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头帽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头帽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走进文化产权交易所

发布时间:2020-07-13 21:09:49 阅读: 来源:洗头帽厂家

在国家推动文化产业大发展的背景下,文化产权交易所(简称为“文交所”)迅速在各地涌现。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各地文化产权交易所已超过20家,而筹建中的数量远远超出这个数字。文交所如何实现规范化运作,如何与资本进行对接,存在着哪些问题与漏洞?带着这些疑问,半月谈记者走访了天津、上海和山东三地文交所。

为文化产业搭建金融平台

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是国内最早揭牌的文交所,属于国家级的文化产权交易机构。走进上海文交所,半月谈记者看到工作人员正在搜集国内外当天最新的文化资讯,大厅屏幕上滚动着各种交易项目,包括国产动画片、演出剧目、大型图书项目,还有一些日韩等国的影视作品。

上海文交所负责人张天介绍,一些海外文化产品和文化项目通过上海文交所这一平台,开拓了国内市场。而国产动漫、影视、图书作品的版权交易更是活跃,不仅找到买家,而且在文化“走出去”过程中,发挥出更大的传播作用。

目前,上海文交所形成了四种交易模式,即:国有文化产权交易、价值链集成交易、文化半标产品交易和文化商品综合交易模式。今年上半年,上海文交所实现各类文化产权交易达26.5亿元。

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总经理柳红卫介绍,2009年,天津文交所被列入天津市金融创新改革20项重点工程,并被设为滨海新区“先行先试”的重点工作,于当年9月揭牌,监管单位是天津市人民政府金融服务办公室。柳红卫告诉记者,天津文交所的宗旨是以投资带动文化,使更广泛的人群关注文化、参与文化投资。

山东文化产权交易所于今年5月挂牌,总经理杜冰告诉记者,山东文交所是国资背景,需要承担一定的社会职能,盈利不是主要目的。据他介绍,山东文交所是由山东文化产权交易中心和《大众日报》报业集团共同出资建设,目标是“搭建文化产业产权交易、文化产业投融资、高端艺术品流转平台”。

探索资本与文化对接途径

文化如何与资本对接,是文化产业发展中的一个重要课题。各地文交所围绕资本与文化的对接进行了不同的探索。

上海文交所的第一个艺术品组合产权上市以来,一直保持平稳运行,没有出现大幅度的价格波动。按拍卖市场价格计算,目前该组合产权产品已经增值了40%。“投资人手里的钱进入到了文化领域,艺术家拿到了钱,改善了绘画条件,专心致志绘画,反过来促进了艺术作品的创作。”交易所相关负责人表示。

画家黄钢告诉半月谈记者,当代艺术跟传统艺术不一样,装置、建工作室、助手、场地租金、参加展览都需要很多费用。画家靠画生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现在这种交易形式,除了卖一部分作品之外,还可以取得收入用于工作室费用、房租等,比较安定一点,可以全身心投入创作。

在艺术品交易上,以天津文交所为代表的国内部分文交所采取了份额化交易的模式。具体来说,一件艺术品的估价为1000万元,文交所将它分成1000万个份额进行发售,每份发行价格为1元左右。投资者通过二级市场买卖艺术品份额。这一大胆探索的做法也为泰山、成都等地文交所采用。

今年9月底,苏绣艺术家姚建萍的两幅作品《富春山居图》合璧和《世纪和平——百鸽图》在天津文交所发售申购结束。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苏绣作品以金融产品的形式登陆文交所,开启了金融助力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的先河。

清华大学新经济与新产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季认为,以苏绣为代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作品在文交所上市,至少能够在两个方面起到积极作用。一方面,大师级艺术家的作品数量有限,通过交易所的展示,可以形成公开、完善的价格体系,增强市场价格发现功能,让艺术家从市场中受益;另一方面,上市作品为其他艺术家和从业者树立了标杆,激励他们努力提高自己的能力,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存在诸多漏洞,亟须加强监管

随着越来越多文交所的出现,也带来一些问题与漏洞:

其一,部分入市艺术品估价过高、溢价过快,远远超出艺术品本身价值;

其二,艺术品证券化之后带来的涨跌使得一些人在暴富的同时,也让部分在高位买进的投资者遭受巨大损失。

此外,在相应配套管理举措尚未完善的情况下,艺术品证券化还存在洗钱嫌疑。文化部文化产业司巡视员李小磊认为,目前国内在文化产权交易证券化方面还没有做好准备,在政策法律、市场交易、信用担保等方面仍存风险,需要规范。

9月19日,成都文化产权交易所发出公告称,该文交所艺术品《冰雪墨海》份额化发售失败,成为艺术品份额化交易中首个“流产”案例。

“份额化本身是一种创新,但份额化交易模式明显缺乏有效的监管。”对于争议,山东文交所总经理杜冰认为,由于流通性过剩,份额化交易一推出就吸引了大量投机者,将艺术品的价格推到非理性的高度。

而艺术品本身并不能像股市中的实体企业一样产生新的价值,只能通过购买者的认可度进行增值。他说,“艺术品升值是有规律的,但是在份额化交易中,由于缺乏监管,一些人为的因素把未来很多年的升值空间都预支了,无形中就产生了大量的泡沫。”

北京大学历史文化资源研究所副所长雷原表示,文化产权交易所的创立,是将文化与金融相结合的一项制度创新,是迄今为止全世界范围内的一项文化产业创新,没有现成模式可循。同时,当前我国还没有适用的法律,能够对文化艺术品份额化进行约束,这是争议背后的一大主因。

此外,艺术品市场的交易环境不完善,也让各地文交所面临发展困境。在我国艺术品交易市场发展不健全的环境下,传统画廊、拍卖领域均存在投机、炒作现象,“假拍”“拍托”成为潜规则。中国艺术品市场研究院副院长西沐认为,文交所是一个公共交易平台,份额化交易一下子展示在公众面前,使文化交易市场的弊端暴露得更加清晰。

业内人士分析,由于缺乏统一监管和政策指引,各地文交所的股权构成、平台建设以及交易过程等,目前均处在自发探索阶段。他们认为,艺术品份额化交易面临的问题,需要从国家层面进行统一规范,在防范风险的前提下抓紧完善市场体系,促进资本与文化产业的有效对接。(《半月谈内部版》2011年第11期,记者 陈灏 许晓青)

三亚订做职业装

张掖订制职业装

克拉玛依设计工作服

宁波工服订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