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头帽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头帽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淫魔圣王传第十三章结怨

发布时间:2021-01-20 09:39:33 阅读: 来源:洗头帽厂家

第十三章结怨

自从见识了那场难得一见的女女淫戏后,日子又匆匆过了数周,但我除了有日子过得真快的感触外,就没什么其它的感想了。

从那次起我便再没机会遇到过蕾茜她们三人,不过艾儿还是有在跟她们见面,艾儿说蕾茜她们三人都有选修魔法研究系,在基本上算是艾儿的学妹,也是因为这样才会跟艾儿结缘,不过蕾茜也就算了,我实在想象不到亚莉上魔法课的样子。

至于艾儿这个晚入学的人为什么会成为蕾茜她们的学姊呢?解释起来其实满简单的,虽然是较晚入学的新生,但艾儿是以插班生的身份跳过初、中级班,直接就读高级班,所以虽然入学晚,但以就读的年级来算,艾儿仍然算是读中级班的蕾茜她们的学姊。

回正题吧。匆匆过了数周,转眼便已经进入了七月,布理司学园的气候可以藉由气象魔法调整,根据学园的传统,在一年中最热的七、八月时候,学园里一定是大雨下不停,原因好象是因为校长怕热………这样其实也没什么好计较的,反正只是下阵雨而已,再说我也不讨厌雨天,那种雨天特有的声音和气氛,对我来说;是一种难得的安宁。

除了这个传统的雨季之外,这个季节还有一个令众多学生厌恶憎恨的活动,便是同样在这个时期所出现的学员考,新生是入学测,老鸟有复习考,虽然考差并没有什么处分,但考试所得的成绩却是学生们将来毕业后,到大陆各国求职时的重要参考资料。为了自己的未来着想,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埋首于这些考试中,成了一只只待宰的「考」鸭。

换个方向想,这一场的雨季也是替考生着想,可以让炎热的气候降温,增进读书环境,只是对这一群准备上架的人好象没什么用就是了。

相比之下,我这个在雨天还撑伞散步的神经病,似乎就没什么当「考」鸭的自觉了,其实就算我想有也没办法,开学到现在已经快三个月,我与我的老师还是无缘一见,搞不好等到我毕业还是见不到他,不知道考试那天要怎么解决?

但是我的心情并没有因为能够不用参加考试而愉快,相反的就跟现在一片屋云的天空一般乌黑沉重。

原因很简单,艾儿在忙考试,洛莉在忙生意,连当初偷偷施放在蕾茜她们身上的式虫,也在艾儿的强烈要求下给予人道毁灭了,甚至连我偷偷录下来准备好好欣赏的那场激情秀,也在艾儿强势的态度下投降献出,唉~~育徒不慎,教出一个太好的学生,结果就是我被她吃得死死的……唉~~越想越觉得我这当主子的完全没立场了……

满肚子的郁闷让我实在很想去找几个倒霉鬼狠狠扁一顿。可是;要找谁呢?

太过不引人注目也是有烦恼的,因为奉行平淡就是福主义,加上选择到的学系又是超冷门的,让我开学到现在是半个认识的人都没有,自然找不到发泄的对象,又不可能学别人当变态半路拦人来扁,一时间到还真不知如何是好。

站在大马路中央大吼应该也行吧?心里开始盘算着这计划的可行性时,远方突然出现一个持伞的人影,看那缓慢的速度,大概是与我一样是在雨中散步的人吧?

「没想到在这种天气也会碰到同好呀?」

看了看远方的人影,一时兴起的往那人走去,当我们两人越来越接近,看清楚彼此的容貌后,两人都同时愣住。

在这雨天中跟我一样,持伞散步的女孩竟然是蕾茜?

更奇怪的是蕾茜竟然也露出与我一样惊讶的反应,我记得我与她没有过任何的交集才对…不对,在报名日那天我与蕾茜有过面对面的接触,但那时彼此间隔有着一段不短的距离,蕾茜应该不会看清我的长相才对呀?

两个人惊讶地互望一会,我一时还真的愣住了,我与蕾茜两人从未面对面的见过说过话,但我却已经见过她两次的裸体和两场激情的淫戏,现在在这样偶然的情形下碰面,让我真不知道要说什么。

「先生,请不要挡住我好吗?」

当我正在愕然时,蕾茜突然轻皱眉头,不悦地说道,眼角还闪过一丝轻蔑。

「抱歉。」

看蕾茜的态度,我就知道她误会我是那种与德络姆同等级的登徒子,虽然对这种误会感到不悦,我也不想多做解释,轻声道个歉后便闪身到一旁,让她通过。

看到我干脆的让路,蕾茜疑惑地愣了一下,但随后便不在乎地继续往前走去,眼睛自始自终都没再看我一眼。

看着蕾茜的背影,我突然想起有关同性恋的事,听说迷恋同性恋的女性里有部分人会对男性抱有一种莫名的敌意,这种敌意有可能是受到刺激而引发,也有可能是天生的,我想蕾茜大概就是这一类人吧。

不过也不是全部的女性都这个样子,像我母亲,她在嫁给我父亲前,也是同性恋界鼎鼎有名的,不过她会迷恋同性的原因,只是单纯地觉得女性;尤其是美女的呻吟声,比那些臭男人的鬼吼鬼叫好听多了。

只不过蕾茜是属于那一种的呢?天生还是受到刺激?

