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头帽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头帽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熟女之殇十四

发布时间:2021-01-20 07:27:30 阅读: 来源:洗头帽厂家

第14章:隔空看秀摘胜券

时间:凌晨1:00点。

这是液晶电脑屏幕上,左下角显示出来的。

「孩子!快点……快点干我!姨的屄好舒服!你的大鸡吧可真大啊,真硬啊!

太硬了!姨要被你肏死了!干死我吧,不行,要来了!啊……」全身赤裸的

男人窝在办公室舒适的沙发上,他感到胯间那条软绵绵的肉虫在蠢蠢欲动,一阵

阵微弱的电流在发着信号,可就是还不能重振雄风,真真正正地硬起来。

即便看着那么真实的真人做爱视频,即便是看着那个毫不知情,却全情投入

在为他一个人表演的美丽女人,正是他天天搂着睡觉,但是他现在却一点爱她的

兴趣都没有的人,他的老婆!

骚货!假正经的大骚货!居然跟个他妈的废物做爱都能那么欢快!真他妈骚!

他怒火中烧,又感痛快非常,甚至真的比自己亲自上阵,趴在她丰满成熟的

烂肉上,肏她那个烂屄还要过瘾舒服!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突然不爱她了,一点碰她的兴趣都没有,这种不

爱不光是肉体上的厌倦,而是从内心深处就对她没有一丝一毫的新鲜感和留念,

所以,他无所谓,他才那么期盼看她和别的男人性交,无论是谁,而且越卑微低

下的男人,他就想想都会流口水,就像饥饿的狼,看见肥美新鲜的羊,哪怕不吃,

就那么看着,也是心满意足,哪怕给别人分享,他闻闻味,就能解决果腹之感,

甚至比别人还要兴高采烈。

可惜,这女人就他妈的假正经!自己多次暗示她去她儿子做爱,她都那么大

义凛然,那么不容商量地拒绝了他,但是那天,自己才仅仅提议一次,第二天她

就忍不住了,去主动勾搭一个废物,并且当天晚上就你来我往,聊得火热,一个

月,天天脸上都挂着那样淫荡的笑容,看似如沐春风,实则真是春心荡漾!他料

想,她是忍不了多久的,果不其然,才刚刚一个月出头,她那个屄就痒痒不行了,

直接将那个废物叫到了家里,才见了一面就让他肏了!

他也没有想到,她的速度是这么地快,这么亟不可待。也是她自己大大咧咧,

还有就是她太信任他了,收发短信从来不删,要不然,他也不会守株待兔,躺在

办公室里,用着远程监控系统,看着自己卧室里那一幕实实在在的春色,也看到

了自己老婆像母狗被别人在大床上猛肏的美妙画面!

乳交!那么大的奶子,自己的鸡巴都没享受过这样美妙的服务,她却给了一

个鸡巴那么大的废物,妈的!

他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明明她是他的老婆,可自己在肏她的时候,尽管自

己都使出全身解数了,她怎么还能像是被强奸一样,完全是不情不愿的表情,毫

无激情?可是她和别人在床上,那发自内心的享受,那快乐淫荡的叫床,那让别

人肏到了高潮的心满意足,又怎么会那么真实自然?

无论是和她儿子,还是和刚刚睡在她身边的那个废物!

所以他才生气愤怒,所以他还想看!自我折磨着,并快乐非常。

刚刚录好的视频,就反反覆覆被他看了几十遍了,真过瘾啊!

不过,他还想看老婆和她儿子性交,他们可是亲母子啊!血浓于水,货真价

实的母子乱伦!

而让他高兴而兴奋的是,老婆在那个废物的鸡巴第一次进去的时候,她口中

明明白白地就喊出了她的儿子!这证明,这个骚屄根本就没有忘,她也还想让她

儿子干她的屄眼!

想到这里,他伸手摸摸自己的鸡巴,自打从上海治病归来,他感觉还是有疗

效的,只是效果稍慢了而已,起码,他在想着别的女人的时候,那个东西就会硬!

很硬,但是,只不过是昙花一现,同时那个穿警服的女人也没在身边,他也

不知道,自己的功能到底好不好使,到底恢没恢复。

那个女人,自然就是林冰梦!他想跟她做爱都想了二十多年的女人!

如果说,他奸淫了自己的老同学柳忆蓉是出于报复心理,让那个臭女人在自

己身下一丝不挂,终于实现了年少时的夙愿,那么,他想上老婆的好姐妹,则完

全是将那个婊子当成了玩物,用鸡巴狠狠地玩她,蹂躏她!让她哭喊,让她求饶,

将她那个庄严冷峻的假面具扒下来,让她在自己胯间就是一个女人,一个淫荡不

堪的骚婊子!

