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头帽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头帽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熟女之殇十二

发布时间:2021-01-21 07:39:37 阅读: 来源:洗头帽厂家

第12章:母女夜话达共识

「妈?」清晨,小伙子在床上还有点迷迷糊糊地,就感到一个黑影笼罩着自

己,他睁开眼,赫然就看见穿着一身警服大衣的林冰梦,正阴沉着脸,看着她在

被窝里正一丝不挂的一双儿女。

虽然她没有立刻掀开自己女儿的被子,让他们光屁股出现在自己面前,但她

已经明了一切。

林冰梦说过,她有惊人的忍耐力,就是再危及紧要的时候,她也照样不慌不

忙,冷然处理,就像刚才,她风尘仆仆地前提结了案子,一身倦意回家准备歇一

天,可是当她踏着厚厚的积雪,用钥匙打开家门,一低头,就看见一双眼熟的鞋,

她当时是有点欣喜的,毕竟两个月没见女儿了,她也想啊,但是又有点埋怨,这

还没放假呢,这丫头不好好学习就不声不响地跑回来干什么?

这样想着,她就走向女儿的闺房,同时还想着中午给宝贝闺女做点啥好饭呢,

是包饺子还是炖排骨?反正今天不上班。

当她想悄悄地将门打开一条小缝,就偷偷地看一眼还在熟睡的女儿时,她万

万没想到,迎接她的却是天旋地转的一幕!

她看见,那张不算太大的单人床上竟然有两个脑袋,两具年纪轻轻的身体!

而且这间原本清新干净的小姑娘闺房,却弥漫着一股刺鼻腥臭的味道,而且很重!

那是自己光光的身体在床上,和儿子享受完激情,从毛茸茸的屄眼里才会散

发出来的味道,男性精疲力尽射完精的味道!

而且那个正睡得香甜,正在搂着自己宝贝女儿,但是前几天晚上却趴在自己

身上,摸着自己的奶子,将一股股滚热的精液射入自己的子宫的男孩,不是她的

男人,她的儿子又是谁?

林冰梦忘了该有的愤怒,忘了该有的大吼一声,破口大骂,或者说,她真的

忘了自己应该做什么。

看来电视剧里那些抓奸在床的桥段,女主角哭哭啼啼,转身就跑,或者生猛

地将那对男女拉出被窝,双手环胸,满意地看着他们伏地求饶都是假的。

或者说,是对她没用,不合适她,因为,她面对的,既不是奸夫也不是淫妇,

而一个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她的骨肉,另一个是她的干儿子,也是未来的女婿。

是的,到现在,她只有拿出男孩的这个身份来平息自己的怒火和不能接受了。

她的不能接受,并不是他们上了床,而是万万没想到,竟然这么快,这么突

然,这么让她毫无防备就接受了眼前的事实。

不能接受两个月没见的那个小姑娘,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女人,变成了自己

男人的女人!

不能接受,女儿在不检点之后,第一个就被自己一览无余地看见了正着,抓

了个人赃俱获!

虽然当今社会,小姑娘没结婚就不是处女,有了性行为的比比皆是,但是,

有哪个母亲能容忍这一幕的?

她只是静静地站在床边,站在儿女的面前,像是等待着什么,其实她也不知

道在等待什么,该如何对应,或许,她只是想拿出一个母亲的威严,让儿女恐惧,

让他们知道这件事是绝对不对的。

「大猪你一早上瞎叫唤什么呀?睡……妈?!」显然,小伙子的大声惊叫也

吵醒还在他怀里呼呼大睡的郭同学,她抬起雪白而赤裸裸的胳膊,先是揉揉惺忪

睡眼,然后就是一个激灵,差点没从被窝里弹起来,滚到地上。

她不是还有好几天才能回家吗?不是那个案子很棘手吗?我可是在前天晚上

探好口风的!那么,现在正在我面前,如阴都阎王一脸肃穆的女人又是谁?我怎

么这么倒霉?昨天可是我的洞房花烛夜啊!即便是过早实施的,看来果子还没瓜

熟蒂落,还没成熟就是不甘甜可口,吃起来也是担惊受怕,更何况是真的在偷尝

禁果,姑娘在心里阵阵哀叹着。

「你先出去,我和她有话说!」看着这两个小东西一脸的惊慌失措,惶惶不

安,林冰梦终于低声说,根本让人听不出来是强压着怒火,还是已经怒不可遏了。

「妈!这事都是我主动的,你别怪萼儿好吗?她一个大姑娘什么都不懂的!