摇摇头;我决定不再去深究这个问题,但不可否认的,对蕾茜知道的越多,我就越对她有兴趣,她的背后就像是一个又一个难解的结,每解开一个就会想要解开第二个,让人越来越深陷其中。

「柯尔斯先生,您有什么事吗?」

正当我准备继续散步,享受雨天时,十几道阴冷的气息突然出现在蕾茜离去的方向,蕾茜冷漠有礼的声音也在同一时间传来。回头看去才发现不知何时蕾茜已被十来人挡住,这十来人除了中间那名叫柯尔斯的持伞中年人外,服饰打扮都与之前德络姆的家臣一样,但从这些人发出的阴冷气息和压人的气势看来,实力绝对比那批人高出数级。

「蕾茜小姐,少爷交代要小的请您至府上作客,请小姐务必赏光。」

柯尔斯一付恭敬的态度说道,但一双狭长细小的眼睛却一直在蕾茜身上打转,猥亵的态度完全没有隐藏所说的一般。

在柯尔斯无礼的视线下,蕾茜完全不在意的露出甜美笑容,抬手理了理刘海说道:

「非常谢谢贵主上的邀请,但小女子已经与友人有约了,对于贵主上的好意,小女子只能心领了。」

「请小姐不用担心,少爷也表示想要邀请她们两位与小姐一同前往,若是小姐不介意,小的可以陪小姐一同去接两位小姐。」

「真是感谢您的热心,但是考试将到了,我们并不像贵主上般天资聪颖,作客一事;实在是力不从心。」

「这…」

「再说,若是因为我们的关系,而让贵主上的考试成绩受到影响,我们实在过意不去,邀请一事还是等考试结束后再说吧。」

被蕾茜抢白几句话,柯尔斯一时尴尬得说不出话来,若是执意邀请的话,搞不好到时德络姆的考试出了问题,一切的责任都会落在他的头上,若是这样的话,以他一个下属的身份,大概是承担不起的。

但是如果就此放过蕾茜,柯尔斯回去了德络姆也不会放他甘休,以蕾茜这样的说词,顶多只能暂时的压住柯尔斯,对解决困境没有太大的帮助。

果不其然,柯尔斯沉默了好一会,便抬头说道:「对不起,少爷交代过,今天务必要请小姐到蔽府作客,请恕小的失礼了。」

话音刚落,在柯尔斯身边顿时窜出两人,直扑向蕾茜,由窜出到扑上,事前完全没有任何预兆,连我都是在人窜出时才反应到,但蕾茜却像早已料到般,飞快地往后退,扬手之间一道漆黑浓密的黑烟自玉手流出,丝毫不受大雨影响,宛如毒蛇般在空中游动。

扑上的两人眼前情况不对,当机立断地往后疾退,但其中一人后退稍慢,被黑烟缠上了手臂,黑烟刚刚及体,那人的身体顿时僵住,面露惊恐的张嘴欲喊,但却发不出任何声音,转眼便脸色发黑地倒在地上,也不知是死是活,在阴冷的雨天中更显得诡异森寒。

同伴诡异的下场震摄住了其它人,但却没震摄住他们擒人的决心,互相交换个眼色,几个人分散着包围住蕾茜,伺机搜索着破绽,蕾茜见状连忙驱使黑烟围绕在自己身边,全神注意包围者的动静。

不过这样不行呀…看着陷入对峙的蕾茜他们,我却是暗自摇头,蕾茜手中那诡异的黑烟,在我这个魔法物品制作者的眼中,很轻易便可看出是属于暗魔法一系的魔法物品,而且应该还是出自精通暗魔法的魔导师之手。

一般的魔法物品,因为内部灌注了魔力的关系,所以在使用上大都不需使用者太多的魔力,但有一些战斗用的魔法物品,制作者为了追求精确的控制,而故意将它们设计成以使用者魔力来驱动,我所设计的远距离攻击武器「蛇咬」就是这一类型。

使用这一类的魔法武器,优点是可以获得超佳的配合度,缺点便是在使用上的时间和威力会受到自身魔力的限制,蕾茜手中的魔法物品就是属于这一型的,使用这种的武器绝对不能陷入像这种无止尽的僵持,以蕾茜适才的表现,不应该会不知道这一点才对呀?