垂着她那两个是个男人都想摸的大奶子,给自己口交、乳交,将自己的硬鸡

巴吃得风生水起,将自己的硬鸡巴夹得舒舒服服!直到,自己射出又多又浓的精

液,直到,自己软了鸡巴趴到她身上,那才痛快!

他之所以对那个女人的大奶子念念不忘,是二十多年前,那时候还没有儿子,

有一天早上,年轻而刚刚结婚的他,下了夜班,回到家,就想偷偷溜进卧室,想

恶作剧地吓一下还在睡梦中的美丽妻子,顺便再和她打一炮!当他轻轻地到了床

边,猛然掀开棉被,他顿然惊呆了!

原来那小丫头睡觉竟然就穿着一条内裤,连内衣都不穿!他就那么傻呆呆地

俯视着也要马上结婚的林冰梦!俯视着她那几乎全裸的雪白身子,那两个看着就

想去摸去抓的软软呼呼大奶子!

他忘了尴尬,忘了赔礼道歉,而那个大姑娘还似乎寻思是在做梦,迷迷糊糊

地躺在他和妻子的床上,也与他直勾勾地对视,直到卧室门口响起自己妻子的尖

声惊叫,这两个还在石化当中的成年人才完全如梦初醒。

他怎么能没想到,只要自己值夜班,当时胆子很小的妻子就会找她的好姐妹

来作伴,两个女人一个被窝,甚至赤裸相对……

那一幕,那绝对不该看的一幕,他忘不掉,那两个比水蜜桃还要鲜嫩诱人的

姑娘奶子,真是牵制了他一根性的神经,人就是这样,但凡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是

渴望,越是抓心挠肝,越是想入非非,男人在官场,有几个是那么清清白白的?

鸡巴没有进过几个女人的屄里的?

因为职位和为了趴到这个职位,这么多年,不管是你情我愿,还是逢场作戏,

他也不是没被背着妻子上过别的女人,但不管是正经本分的貌美下属,还是妖娆

风骚的卖淫小姐,每每和她们做那事,压在她们身上,摸着那一个个婊子的奶子,

每每自己的鸡巴还没到关键时刻,可在脑海里只要稍稍想想那个女人的大奶子,

她穿着英姿飒爽的警服挺着两个大喳的样子,那时他在每一个女人屄眼里的鸡巴

就会飞快抽动,兴奋异常,而那时候他身下所有女人就会变成了她。

林冰梦!

不可否认,林冰梦就是他在性的方面终极目标!任何女人都抵不过她,他鸡

巴好使之时就想狠狠地肏她!哪怕以后,鸡子就这么软绵绵的,那搂着她睡一觉,

摸她奶子,也没遗憾了!

当然,这个想法在从儿子嘴里得知那个娘们经常搂着他睡觉,两个人一丝不

挂,他才越发强烈和渴望,梦寐以求,既然他妈的你都能让小的睡了你,那你和

老子睡一觉又能怎样?

不过,他可不能就那么冒冒失失地去和那婊子这样说,他要让她心不甘情不

愿,但是非得服从自己,这才是折磨那个女人的最好方法!是自己对她苦苦挂记

的最好补偿!

而现在这台电脑里这一段真人性交秀,就是他稳操胜券的最好筹码……

不过,可不是现在,因为再过不久,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亲爱的、

可爱的、迷人的老婆为他献身,冲锋陷阵!

他不能小不忍则乱大谋。

嫣儿,反正你都那么情愿和别人睡了,那再多一个人也无所谓,反正你爱我,

是不是,我的宝贝?

想着,他点上了烟,在烟雾缭绕当中露出了幻想而惬意的笑!

而正在这时,被他最小化,却时刻充当着他的耳目那个屏幕里的窗口又有了

动静,他急忙关了原来的做爱视频,鼠标下移,轻轻一点,他再熟悉不过的自己

卧室再次全频占据了整个液晶屏幕。

原来是那个废物!他醒了,才刚刚睡没多久就醒了!难道,他还想来一次?

宋畅翔又兴奋了!

果然,跟他想的基本差不多,他看见,原本安静的被窝里开始有了起伏,被

面上上下下,接着那个废物就翻过身,伸过头,很轻很轻地吻了一下他身边还在

熟睡的美丽女人,充满着爱怜,同时,被面还在微微动着,不必看也知道,那个

废物正在干什么,肯定又在摸奶子!