还有,别告诉我妈行吗?要是告诉她,也要说都是我的不对好不好?」小伙子并

没起身,而是将怀里的娇小身躯搂得更紧了,颇有患难与共的担当。

行呀!还挺有男子气概的!关键时刻,知道出来袒护自己的女人了!身为长

辈的林冰梦心中一喜,有点欣慰,但脸上依然没有变化,不动声色。

妈!你看见了吧?这就是我男人,我一心一意爱着的男人!可以为我遮风挡

雨,为我保驾护航!关键时刻,会完全不顾自己,而只为我好!这样的男人还不

值得我给他所有吗?小伙子的勇敢,胜过对姑娘千言万语的「我爱你」,千言万

语的甜言蜜语,因为这是一份答卷,可以给妈妈看的满意答卷,告诉妈妈,我们

已经长大了,应该有我们自己的生活,可以享受我们的爱情了,当然,包括性!

姑娘可没有母亲那么老辣,她大喜过望,忍不住地,就仰头吻了自己爱人了一口,

害怕顿时烟消云散。

可是,她不知道,自己这样一来,却更加让好好对她教训的母亲越发来气,

你也太不把你妈放在眼里了!之前的错还没认呢,现在还敢在老娘面前肆无忌惮

地调情!没心没肺的臭丫头!

「我叫你出去没听着啊?快点给我滚!」林冰梦觉得这个时候必须树立起威

严,让儿女在她面前低头,要是既往不咎,今后自己面子上都过不去。

果然,她这一声吼真是好使,本来心里就有愧的两个人身体同时一震,小伙

子搂着姑娘的胳膊顿时松了,而姑娘刚刚有的喜悦又荡然无存了。

小伙子轻轻把女孩放在床上,又轻轻地拨了她一下凌乱的头发,像是安慰着

她,让她别怕,然后就掀开被子,赤身裸体地下了地,胯间那条完全没有硬度的

阴茎软塌塌地垂着,摇摇晃晃的,然后内裤都顾不上穿了,便一并抱着自己的衣

物,灰溜溜地跑了这间昨晚是那么美好的姑娘卧室。

他不知道,在自己身后,干妈的身体一直没动,一直死死盯着床单上的那一

片暗红,那一片已经发暗的血迹斑斑,出神久久。

女儿,真的是他的人了!生米,已然煮成熟饭了!

她,真的长大了!那么,还要自己说什么?

************

「妈呀!你都不知道,你走了以后可吓死我了!感觉身子都凉了,寻思妈不

得掀开被窝,直接扒了我的皮不可!正好都没穿衣服,多省事!结果呢?我俩就

那么看了一会儿,妈居然告诉我『记得吃药!』,就那么走了,你说真奇怪哦!」

郭萼走在前面,拿了一棵大白菜扔到购物车里,还在吐沫横飞地描述着早上的

「险情」,绘声绘色。

「那妈还能咋地?真扒了你的皮,整死你不可?做都做了,妈也只能认了!」

宋平上半身趴在购物车扶手上,左顾右盼,显得懒洋洋地帮她分析着,看似心不

在焉。

再说,他也是真的心不在焉,今天一天,他都是恍恍惚惚的,满脑子都是早

上那一幕,既害怕又愧疚,害怕干妈会耿耿于怀,得好长时间解不开这个疙瘩,

不让自己碰她,不碰她倒是小事,他可以忍,但是彼此心结解不开那可就麻烦了,

这也正是他觉得愧疚干妈的,哪个女人愿意和别人分享一个男人?更何况,还要

和自己的女儿去享受?他觉得自己辜负了干妈的爱,和心甘情愿将身体给他的那

片心,很对不起她。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反正小丫头已经是他的女人了,反正他们的情爱已

