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头帽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头帽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烽火烟波楼第二卷魑魅魍魉烟尘靡第三章神女殇

发布时间:2021-01-20 06:39:43 阅读: 来源:洗头帽厂家

金碧辉煌的皇城正殿,气氛却比往日好了许多,自烟波楼大闹皇城之日后,

这早朝很久没有声色了,可今日一则震惊的消息传来,却是让群臣尽皆振奋起来

——匈奴意欲求和。

「陛下,老臣以为匈奴内乱已起,正是我大明收复北疆的天赐良机啊!」韩

韬声音洪亮,却是抢着第一个叩首高呼。

萧烨朝着韩韬望了两眼,不置可否,烟波楼一事一直令他对这兵部尚书耿耿

于怀,但也知非他之过,因而也并未加以惩处,而今匈奴求和,可这韩韬第一个

高呼主战,立时令他不喜。

「陛下,此事还望慎重,蛮族不尊教化,向来不知臣服,即便是昔日大同惨

败,也未见其主动求和,而今鬼方一族内乱便令其甘愿俯首,想必其处境却有不

妙之处,臣以为,当遣派斥候多加探查,了解这鬼方之乱到底成了什么程度,再

做定夺。」慕容章年岁较大,但说起话来却是井然有序,萧烨也觉有些道理,微

微点头,正欲出言允可,却听得那左相吴嵩站出前来,缓缓言道:「陛下,我朝

久经败仗,除了前次大同胜了一次,几乎尽皆败于匈奴,我大明却是需要一场大

胜来扬我国威,而今局势恰如韩韬将军所言,正是收复北疆的大好时机,若是派

出一支强军,于匈奴鬼方内战之期趁虚而入,且不说开疆拓土,即便是稍有战绩,

亦会令民心振奋,陛下,机不可失啊!」

「这?」萧烨不禁又陷入两难,是和是战似是都有道理,这一突如其来的消

息却是太过震撼,不过无论如何,也算是喜事,当下收起心思道:「是和是战,

容后再议,慕容巡,你且说说匈奴此次议和可提出了什么?」

「回陛下,匈奴国书之上未作多言,只道愿派拓跋香萝长公主来议和!」

「啊?他这是想?」慕容章抢声道。

「匈奴汗王拓跋元通书,愿将其妹香萝公主嫁于我大明皇子!」

萧逸推开房门,这屋子虽是简陋,但好在还算整洁,揽着南宫迷离的右手稍

一用力,便将南宫迷离推入这小房中的一张大床之上。

南宫迷离似是还有些走神,被他这一推,自是极为难堪的跌倒在床,立时凤

眼怒睁,回头狠狠的瞪着萧逸,却见萧逸一脸得色,笑道:「怎么?神女娘娘不

喜欢这里,那你又何必痛下杀手,抢了人家的房子呢。」

南宫迷离银牙紧咬,自河边被他一番淫辱过后,这萧逸自是变本加厉,强令

着她在这城外寻觅人家,终是在这距万灵城不远的荒郊寻得这一小间,更可恨的

