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头帽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头帽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淫魔圣王传第四十佳人歸來

发布时间:2021-01-20 07:33:55 阅读: 来源:洗头帽厂家

四十佳人歸來

終於到四十了呀…………還以為寫不出來了,看來拋棄一些東西還是有用的,繼續去趕徵文吧…………

兵法有曰「兵貴神速」,至於要多神多速就見仁見智,以我手上的兵力來講,一個半人半神的龍使、一個深不可測的傳說鍊金師、一個蟲族世代相傳的蟲王,這樣的實力絕對稱得上超一流等級了。

有了這樣驚人的實力,相對有著很大的不確定因素,不管是艾兒知道家被蟑螂入侵抓狂,或是老閒的老婆上門捉姦,那一個我都承擔不起,特別是前一個,所以在蟑螂到府之後,我便帶著帥呆,帥呆拎著蟑螂,蟑螂夾著老閒,一個帶一個的殺到城外。

藉由雲露腦中殘留的記憶指引,我在短短時間便找到了這個組織的隱藏入口,秘密摸掉站哨的小兵後,接著就是彼此間的默契了。

「只要是以魔法操控的東西,沒一個能攔阻的了我。」

帥呆曾經在我面前誇下如此海口,這次找上他來也是因為這個因素,而他也展示出符合的實力,他一個人率先帶頭,見門開門、見洞封洞,只要以魔法作基底的機關,不管是出入的門戶、守護的魔像、法陣,在他面前都像是開自家廁所大門一般輕而易舉破解,出神入化的藝術手法,讓我忍不住叫好,同時決定回家要把所有的機關換成物理性質的。

至於路上碰到的一些暗哨、物理性機關的攔截,全部在蟑螂的子弟兵,數不清的蟑螂大隊衝鋒下,在起作用之前便被制服、破壞,畢竟當以千為單位的蟑螂,帶著擋我者死、唯女者姦的氣勢往自己衝來,這樣的場景實在很難也根本不會想看到,幾個顧暗哨的女孩就是這樣被嚇昏了。

一路順順利利的殺進中樞地帶,察覺對手實力超出預計的頭目,終於出動幹部級人物,四名身手魔力都屬於一流好手的女子,帶著一群手下對我們發動攻勢,然後在老閒壓倒性的實力下,變成了單方面的欺凌。

至於我,看戲看到這裡,也終於開始動作,在老閒壓制(欺凌)那群幹部的時候,我也堵住了打算趁機偷跑的頭目,在三招之下將這個實力遠低於我預估的頭目制服,讓整個突擊計畫就此劃下句點,也把這個倒楣選錯目標的組織給除名了。

說到這,我連這組織的名字都還不知道,不過也不是很重要的了。

不過這次的勝利,並沒有讓我嚐到勝利的喜悅,因為實力的判斷錯誤,我將威脅老閒的機會浪費掉一次,還要送出艾兒的最新作品,市價千萬起跳的全身飾品,再加上欠下了帥呆一大筆負債,還有請蟑螂出山的經費,算起來實在沒賺到多少。

更不要提這樣大張旗鼓的動作,所抓到的人竟然沒有一個目標,更是讓我差點捶胸頓足,狂吐鮮血以示氣憤。

所幸的是,在這次完美的行動下,上至頭目下至小兵,無一倖免的都落到我手上,扣掉被蟑螂、老閒、帥呆看中的美女,還剩下有將近一百五十名的殺手,這批人送到洛莉手上,不管是收為己用或是拷問賣錢,都算是不無小補。

尤其這個組織背後所曾經經手過的生意帳本和記錄也落在我手,內裡所記載有關各國的內幕,對於黑暗工會日後的發展有絕對正面的影響,讓隱者的名聲在黑暗工會內扶搖直上。

唯一的後遺症是經過這樣非特意的宣傳之後,黑暗工會以外的國家組織也已經注意到我,隱者這個人開始會受到注目和重視可以說是定案的事實了。

雖然這樣的發展有違我已往行事低調的原則,但也只能暫時不管了。

等到深夜一切都一段落後,老閒帶著禮物跑回家哄老婆去了,帥呆卻押著蟑螂離開,聽說是彼此間有筆債款要討論,我則是悠閒的走回臨時住家,準備休息一下帶回雅達和艾兒。

才走到半路上,一種熟悉的感覺浮現,下一瞬間,「幽鐮」的黑刃便切過我的腦袋。

「啊!」

一聲驚叫,穿著黑色緊身衣的紗羅憑空出現在我身後,愕然的看著被「幽鐮」劃過的身體模糊散開。

「啊……」

再次的驚叫,聲音卻是誘人的撫魅,因為人影被我突然從後面抱住,雙手熟練地遊動到她彈性飽滿的胸部上輕輕搓揉,低頭嗅著熟悉的體香味,舌頭舔著她的耳珠笑道:

「紗羅,氣消了嗎?」

「討厭………」

輕聲的吐出這句話,「幽鐮」無力的低垂在地,身體軟軟貼在我身上,隨著我的搓揉而不斷喘息著。

一邊享受著嬌軀在抱的愉快,雙手不停撫弄著這副嬌軀,一邊貼著她的小臉低聲的問道:

「怎麼會突然跑來啦?」

紗羅一邊扭動身體抗拒我不安分的雙手,一邊斷斷續續的報告來意。

「會、會主要通知你,計畫…計畫正順利……進…進行,嗚……那、那裡不行…」

講到一半,紗羅突然大叫一聲,「幽鐮」掉落在地,雙手隔著衣服按住我伸進她蜜穴內的魔手,但這種反抗的舉動對我來說等於是鼓勵,只是讓我能更深入玩弄她的蜜穴而已,有段日子不見的紗羅,她的蜜穴仍然如我當初調教般嬌嫩敏感,輕輕挑逗幾下便滲出了蜜液。

「不…不要……不要在這裡,會有人的………」

雖然之前只做到一半,但是紗羅還是有受到之前調教的影響,身軀變得異常敏感,在這樣的挑逗下根本難以反抗,軟貼在我身上,無力的嬌喘,聲音虛弱的祈求著,我抽出正在肆虐的手掌,將滿手的蜜液放在她的面前,閃亮的液體讓她的小臉變得脹紅,看起來更是可愛。

吻著紗羅的小嘴,我卻在思索另一個問題。

再次出現的紗羅,不但力量增加,連身材也跟著三級跳,身高變高、胸部變大、臀部變翹,原本的幼兒體型已經完全不在了,如果不是因為「幽鐮」跟紗羅身上的體香,我可能根本認不出來。

「紗羅,幾天沒有見面了,怎麼突然長得這麼大呀?」

一邊問,一邊捏捏紗羅大上好幾號的奶子,飽滿的彈性讓人愛不釋手,也惹得紗羅連連嬌哼,困難的回答著:

「我…我不知道……突然………突然就長這麼……這麼快了…嗚………」

說到一半,紗羅突然仰起身體一陣哆嗦,達到了一個小高潮。

聽了紗羅的話,我立即聯想到原因,紗羅當初身體裡的毒素可能也影響到了她的正常發育,當解除掉這種毒素後,加上神者紗羅的力量刺激,而讓紗羅的身體在短短時間內成長到應有的樣子。

不管我的聯想是不是正確的,這樣的變化對我只有好處沒壞處,我客氣的繼續挑逗紗羅,順便偷偷的佈下結界。

「紗羅,怎麼這麼快就洩了呢?是不是因為想要被人看妳這副淫蕩的樣子呀?」

被慾望衝擊的暈頭轉向,紗羅根本沒注意到我在四周下了結界,聽了我的話,身體輕顫,緊張的想要掙脫我。

「不…不是……啊!」

在紗羅掙扎的時候,我順著她的股間,藉著滿手濕滑的蜜液,準確地一指插進她的菊門內。

痛苦加上陌生的快感,讓紗羅尖叫一聲,身體整個打直,在這種的刺激下失禁,濕熱的金黃液體從她腿間噴出,將她的褲子弄成一片濕濘。

紗羅睜大著一雙已經失去焦距的雙眼,臉上帶著不知道是痛苦還是極樂的表情,嘴邊還流著唾液,當我放開她的時候,她整個人便無力的跪到地上,不斷的喘氣。

我站到紗羅的面前,居高臨下的低頭看著她,嘴上帶著勝利者的微笑,對著正仰頭望著我的紗羅說道:

「紗羅,還記得怎麼打招呼嗎?」

「記……得………」

意志還有點混亂的紗羅花了點時間才瞭解我的意思,眼中閃過一陣複雜的情緒,然後跪在我的面前,低頭親吻我的鞋子,額頭緊貼著地面。

「奴隸紗羅見過主人,主人好。」

同樣的話,第二次從紗羅口中聽到,意境卻不同了,第一次;紗羅是在好奇和無知下講出這句話,這一次,卻是她在瞭解這種行為的意義後說出。

沒有出聲,跟第一次見面一樣,我抬起腳踩在紗羅頭上,雖然沒有用上力道,屈辱的意味卻沒變,紗羅卻只是顫抖一下,沒有任何反抗讓我踩在腳下。

這樣的表現所代表的意味,已經很明白了,我也知道不能太過的道理,收回腳說道:

「走吧,我們回家去好好算算妳偷跑的帳。」

「是,主人。」

淡淡的聲音,但帶著一點期待,紗羅正要站起身子時,我突然冷哼道:

「有叫妳起來嗎?」

紗羅一愣,隨即紅著臉低頭說道:

「奴隸愚笨,請主人原諒。」

說完紗羅撐起身子,四肢著地像條母狗般的爬到我身前,紅著臉回頭朝我一笑,帶頭往家裡的方向爬去。

我滿意的看著紗羅的動作,正確的狗爬姿勢我並沒教她,她現在會可能是洛莉教她的,由此看來洛莉已經知道我打算作什麼了,拾起地上的「幽鐮」跟在後面。

跟在紗羅的身後,雖然身上穿著衣服,但是緊身黑衣將紗羅的身材表露無遺,屬於嬌小型的屁股翹在半空,隨著紗羅笨拙的爬行而左右搖擺著,搭配著股間那片延伸到大腿的濕痕,讓我的肉棒自動做出反應。

而紗羅在爬行時,不時緊張的左顧右盼,生怕有人會突然間出現,那副緊張害羞的模樣,讓人覺得更加可愛。

一路平安無事的回到家中,剛進入玄關,紗羅就滿臉通紅的跪在地上,雙手忍不住的按著股間,眼神充滿祈求的望著我,看那模樣就知道她已經忍不住了,不過我還不想這麼快滿足她。

「怎麼啦?只是在地上爬而已就不行了嗎?記得以前妳沒這麼淫呀?」

「主人……奴…奴隸………」

紗羅一臉通紅的看著我,但卻不知道該如何解釋,難過的快要哭出來的模樣讓人心疼。

「說吧,妳想要什麼。」

「請……請主人幹……幹奴隸的屄穴,請求主人的恩賜………」

聽紗羅吞吞吐吐的說完這些話,一雙眼睛已經帶著淚珠,我也不再刁難下去,看著紗羅說道:

「脫下衣服,把屁股對著我。」

「是,謝謝主人恩賜。」

露出高興的笑容,紗羅快速的脫下衣物,露出早已突起的粉紅乳頭,和一片濕漉漉的黑色叢林,轉身翹起雪白的屁股,對著我微微搖晃,偏頭帶著期待的表情等待我的臨幸。

看到這樣美景,我也不浪費時間,脫下褲子露出早已準備就緒的肉棒,直接猛烈的刺進紗羅體內,衝擊著她的腔道深處。

「嗚……哦………」

發出像嘆息又像痛苦的呻吟聲,紗羅主動的搖晃屁股,迎合我的抽插,面對她這樣的主動,我也不客氣的放手施為,雙手還不安分的同時刺激她的雙乳及屁股,包括她微微顫抖的菊門。

「嗚……啊啊………主…主人……好棒……好棒呀…………」

在我的肉棒下,紗羅終於得到她期待已久的滿足,忍不住大聲浪叫著,我趁機對著紗羅說道:

「紗羅,當我的性奴吧,作一條對我忠心的母狗………」

「我……我………」

雖然被快感衝擊的神智不清,紗羅對如此的提議還是帶著些許抗拒,但是當她的蜜穴最深處直接受到我的撞擊時,這些許抗拒頓時煙消雲散。

「是……是的……哦……我……紗羅…紗羅是………主人的性奴……主人忠心的母狗………啊啊啊…………」

「很好,現在接受我的賞賜吧!!!」

用力一挺腰,不再留力的肉棒一次次猛烈的撞擊紗羅蜜穴深處,強烈的刺激讓她高聲尖叫,一句話都說不出口,弓起後背仰著頭,雙眼反白的仰望,滾燙的熱流跟著由她的蜜穴深處噴出,受到這股熱流的刺激,我的精液也跟著全數射進紗羅的體內,雙方同時達到了高潮。