果不其然,没有过多久,蕾茜的额头开始渗出细汗,呼吸也渐渐粗重,显然没办法再支撑多久。

正当我在犹豫是否要出手干涉时,蕾茜突然转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的动作,但这么简单的一望,便显得楚楚可怜,原本娇小的身躯更显娇弱,一双大眼恍惚会说话般的露出哀求之意。

趁蕾茜回头一望的瞬间,包围蕾茜的其中一人,抓住那一丝的破绽,飞快地冲前,大手避过环绕蕾茜身旁的黑烟,直接地抓向蕾茜紧握的右手,想要制止蕾茜施用魔法物品。

我还沉浸在蕾茜那楚楚可怜的一望中,当注意到那人的动作时,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唤出「青丝」,乌黑的棍身飞快地伸长,横越过双方之间的距离,直接命中冲出的那人额头,当场打得那人倒飞出去,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早就听说过淫魔族人在诱惑男性上,有着惊人的天分,但没想到蕾茜这样的年纪便已经掌握住个中诀窍,更没想到她竟然敢在身陷重围的危险时刻,冒着危险对我施展,一时失察下当场中招,虽然很快便平复心神,摆脱她的诱惑,但却也已经来不及了。

原本围住蕾茜的一群人,立刻将包围的攻势散开,一边继续包围蕾茜,一边注意我的动向,而没有参与包围的六人,则在第一时间便往我冲来。

这个时候解释也没有用了,偷空往蕾茜看去,又是适才那种不屑的轻蔑目光,似乎是在嘲笑我轻易受到诱惑,虽然明知是事实,但怒火还是不受控制地涌上。

怒哼一声,手持的雨伞突然高速旋转起来,带动周围的雨水打向扑来的六人,当头两人微微抬手遮住击向双眼的水珠,冲势依旧不变,而六人的手中都以拿出一把短剑,看来是属于擅长近身搏击的类型,但那种一往无回的气势却让我困惑,面对一名插手管事的学生,有必要这样取人性命吗?

眼见无法拦住他们的冲势,我立刻将雨伞横摆,以伞面遮住他们的视线,伞面在瞬间便被两道白光划破,当雨伞破成碎片的同时,另外四人跟着扑上,只是迎接他们的却是一片漆黑的暴雨。

「青丝」夹带着怒火,在暴雨之中变化成无数黑影,宛如平地起暴雨,在刹那间便将四人卷进棍影中,短短一瞬间只听哀嚎声不绝于耳,待棍影消失,那四人已经像四块破布般的倒在我身前。

无视倒地的四人,和被这一幕惊骇住的众人,我昂然而立,提起「青丝」直指柯尔斯,不温不火地说道:「滚!」

大概是气到极点,柯尔斯的脸孔一下变红一下变青,蕾茜这时竟然收起黑烟,优雅的走出包围住她的人,慢慢走到我身旁,受我先前气势影响,一群竟然不敢出手阻拦。柯尔斯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好半晌后才吐出一句话:

「你给我记住,我们走!」

「好呀,我让你记住。」

痞痞地回了柯尔斯一句,柯尔斯整张脸这下都变得通红了,转身便大步离去,剩下的众人连忙将倒地的同伴扶起,如同来时一般的消失在雨中。

「你不觉得该说什么吗?」

等到人都离去后,我看着也打算径自跟着离去的蕾茜,这样的一句话差点脱口而出,但话到嘴边就硬生生地止住,因为她会回我什么话,我大概都猜得到。

「我又没开口请你帮忙。」

如果她回我这句话,我大概真得会气到吐血,但仔细想想,蕾茜绝对没有表面看来的简单呀,虽然说是趁我不备,但她巧妙地利用柯尔斯一群人做出弱者的形象,激起我对柯尔斯他们的不满,接着又利用自身生动的表情和眼神,制作出一副楚楚可怜的形象,吸引我的同情心,让我在不觉间出手。

搞不好适才那差点致她于险境的破绽也是她自己露出来的,要不是发现到她身陷危机,我也不会这么快出手,如果她还是知道我的实力才故意引我出手,那么这个小女孩的眼力和心计都不能小看呀。

看着蕾茜渐走渐远,我突然开口叫道:

「可以留个名字吧?」

「问人的名字前,要先报自己的名字,没有礼貌的家伙。」

蕾茜停下脚步,转身看着我。我大步的2走上前去,低头与她面对面的互视,集中精神的注视她微泛紫色的瞳孔,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叫达特,达特。威恩,请问小姐芳名?」

在我的注视下,蕾茜的眼神闪过一丝迷离,模模糊糊地答道:

「蕾茜,蕾茜。亚蓝尼,可以让开了吗,先生?」

在报出姓名之后,蕾茜的眼神又再度回复清明,带着敌意地瞪着我说道。

我微笑着轻轻往后一退,绅士地抬手做出恭送状。蕾茜轻哼一声,转身头也不回的迳自离去,我则是因为扳回一城,而让心情稍微好了点,轻笑地看着她的背影,淡淡地说道:

「我们还会见面的,蕾茜小姐。」

pc软件下载

天道问情

qq游戏大厅多开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