经不是秘密了,不用觉得偷偷摸摸,见不得人了,唉!就让时间去抚平一切吧,

更何况,干妈要是真的有自己,就会包容他,接受他和自己姑娘的恋情,视而不

见,这也是检验她的时候,小伙子厚脸皮地做着没有办法的打算。

而对于小丫头,他是绝对不能不要她的,不管他和干妈还能不能和好,再度

上床,这并不是他的贪心和好色,真的想将她们母女左拥右抱,而是他不能对不

起小丫头,不能对不起她的真心和痴情,除非是她自己不再需要和依赖他了,否

则他是绝对不会先放手的。

要说这丫头真是大咧咧,绝对是伤疤还没好就忘了疼那伙的,就在自己已经

惴惴不安了一天,她居然又跑到了学校,还是惊天动地的那声「大猪」,去接他

下班,然后就连拉带拽地将他拖进了超市,来买食材,说是晚上包饺子,来庆祝

昨晚的新婚之夜,和今早的劫后余生!而且,还要去她家!美名其曰是要重温旧

梦,真是不怕死!

对此,他也没太反对和不愿意,反正早晚都得见面,是福不是祸,早点探探

口风,心也就踏实了,即便他还有点战战兢兢,做贼一样的心虚和害怕。

「你先拿着!」两个人出了超市,小伙子就把手里的塑胶袋塞给了郭萼,然

快步走到前面。

「哎!干什么呀?这好沉啊!我拎不动!」又是大白菜,又是肉的,突然放

在姑娘的手里,她顿时被地心引力重重一拉,胳膊酸痛。

「……不客气,现在我和柳姨是同事,这都是应该的,任纯哥!」等姑娘费

劲巴拉地走到宋平身边,就听见他很尊敬地对自己身边的人说着话,并且主动地

接过那人手里的东西,帮他拿着,哦,原来是助人为乐啊!