没过一会儿,那个废物竟然呼吸急促了起来,从鼻子里正在发出很用力的声

音,并且被窝里的起伏也大了,他在自己手淫!这可是超出宋畅翔的想像,本来

他还以为,那个废物醒来就会趴上女人的身上,而后就把鸡巴插进去,再与老婆

性交一次,看来老婆还是挺有眼力的,那个废物是真的很在意和疼爱她,宁愿自

己委屈,自己解决,也舍不得吵醒她。

「嗯……几点了?」不过事与愿违,老婆还是被他吵醒了,宋听见她迷迷糊

糊地问。

「啊!姨,对不起,对不起!我把你整醒了!」废物不慎慌张,连连道歉,

可是鸡巴还是很硬,宋料想。

「才一点多啊?睡这么会儿你咋就醒了?刚才……不,不累吗?」老婆回头,

看了下墙上的表,然后就突然意识到什么,一只胳膊支起的脑袋,乌黑柔顺的长

发自然垂下,女人味十足,不过语气却很严厉,俨然是教训自己儿子的模样,

「刚才你是不是吭哧呢?是不是又在自己整那个呢?」

「啊!没有啊……没有的!」傻逼!也不看看你在他妈的在和谁说话,和她

撒谎,你有几个脑袋啊?就是老子,跟她过了将近三十年了,也是老老实实的,

绝对不跑口风,废物就是他妈废物!宋在心里充满了鄙夷。

「还说没有,那这个你怎么解释?别告诉我你睡觉的时候,这玩意儿还在待

命状态,你明明刚醒!」他看见,老婆一下掀开被窝,顿时,废物那根一柱擎天

的大鸡吧就暴露了出来,非常硬,摇摇晃晃。

「姨,对不起!我……我根本睡不着!但是,我想就自己解决了,不想打扰

你睡觉。」虽然没有看见废物的脸,但宋也能猜到,他肯定脸红了,很不好意思

和羞愧。

「傻孩子!」老婆笑了,说话声也变得软软的,「还想吗?但是现在咱们先

不要了,好不好?你渴不渴?刚才出了那么多汗,一定渴了吧?反正姨是饿了,

你等着啊,姨去拿点吃的饮料,咱俩吃点宵夜!」

妈的!他终于知道老百姓为啥那么烦在电视剧一半的时候插播广告了!宋狠

狠地摔了一下鼠标,不过看着老婆光不出溜地下了床,扭着那两个大屁股,奶子

颤颤巍巍,也能平息他暂时看不见激情戏的怒火。

骚屄,竟然连睡衣都不穿就在家里走来走去!

你们吃你们的,我也饿了!想着,宋畅翔也从沙发上站起来,去泡了一盒方

便面。

闻着方便面那油腻腻的味道,他又回来了,用叉子挑起来,慢慢地吸着,呼

呼吹着气。

「好吃吗?慢点!」

看着老婆没有盖被,就那么一丝不挂地靠在床头,将蛋糕细心地瓣成一小块,

喂给那个废物,宋突然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觉得现在和她在床上的自己,他们

赤裸裸地在被窝里,每当做完爱,他们都会吃点东西,说着恩恩爱爱的话,但是,

那都是二十多年前的美好了,那时候他们那么年轻,那么有体力,可是那时候他

们很穷,他刚刚考上了公务员,基础不稳,而她也刚刚从法学院毕业,本来是不

打算那么早就结婚的。

然而,他太爱她了,太想要她了,她是那么漂亮清纯,那么让他日思夜想,

那么让他魂牵梦绕,而好姑娘的她也明确地表示了,一天不名正言顺了身份,成

了夫妻,就万万不能将身子给他,哪怕摸一下奶,让他过过瘾都是不允许,就这

样,他早早地携美而归,羡煞旁人。

婚后的时候,也的确很幸福和美满,虽然两个人为了建设共同的爱巢而整日

忙忙碌碌,工资也不多,那也真的觉得充实而有着奔头,尤其是晚上,当夫妻二

人结束了各自的工作,开始享受着他们的夫妻生活时,他赤裸裸地趴在她身上,

吻她,摸她乳房,然后进入她温热热的身体。

直到将每一滴白浊的精华射进她的子宫,他们才真正享受了大汗淋漓过后的

畅快,和夫妻之间最亲密的行为那份美妙,当他那个软塌塌的东西拔了出来,他

们就会抱着,轻柔地吻着彼此,他还是那么爱不释手地摸她奶子,可是两个人往

往还是很精神,也是对做爱意犹未尽,还想继续每每那时,他都会主动下床,为

自己和床上的美娇娘去准备宵夜,其实不过就是晚上剩的饭菜,但哪怕是馒头萝

卜咸菜,两个人在床上也觉可口,吃得津津有味,她会像个不会拿筷子的小孩一

样,让他喂她,而他也愿意宠她,照顾她,满脸笑意,等吃得心满意足,他又会

迫不及待地趴在她的身上,重复着彷佛永远没够,真的想和她做爱做到一辈子的

行为!即便她回应他的方式并不叫自己满意,低低呻吟,身如木偶,不过没关系,

因为他爱她,那么爱她,那就够了!