當我宣洩完畢後,紗羅無力的趴倒在地上,受到高潮的餘韻影響,身體仍然是不斷的顫抖著,股間的蜜穴中緩緩流出我的精液,但紗羅還是勉力的看著我,喘息著說道:

「謝……謝謝主人………賞賜………哦…………」

嬌呼一聲,紗羅在高潮過後再次的失禁,金黃的尿液不斷的流出,再這樣丟臉的情景下,紗羅竟然再次得到一個小小的高潮。

安頓好昏睡過去的紗羅,我稍微休息了一會,等天一亮便前往托雷家,打算看看雅達和艾兒的狀況。

踏進托雷家大門,便聽到練習場傳來陣陣的爆炸聲響,順著聲音走去,雅達跟艾兒正在練習場中對練,雙手握著「冰牙」、「炎牙」,雅達以驚人的高速繞著艾兒,藍、紅兩色的光束不斷從槍口射出,準確的擊向艾兒。

依然是重甲裝扮,手持「聖言」的艾兒,面對數量驚人的光束依然穩穩站立,「聖言」在光束及體之前,都能及時的擊中光束,再以柔勁將光束卸往一旁,將藍、紅色的光芒像是煙火般向四周射出。

看到雅達與艾兒的對練,我心裡暗自點頭,「冰牙」、「炎牙」兩把魔彈槍,屬性就跟名字一樣,一是冰一是炎,與一般魔彈槍需要以魔力水晶做彈藥補充不同,「冰牙」、「炎牙」的子彈是將持有者魔力轉換成自己的屬性,依需要及持有者的程度變換成各種子彈。

而雅達現在所使用的,是初學者所能運用的幾種子彈中,威力最強的炸裂彈,這也是為何艾兒要以柔勁卸開子彈,而不是直接在半空砍下。

不過被卸開的彈藥卻還是存在著威力,「冰牙」還好,頂多是製造出一大片的冰塊而已,但是「炎牙」的流彈卻是一大片的火焰,所以在練習場的四周圍,貝爾正帶領著一群人,拿著水桶和鏟子,在護衛隊的掩護下一邊閃躲著流彈,一邊撲滅火勢。

「雅達、艾兒,可以休息一下了。」

原本打算再欣賞一陣子,但看到雅達滿身的大汗,我忍不住開口叫道。

聽到我的叫聲,正在練習中的雅達和艾兒頓時停下動作,艾兒開心得出來迎接我,雅達則是彎著腰,大口大口的喘氣。

剛剛才拿到「冰牙」、「炎牙」的雅達,我給她的第一個功課便是要習慣在魔力不斷被吸取下一邊戰鬥,這種魔力不斷消耗的戰鬥方式,即使是個高階的大魔導士,也會覺得疲勞,雅達在之前還只受過肉搏的對戰訓練,面對現在這種截然不同的感覺,身體的不適應是她最大的難關。

在雅達不斷喘氣的時候,托雷拿著毛巾走到她的後面,一手溫柔的將毛巾遞給雅達,另一手輕輕的按在雅達的背上,幫著她調順呼吸,雅達臉上微微一紅,偏頭對著托雷露出溫柔的一笑。

笑著的本來一片溫馨的場景,卻因為一個發現,讓我差點爆血管。

艾兒的言行仍是一樣,問題出在雅達身上,雖然說外表上看不出任何的異狀,但是眉語之間,會不經意的透露出一種熟悉風情,那是一種女人轉變後特有的韻味,白話一點的說法,就是雅達已經被人吃了。

至於誰夠膽吃了我妹子,根本不言可明。

好托雷呀~~真是有你的,算算;我才把雅達寄在你家幾天的功夫,你竟然就把我妹子給吃了!!!

注意到我的異狀,雅達臉蛋突然一紅,低首站到一旁,艾兒則是連忙移到我身邊,低首輕聲的說道:

「少爺。」

「知道是什麼事嗎?」

站在人家的地盤上,我不好意思說得太明,只是含糊的問了一句,艾兒則是一臉疑惑的搖頭。

很好,隱瞞艾兒罪加一等,回去要好好審問一下雅達了。

瞄了雅達一眼,這小妮子剛好抬頭看我,視線相交,整個臉又紅通通的低下頭去。

「雅達~~打攪人家這麼久了~~~該回家了~~~~」

轩辕剑之天之痕

凤凰娱乐登录平台app

下载联众dating

乱斗乾坤BT(神幻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