是,萧逸强令这自己杀害了这小屋中的一户人家,那本是熟睡中的小夫妻,那本

是自己应当守护的子民,此刻却惨死在自己手下。

然而她却来不及感伤,她自是清楚,萧逸寻得这处地方,便是为了淫辱自己,

她平日里颇多外出游历,若是不见了踪影,想必也无人问津,而此地又地处荒郊,

更是不会有军士寻来,一念至此,南宫迷离不由心中升起一丝绝望。

还未等她多想,萧逸已是将自己剥得精光,挺着那刚才还在自己口中喷薄到

软化的巨龙再度朝着自己走来,刚刚在外还尚未留意,此刻借着房中烛光,南宫

迷离见得这肉柱一颤一颤,似是每走一步便坚硬几分,那肉柱顶端红润的龙头之

处更是怒目微张,颇为骇人。

「此处虽是简陋了点,但我一刻也等不及了。」萧逸一把骑了上去,直将不

能动弹的南宫迷离压在身下。嘴角微微一翘,一支淫手大摇大摆的攀上了南宫迷

离的胸前巨峰。「哈哈,真是捡到宝了。」南宫迷离这尤物身形可算得上冠绝于

世,胸前那对脱兔即便是隔着她的红衣锦绣,亦是圆润硕大,萧逸只觉手中触感

无以复加,当下急躁得狠狠一扯,锦绣飘摇,点点鲜红衣带散落空中,南宫迷离

胸前两团巨大高耸立马跳脱出来,一颤一颤,格外显眼,萧逸轻笑一声,一把握

住一只鲜嫩巨乳,只觉一只手还不够握住,当下只够拖住一半,慢慢揉搓,这南

宫迷离自是圣女处子,那胸中玉兔此刻哪里受得这般刺激,虽是横握在床,却是

坚挺无比,挺拔之余又带着丝丝弹性触感,让萧逸百握不厌,一时间忘乎所以。

南宫迷离牙唇耸动,早已气的七窍生烟,但她受制于人,不但动弹不得,好

得使劲的张着双眼看着恶贼欺辱自己,那本是自己心中稍稍自豪于稍稍能胜过慕

竹的胸间巨乳,此刻却是成了自己最不愿想到的地方,萧逸揉捏几许,还觉着不

过瘾,一个翻身,竟是坐在了自己的身上,南宫正疑惑之间,忽然双眼梦睁,她

哪里想得到,这恶贼竟是骑在了她的双腿之间,双手将自己的乳房托起,将他那

丑恶的长棍对着自己的胸间小沟挺来,双手不断挤压,那恶棍又来回摩擦,一时

之间,摩得南宫迷离面红耳赤。尤其是那每次进入都稍稍触及自己下颚的恶棍,

伴着点点喷射过的浓精腥味,犹如巨龙狰狞一般,不断的在自己眼前起伏。

乳色粉润若仙桃,乳味恬淡千层浪,萧逸只觉每一次的推进挤压,便是手与

巨龙合为一体,在那舍不得放手的雪乳之间不停的游历探索,而他这火热的巨龙

亦是烫得南宫迷离呼吸紊乱,恨不得低下头去一口将这害人的丑物给咬断。

「啧啧啧啧,」萧逸用这乳交之法虽是畅快无比,但毕竟刚刚射过一轮,此

刻又是自己用手,抽插许久便觉手脚有些酸软,想到今日的当务之急便是给这神

女娘娘尝尝被肏的滋味,也便不急于一时,一手松开那不住起伏的玉乳,却是摸

向南宫迷离的娇嫩俏脸:「南宫神女,这会儿便饶了你的这对宝贝,我先让你快

