得这个成绩的呢?

一切还要归结于知识分子出身,让他善于总结和观察。

PE不是想干就干的,不花点学费,能从这水里趟出来吗?经验,最值钱的就是经验。这么多人想进入这行,有几个人能笑着出来?这是陈玮最近的微博,也是他总结出来的经验。

失败经验对于我们来说特别重要。陈玮表示,他做投资的几条经验就是:先选赛道,再选选手。观察企业团队,是由谁来做这家企业,这个人以前做过什么,是年轻的团队还是老的团队再次创业?这家企业最核心的地方是什么等等。

在企业和人之间,陈玮更重视对人的考察,因为,他曾在这方面栽过跟头。

90%的项目失败跟人有关系。陈玮说,以前他们曾经在西藏投资了一个项目,这个项目在行业上是新能源,属于国家鼓励的项目,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在人的方面却存在一定问题,我们就是失败在管理层,他有好几个企业,因此他的精力不在新能源这个项目上,导致这家企业发展得不好,使我们投资失败。吃过亏的陈玮如今对这种人尽量避免,并且也要求他的团队尽量不投有很多名片的企业家,这些钱一旦投进去,将来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因此,在人的考察方面,陈玮费尽心思,总结出了一套理论。

以团队考察为例。据陈玮介绍,在投资的时候,人很难判断,需要他们仔细观察。比如一家企业虽然成立了三年,但是如果他们的财务总监半年换一个人,人员流动很频繁的话,他们就会很慎重地考虑这家企业,因为这说明这家企业虽然技术不错,但是团队合作不好。

同时,在家族式的企业构成方面,陈玮也有自己的一套理论。在他看来,一般家族企业分两种,一种是兄弟姐妹创立的企业,老爸和儿子一起干或者是兄弟姐妹一起创业,创始人之间彼此有血缘关系;还有一种是夫妻店,创始人之间彼此没有血缘关系。我们对家族式、创始人之间有血缘关系的企业信任度会高一些,对‘夫妻店’会非常谨慎,中国离婚率太高,如果夫妻二人的股权特别接近,我们会更小心,一旦他们反目为仇,他们往往会采用非理性的方式处理,比如真功夫内讧等。陈玮介绍说。

对于他的投资哲学,陈玮希望与大家共享,同时通过这些失败的案例,与更多PE同行共勉,通过大家的努力,在投资圈内营造理性的投资氛围。

BANGCAMP创业邦成长营,创业邦旗下孵化计划。第四期全新升级,60个名额正式开启招募!现在报名,将有机会获得资机构对接、创业导师面对面指导、2016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展示、创业邦媒体矩阵深度传播!创新原力,伴你前行!

即刻报名第四期!

实际利率法

土地使用税税率

增值税发票认证期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