可是现在,为什么就不爱了呢?一点点都爱不起来了呢?彷佛是断了的线路,

明明还没到七零八落的地步,明明只要用心还有修好的可能,大有可能,但是他

就想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一点都不想去管,任她漏电,还是让别人来偷电,都

随她去了,就好像自己用电不再花钱一样,并且还大大方方地给别人用,看我,

多财大气粗!他十分期待用电的人能这样说一句。

我是不是太浪费了?纵然我不花钱,那现在各个资源多么紧缺,就那样让别

人享用还是不太好吧?更何况,她曾经就是我的指导线啊,是她给我充电,一直

在背后给我力量,不管人前人后都在支持着我,至少,我去偷别人的电,沾花惹

草,她就从不干涉和过问,就凭她那么精明的头脑和细致的洞察力,她就能没察

觉出分毫?他知道,她只是装聋作哑,假装不知道而已,因为,她也爱他!

那一幕幕柔软的过往划过心头,他就感到自己的心也变得柔软了起来,或许

是被方便面的热气缭绕眼前,不知不觉,男人竟然湿了眼眶……

「姨,我想你!」他们也吃完了,那个小子便迫不及待地爬到了老婆的身上,

吻着她,单手就开始摸着大奶子,硬硬的大鸡吧抵在女人毛毛的洞口,并没进去,

「姨,用嘴给我含一会儿鸡巴好不好?我想要!」

妈的!你个鸡巴小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还敢让她给你口交!老子跟她睡

了将近三十年,才勉勉强强拿下她的处女口的,你就等着挨骂吧!

「你在哪儿学的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告诉姨,你是不是老看那些不健康

的电影和小说?你一个大小伙子,还没结婚,看那些干什么啊?你这不是越看越

想吗?以后……你不能那么不要脸了,知不知道?」

如他所料,老婆果然微微动怒了,威严道,不过字里行间都是为那个废物好,

为他着想的意味,就像慈母一般,而后宋看见,她开始摸着废物的脸庞,接着柔

声说,「姨说了,姨今晚都是你的!你想怎么玩姨都由着你,而且……姨喜欢你

的大鸡吧!」

她说完,就轻轻推开了自己身上的小伙子,接着翻身跪到了大床上,披着如

海藻一般的浓密长发,就来到了废物的双腿之间,伸出纤纤玉手,便轻轻地握住

了那根的确是又大又硬的鸡巴,套弄几下,最后没有丝毫生疏厌恶地就伏下头,

一下子就将废物通红粗大的鸡巴头含进口中!

她……居然真的在口交了?宋畅翔简直难以置信,他还端着方便面,急忙飞

快地将脑袋凑到屏幕跟前,想看个真切,想看看那还是不是他为人正派严肃,在

自己眼里还算得上好女人的女人,他的妻子!

没错,现在在自己的大床上垂着雪白硕大的奶子,撅着泛着白光的贱女人,

正卖力地给那个生活都不能自理废物吞着大鸡吧的不是他美丽的妻子又是谁?

倪嫣!你妈个逼的!以前老子那么央求你,让你帮我舒服一回,给你男人含

一回鸡巴,即便在你月经,我不能肏你的时候,你他妈百般矜持,就是不肯,甚

至还骂我不要脸,不正经,就是现在你他妈又在干什么呢?

我操你妈!淫荡的臭婊子!

一盒方便面被男人狠狠地摔到地上,浓浊的面汤四溅他裸露的小腿上,还有

点烫。

刚才那一丝丝的柔软瞬间冰封而变硬,而且,比以前更硬,前所未有的硬!

倪嫣,你现在最爱的是谁,是你的崽子对不对?是不是还想让儿子和你玩性

爱?那如果让儿子看看他那么刚正不阿的正派妈妈,却给与他年龄一般的废物含

鸡巴,你说说,儿子还能不能要你?会不会觉得你恶心死了?

倪嫣,你现在最好,最珍惜的是什么?是不是那份从小到大的姐妹情?是不

是让你比看重你男人还要看重的那个好姐妹?那如果让你姐们林冰梦看看你现在

下贱如母狗一样,那么愿意心甘地给一个废物口交,将他的大鸡吧吃得滋滋作响,

你说说,你姐妹会做何感想?会不会觉得有你这样的一个朋友是她这辈子最大的

耻辱,会不会跟你绝交,老死不相往来?

会的吧,都会的吧?所以,你这辈子就乖乖当你男人我的棋子好了!我会给

你找个好归宿,让你看着我更上一层楼的,你放心!

想着想着,怒火反而消退,取而代之的是巨大的舒畅和坦坦荡荡。

我那个计划是多么正确和明智!他对自己说,脸上是得意洋洋与踌躇满志。

不爱我,就下地狱吧!犹如魔鬼的声音那个还在卖力口交,让人舒舒服服摸

奶子的女人说。

情缘录

水煮群雄九游

数码宝贝tri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