活快活。」边说边发出阵阵淫笑,另一手猛地朝下一扯,那腰间丝带顺势滑落,

自雪肩以下,除了那花园之地还余着一条亵裤,便是雪国风光,一片洁白。萧逸

看着这天老爷赏赐的尤物,自肩头往下,雪乳柔腰,紧致玉腿,连那娇俏的莲足

都显得那般迷人,白嫩无赘,柔软细腻,萧逸忍不住又看了回去,小腿笔直纤瘦,

大腿却更显嫩滑,连那肚脐小腹一带,都是平整无垢,毫无缺陷,一路朝上,再

次看到南宫迷离怒目圆睁的双眼,萧逸不再害怕,因为这一次,南宫迷离的眼神

之中除了仇恨与愤怒之外,还有着一丝丝的无奈。

目光所及之处,便是他魔手挥毫之所,这份随心所欲,萧逸自出了宫便再没

体验过了,而今,面对着这曾令他咬牙切齿的女人,萧逸只觉手中似是抹了蜜糖

一般,柔软在手,畅快在心,前一刻还在佳人的巨乳之上攀援,下一刻便在那笔

挺的秀腿之上游走,光滑水嫩,吹弹可破,便是再好的绫罗绸缎也比不过这雪肌

玉肤的柔滑触感。萧逸依稀记得,他被下这子母蛊便是因为那日在替她捶腿之时

妄动淫念,用手轻轻碰到了佳人玉腿的肌肤之上,便被她一脚踹飞,而今,玉腿

在怀,他轻哼着不知哪里学来的淫词小调,双手自腰腹到玉趾,在从脚心反手游

到柔臀,这一正一反,已是将佳人的下身几乎探了个遍,眼见得南宫迷离的俏脸

越发红润,萧逸「哧」的一声笑道:「南宫神女,这才一会儿功夫,便有感觉了?」

南宫迷离气得直颤,本欲张口怒斥,可转念想到再多谩骂也是于事无补,只得尽

量让自己冷静下来,可越是想不将眼下情景放在心上,那腿间传来的异样触感便

越是侵袭着她。突然,萧逸变本加厉,一手竟是向着她那大腿根处的内侧缓缓爬

去,而更磨人的是,萧逸化掌为指,两根小指不断朝着花园之处指点着前进,虽

只两根手指,南宫迷离却觉得有如万千蚂蚁在身上爬行一般酸痒难忍,当下轻唤

出声:「停,停下…」

「停下?」萧逸却是真的手指不再朝里进发,而是停在那润滑的玉腿内侧之

间,朝着南宫迷离咧嘴一笑,南宫迷离只觉这笑容甚是猥琐,可偏偏又奈何他不

得,萧逸笑道:「停下便停下,不过你看,这样如何?」谑笑之间,却是大手猛

的发力,朝着南宫迷离的大腿根处那一条细红亵裤狠狠一扯,「嘶啦」一声,亵

裤盘旋在萧逸的两根淫指之间,萧逸特地举在南宫迷离眼前晃动,颇是得意。

「无耻!」南宫迷离终是忍耐不住,冷言骂道,可胯下的阵阵凉意逐渐升腾

至内心,心中已早已不如初时那般坚定,隐隐之中已然有了惧怕之意。

「更无耻的还在后面,哼!」萧逸大手一甩,将手中的细红亵裤扔在一旁,

手指再不过问她的意见,直朝那圣地探去。绿野芳华,别有洞天,那一抹微微有

些湿意的嫩草之中,那一抹紧窄的小缝依稀可见,萧逸用手轻轻一挤,朝着两边

微微分开,小缝立时打开,漏出了那层峦叠嶂的嫩肉小穴,萧逸立时哈哈大笑:

「神女娘娘,你可不光是这脸蛋儿美,这奶子这长腿,还有这小穴,我看都是人

间极品,现在想想,我倒是真得谢谢那烟波楼的几位仙女把我给带了出来,这深

宫之中,哪里有你这般完美的美人儿。」淫笑之间,另一只魔爪已是深入可进去,

小穴紧窄无比,萧逸一根食指穿了进去,便引得南宫迷离一声痛呼,她二十多年

从未开垦过的禁地,此刻吐槽侵袭,哪里还能保持冷静,那食指不断向里,划过

粉嫩的肉瓣,在那芬芳四溢的小穴之中轻轻抽动。

「嗯。」南宫迷离一声轻哼,却是逃不过萧逸的耳朵,满脸惊喜的他立刻抬

起头来,见着南宫迷离那躲避的目光,当下心中大喜,笑道:「我还没进去,都

受不了?那待会儿欲仙欲死起来,还不知神女娘娘会成什么样子咧。」边说着却

是抽出手来,一手贴住南宫迷离的后背雪肤,缓缓将她扶坐起来,萧逸此时已然

跃至床上,用那根火热滚烫的巨龙顶在了南宫迷离的雪臀之上,而作恶的双手一

支自佳人肩头滑下,不断游走于那对豪乳与细腰之间,另一支则是自雪臀滑下,

遍寻着佳人玉腿之间的旖旎风情。

双手尽情游走全身,巨龙亦是有序的围绕着南宫迷离的翘臀来回磨蹭,萧逸

仍不满足,稍稍低头,便将自己的唇舌贴在佳人的肩头,缓缓张口,露出那狰狞

而灵巧的淫舌,在南宫迷离的冰肌玉骨上,轻轻一扫。

「咻,」雪肤不但洁白无垢,更是冰凉顺滑,只这轻轻一扫,便让萧逸精神

大振,顾不得佳人的秀眉微蹙,埋下头来,狠狠的在她全身的每一处肌肤上舔舐

盘旋,自雪肩而下,那弹软壮硕的滔天巨乳,那盈盈一握的曼妙柳腰,再到花园

周边的芬芳丛林,萧逸不知疲惫的亲吻着、开垦着,不肯放过任何一处。

约莫舔舐了小半个时辰,萧逸已不知在南宫迷离身上吻了多少遍,只觉胯下

肿胀的越发难受,再不直入正题,随时都似要炸裂一般,当下再不久等,再度将

南宫迷离抱住。南宫迷离已被他啃得酸楚难忍,却又发作不得,终于见他将自己

抱起,正稍稍得以喘息之机,却不料萧逸却是自己先躺倒在床,两手托着自己的

细腰之处,缓缓下移。

「终于要来了吗?」南宫迷离心中凄惶,虽是不能闭眼,但心神已然紧闭,

早知这贞洁难保,心中已是做足了准备,可当这恶人扶住自己的腰肢下移,使着

他那作恶的肉棍抵在自己的小穴门口之时,南宫迷离还是难免感伤,再决绝的眼

神都难免闪烁着迷人的晶莹。嘴角微微翘起,显得她颇是不愿,可那又如何,萧

逸的巨龙上顶,将自己紧窄的穴口逐渐扩展开来,巨龙顶端慢慢向上,终是挤了

进去。

「嘶!」肉棒才纳入一点,萧逸立马倒吸一口凉气,那温热的嫩穴肉壁包裹

之下,那润滑的清泉蜜穴滋润之下,萧逸只觉如堕梦中,魂飞天外,太过舒爽,

太过刺激。小穴初开,鲜嫩的粘膜膛壁将萧逸稍稍插入的巨龙箍在里面,包裹得

不留一丝缝隙。而再往上,便是那一层微微阻碍的圣洁肉膜,微微触及,便引得

南宫迷离秀眉紧蹙。萧逸看着南宫迷离皱起的俏眉,心思一动,立马停住了按在

柳腰上作恶的手,笑道:「神女娘娘,我要你自己对准了,坐下来!」

「什,什么?」南宫迷离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的萧逸,仿佛是对他的命令并

未理解,「嘿嘿,我要让你自己来动。」

「自己,自己动?」南宫迷离嘴上还在呢喃着,可身子已然有了反应,一手

撑着床面,一手握住那根滚烫的肉棒,「喔,好,好烫!」南宫迷离被烫的一缩

手,可依旧耐不住脑中的指令,再度握了上去,身躯缓缓下压,将蜜穴正对着那

插入少许的巨龙正中。

「来吧!」萧逸语态有些激动,更是有些迫不及待。

南宫迷离狠一咬牙,缓缓坐了下去,那层浅浅的隔膜挤压之下疼得南宫迷离

「啊」的一声惨呼,痛呼声还未落下,象征着南宫迷离二十余年的纯洁之身便宣

告失守,萧逸巨龙趁着南宫迷离的坐下之时,朝上亦是狠狠一顶,这一顶一坐,

便将二人完全融成一体,伴着细缝之中溢出的处子嫣红滑落,沾染到床褥之上,

宛若盛开的鲜红玫瑰,格外刺眼。

新瓜初破,桃蕊盛开,初刺贯穿花蕊圣穴的长龙犹如破笼而出的猛虎,一口

气直冲云霄,萧逸卯足了力气,终于等到这一刻的舒爽到来,能取得这南疆第一

神女的红丸,这天下无人敢想之事,而他萧逸却做到了,当长枪一路高歌猛进,

顶至南宫迷离的娇嫩花芯之时,萧逸只觉体内气息流转,一股傲视天下、舍我其

谁的自信油然而生,南宫迷离缓缓坐下,强忍着是胯下的撕裂痛楚,在萧逸的命

令之下,只得坐到臀腹紧密相连,待那可恼的肉棒触及自己的嫩穴肉壁顶端,方

才止住动作。银牙暗咬、清泪直流,南宫迷离疼得全身颤抖,那恼恨却又无奈的

面容看得萧逸更为激动,萧逸只觉恐惧与畅爽接踵而来,但那丝丝的恐惧早被报

复的快感湮灭,反倒是这佳人的无助神色,更令他兴致昂扬,连带着胯下巨龙又

是鼓胀几分。

萧逸不由得双腿一屈,向着南宫迷离的柔臀狠狠一顶,吃痛之下,南宫迷离

「啊」的一声轻唤,却是让那巨龙插得更深几分,嫩穴之中又被狠狠的捣鼓了一

击,而萧逸还不满足,双腿不断向上翘起,却是将南宫迷离跨坐着的娇躯压力下

来。南宫迷离还未反应过来,便被萧逸双手一个环抱入得怀中,感受中瘦肌相触,

感受着那胸前滔壑挤压,萧逸更觉菽舒爽,也不管近在咫尺的佳人眼中如何冒火,

胯下疯狂用力,不断的抽插起来。

一次、两次、数百次,每一次都是插得深邃无比,南宫迷离蜜穴紧窄,他萧

逸也是久经风月的老手,丝毫不用担心抽插几许便滑落的问题,一阵狂风暴雨,

直将神女插得口中呢喃不已。

「嗯……啊,啊啊……嗷……啊啊,啊啊啊!」

娇吟之声越发清澈可闻,听得萧逸兴致越发高涨,胯下更觉威猛,腰腹之地

似有源源不断的力气一般,一路高歌猛进,不见丝毫懈怠。这一轮抽插太过迅猛,

伴着南宫迷离不可自抑的,再度插了数百下之后,萧逸已然有了射意,当下忍耐

几分,巨龙撞击的速度渐渐缓了下来。

「嗯嗯,嗷…嗷…嘶…」

深入浅出,时而浅沾即止,时而汹涌一击,萧逸缓缓的变幻着节奏,更让南

宫迷离找不着北,而空出精神的萧逸一把将这神女的娇首掰到自己眼前,望着玉

人已然有些迷离的眼神,当下用手抱住一压,大嘴再度覆了上去。

上边是唇齿相接,萧逸舌头稍稍一抵,便是轻松破关而入,下边是长枪入穴,

萧逸腰腹一收,轻松一顶,便是长驱直入,每一次舔舐或撞击都能听到南宫迷离

的娇声颤音,萧逸再度收起长枪不动,而加大嘴上的力度,舌尖不断搅拌游历,

南宫迷离只觉胯下骤然松出许久不见动静,一股奇异的空虚之感涌上心头,而唇

边骚扰的大舌头却毫不给她喘息思索之机,吻得她身体越发颤抖。

「呜呜,呜呜…」蜜穴空虚多时,伴着上身的肌肤相触与唇边的激情舌吻,

南宫迷离再也控制不住,唇齿之中渐渐发出几声急促的呻吟,而萧逸双眼一亮,

他的肉棒已然感觉得到神女的小穴此刻洪水初至,一股淫水狂潮喷薄而来,瞬间

淹没住自己的龙根。

洪水喷洒灌溉,一时间萧逸只觉那停在蜜穴中的肉棒被浇得舒爽无比,见得

佳人这般高潮景象,不由出言戏谑道:「神女娘娘,没想到你高潮起来这般动人,

看来今后我可得好好教你些床第之事,哈哈。」南宫迷离脸上通红一片,也不知

是高潮余韵过后的娇羞还是被气得恼恨之色,但她此刻却是再难发一言,高潮渐

渐褪去,可萧逸的肉棒却是再度挺进,伴着淫水的润滑洗礼,这一次,却不是浅

尝辄止,而是箭无须发,次次刺入花芯深处。

「嗷…啊…慢…慢些…你,慢些…」

佳人软语在耳,可萧逸却是不为所动,这一次他毫不怜惜怀中佳人,一个劲

儿的横冲直撞,每一次都发出「啪啪」的巨响。

木床摇曳,佳人微颤,而佳人身下的萧逸却是不知疲倦,不断的朝着那玉穴

深处狂插猛抽,南宫迷离已是无力娇呼,软绵绵的瘫倒在萧逸肩头,将头轻靠在

萧逸的肩上,不管不顾的任由着他来作恶,萧逸终是控制不住,忍耐多时的射意

犹如决堤开闸一般汹涌而至,一股脑儿的射入南宫迷离的娇穴之中。

「呼…呼…」二人几乎同时到达顶峰,伴着这一轮激射,二人同时轻轻呼气,

感受着激情过后的余韵快感。

「好,好了没有?」二人喘息之余,南宫迷离只觉那作恶的长龙虽是软小几

分,可依旧未从自己体内退出,娇喘着气,小声问道。

「嘿嘿,再抱会儿便出来。」萧逸双手稳稳抱住南宫迷离颤抖的身子,将南

宫迷离的秀发盘于肩上,在那光洁白皙的美背之上缓缓抚摸,顺着南宫迷离的娇

喘气息,平复着高潮后的余韵。

南宫迷离气息渐复,不由双目无神的靠着萧逸肩头望着小屋的白墙,怔怔出

神,「自己的处子之身终是未能保住,再懊悔不甘都是枉然,当务之急还是要寻

得这子母蛊的破解之法,可这天下第一用蛊之人便是自己,连自己都无法可解的

子母蛊,到底该如何化解呢?」思索之余忽觉蜜穴之处又是一阵火热传来,不知

何时,那软化的巨龙又重新抬起头来,立时填满了整个花径小道。

「啊,你…」

「嘿嘿,这便出来,这便出来……」萧逸嬉皮笑脸的说道,将重燃战鼓的粗

长肉棒缓缓退出,南宫迷离强忍着蜜穴之中传来的疼痛,等候着他的退出,却不

料萧逸突然腰腹一紧,长枪突然回马,一枪长刺,狠狠的撞向娇嫩花芯。

「嗷!」

「哈哈。」萧逸大笑一声,却是故意作弄于她,这聚力一击过后便才真正退

了出来,湿润的龟头终是退了出来,连带着浑浊在一起的淫液与处子鲜血,一时

间花径如晚潮一般,不断有嫩汁细流。

「呼。」南宫迷离终是长呼一气,即便她也知晓这短时日定少不了这样的戏

谑之举,但能缓息片刻也是不易,见得萧逸自床上站起身来,心下稍稍一松。

「给我趴着跪好!」却不料一声沉令。南宫迷离的心骤然绷紧,错愕的望向

萧逸,片刻之后,便又无奈的支起疲累的娇躯趴了起来,双手弯曲靠在床上,扭

头不解的看着萧逸。

萧逸满是得色,淫笑的望着眼前顺从的神女,一把爬上床尾,一手握着昂扬

的巨龙,缓缓停靠在南宫迷离的雪臀边缘。

「你?」南宫迷离突然明白过来,当下破口大骂:「无赖!」

「哈哈,我可只答应你出来…」萧逸笑着回应,一手扶着巨龙在她雪花肉臀

之上轻轻拍打,「可没答应你不再进去,」拍打几次,便将巨龙对准着南宫迷离

的双臀之间,在那后穴洞口顿住,淫眉一挑:「况且,便是我无赖了,你又能-

奈- 我- 何?」最后四字却是一字一句的说出,至最后一字,萧逸腰腹一挺,那

庞然大物便一个猛冲,狠狠的钻入南宫迷离的后穴之中。

「啊,疼,疼…」即便是修为再高,体质再好也抵不过这后入的痛楚,后径

初次遭袭,那较自己小穴更为疼痛的撕裂感叫她再难忍受,终是喊出个「疼」字,

可萧逸也并不是怜香之人,不但未停下征伐速度,反而俯下身来,一手握住一支

美乳,狠狠一捏,抓得南宫迷离胸口生疼无比,而萧逸却是以手中雪乳为基,胯

下疯狂抽动,恨不得将这身下神女玉乳捏爆、后穴撑烂一般,粗鲁无比。

「停,停下…我疼,受…我受不了了!」

「嘿嘿,这才到哪儿,在宫里被我活活干死的宫女多了去了,今夜我便让你

尝尝小爷的手段,不把你干得跪地求饶,又怎生对得起你这几个月来的照顾,今

日,我定叫你终生难忘!」一边肆意调笑着胯下美人,一边胯下疯狂抽插,南宫

迷离肉臀圆润硕大,那后穴密道亦是深不可测,萧逸感受着两侧股瓣挤压所带来

的舒爽,每一次插入都觉比前一次更深入几分,而手中所捏的几近变形的巨乳已

是留下了几道青印。「爽,太爽了。」萧逸抽插多时不由显出一丝疲态,稍稍缓

下身来,一把掰过南宫迷离的俏脸,贴着她的嫩耳耳垂轻轻一舔,柔声说道:

「南宫迷离,肏你太爽了,今后,我要日日肏你,夜夜肏你,我要让你永永远远

的成为我的女人,不对,是成为我的爱奴。」一句调笑功夫,萧逸便稍稍恢复了

些体力,再度挺起腰腹,用力肏弄起来,而这一次,他的双手却不去挤捏那柔软

巨乳,而是继续掰着南宫迷离的秀发,让南宫迷离美艳而又痛苦的面容呈现在自

己眼前,四目相接,萧逸肆意吻了上去。

「爽不爽?我的爱奴!」

「嗷…啊!」

「哈哈,爽不爽?」

「啊啊,啊…啊!」

「轰隆」一声惊雷巨响,南疆的天空渐渐有雨滴降下,从细雨到倾盆,只一

会儿工夫,整个南疆洒下了天神的眼泪,雷雨轰鸣之声响起,将南疆城郊一处小

屋的嘈杂之音彻底盖住,南疆常年干旱,每逢大雨便是全民出门狂欢,迎接着这

象征着生命的大雨。孤峰轻轻扣响南宫迷离的房门,轻声唤道:「迷离,蛊神赐

雨了!」

然而回应他的自然是一阵宁静。

孤峰摇了摇头,轻轻推开房门,见着房中空无一人,不由苦笑道:「却不知

又去哪里玩了?」也不多计较,快步出得神祭司,感受着万民欢呼的喜悦。而他

却难以预料的是,他的迷离,南疆的神祭司神女,此刻正被萧逸按在胯下,摆着

最屈辱的姿势,肆意抽插!

淫舌游历全身上下每一处肌肤,魔手亦是不断在巨乳与雪臀之上尽情揉捏,

而唯一不变的,便是那胯下长枪的大力抽插,南宫迷离早已疲累不堪、后穴入口

之处已然一片赤红,萧逸这一番后入已是约莫抽插了小半个时辰,已是射过两轮

的肉棒终于再次有了射意,萧逸再不忍耐,双手不再游离而是盘握于仙子柳腰之

上,虎腰健腹再度加快速率,疯狂的对着那后径花园一阵狠肏. 「来,来了…

…啊」南宫迷离顿时感受到他的变化,忍不住低声呢喃起来,伴着这最后一声娇

斥,二人同时攀至顶峰,萧逸的巨棒稍稍震出,将那浑浊浓精倾射于南宫迷离的

雪臀之上,雪色的肉臀伴着那一团粘稠的白灼浓精,南宫迷离只觉臀上那块湿润

的凝液极为恶心,扭头微微望去,不由得对着那点滴晶莹怔怔出神,心头滋味又

不知该如何叙说。

魔龙诀安卓版

勇者之翼安卓版

造梦西游4

一拳超人最强之男安卓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