也是天黑,等姑娘走进才看清,眼前站着那个人是什么模样,那个人站着都

有点不稳当,走起到路更是摇摇晃晃,每走一步,都让人担心他会不会摔倒,可

就是有惊无险,他的外表是让人一看就知道有着毛病,但衣着却很干净,谈吐更

是彬彬有礼,又有条不紊,透着自信和阳光。

或许是从来没跟这样的人接触过,才聊几句,姑娘就对他有了极大的好奇和

好感,在几句之后,就得知人家已经出版了好几本小说了,便再也忍不住了,直

接哇哇大叫了起来,更兴奋了,直嚷嚷着要亲自把他送回家,期间手机号、QQ

统统都一网打尽地要了过来。

「哥!你放心,我就是几天不睡觉也要把你的心血一口气都看完!」怀里已

经捧着几本书的姑娘,还在颇感相见恨晚地和她瞬间就崇拜不行的人握手道别,

然后一回头,看着自家男人,命令他,「一会儿你自己包饺子吧,我要跟哥学习,

做个意志坚强,说到做到的人!」

「得了吧!想偷懒就直说,少拿哥的劳动成果作掩护!我还不知道你?」宋

平也嬉笑着,并且抬起脚,轻轻地踢了一下姑娘的屁股,接着又抬头,正式告别,

「那哥,我们先走了啊,这丫头准备拜读你的书,给自己洗脑呢!是得让她好好

洗洗自己的不求上进、好逸恶劳了!」

夜幕下,他笑着挥手告别了两个弟弟妹妹,挥着手,他的笑容就渐渐凝固,

随后,慢慢隐去,消失。

在别人眼里,他是坚强乐观的,即便身体有着顽疾,也倾注所有地在拼搏,

绝不肯向不公的命运妥协,他知道,自己这一点在别人眼里是绝对值得欣赏和肯

定,可是,这其中有多少纯粹的欣赏和肯定?至少,有一半的人会附加一句「这

孩子真不容易,这样还能写书呢」,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带着怜悯和同情!他

不需要!他只有让自己做得更好,就像钢铁侠一样,明明是血肉之躯,明明是靠

着外界的能源存活,可是托尼?斯塔克却依然披上钢铁战衣,从逆境中成了英雄,

受人认可。

要想别人真的称赞自己,首先,就得让自己有着让别人称赞的理由,让自己

变得强大!这是他认知到自己的不足的时候,他就知道的事实。

他现在是很充实,有梦想作伴,能够双手不灵活地写出一本本好书,造福世

人,可是,身体上却是感到极度的空虚,尤其是看见那两个已经走远不见的活泼

身影,他是真的羡慕,甚至是妒忌。

他们是情侣吧?看见他们那么亲密无间,一定很相爱吧?或许这辈子,我都

不能搂着自己的另一半了,因为,就根本没有另一半!对于恋爱和婚姻,他从来

不抱有任何幻想和期许,因为不惦记就不会痛苦,没有胡思乱想的杂念,没有挂

念的伤怀,这是从小到大,母亲一直告诉他的。

当然,如果有女人愿意和他睡一觉,他也会欣然前往,并且觉得那就是天上

掉馅饼了!而且还是可口香美的披萨饼,管他一辈子的饱!

这是他最隐秘的想法和与生俱来的欲望。

正在他有些苦涩地想着这些的时候,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短信提示。

「是任纯吗?我是你的大龄读者,很喜欢你的书,姨很想和你聊聊!」他看

见手机里沉稳地出现这几个字。

这时,他还不知道,正是因为这几个字,上天对他将是多么大的恩赐。

************

「你先别看了行不行?面都和好了,菜和肉都剁完了,都等你拌呢!」

宋平站在面板子前,一边擀着饺子皮儿,一边向客厅里还在埋头苦读,却一

点自觉精神都没有的那个人大声喊着,这丫头,真是说到做到,从一进家门,她

就盘腿坐到沙发上,好似老僧入定看起书来,所以整个包饺子准备工作都是他自

己忙前忙后,和面、剁馅,擀饺子皮儿,一个小时忙乎得满头大汗。

在忙忙碌碌的过程中,他突然有点喜欢上了这种感觉,他忙忙呼呼,他的爱

人坐享其成,或者他们两口子一起下厨,做一顿可口的晚饭,浓情蜜意,这是不

是就是有个家的感觉,成了家的温馨和甜蜜?

当然,能做得好这些,还得感谢他们从小就将孩子放养,从小就让孩子知道

劳动最光荣的好爹妈,从小到大都锻炼他们亲自动手的能力,到现在,洗衣做饭

都难不倒他们,尤其是这丫头,更是会拌一手让人食指大动的饺子馅。

「妈!今天怎么那么晚啊?不是刚刚结案吗?正想给你打电话呢,要你回来

吃饺子,妈你先看一会儿电视吧,饺子马上就下锅咯!」

正包着最后几个饺子,就传来了开门的声音,郭萼赶紧一边包着饺子,一边

啪嗒啪嗒地跑到门口,那样子,乖巧讨好的姿态,活像个苦苦等待主人回家的狗,

就差冲主人摇尾巴了,当然,如果她有尾巴的话。

而「主人」却没有看她一眼,可不吃她这一套,林冰梦挂好大衣,就向她自

己的卧房走去,路过厨房的时候,正好听见有人在烧水的声音,她回头,顿时目

光如冰,上下看了看故作镇定,实则手脚都已经在发颤的那个人。

行呀!挺有胆儿啊!居然还敢在这风口浪尖的时候让老娘看见你!你小子是

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长大的?她心里还是恨恨的,又恶狠狠地瞪了儿子一眼,便

转身进了自己的卧室。

「你去叫妈吃饭吧!」

「为什么叫我去?我不去,害怕!」

「那咱俩石头剪刀布!谁输了谁去,说好了,别玩赖!」

林冰梦换好家居服,这期间,就听见门外那两个小孩窃窃私语的声音,好像

前来叫她吃饭,就要英勇地去断头台赴死一样,带着踌躇满志,又畏首畏尾。

她突然这样觉得很没意思,或者说,是她心软了,何必呢?何必这样难为这

两个孩子呢?其实细想想,自己的这一对儿女真的是好孩子,现在有多少高中生,

甚至初中生都不自重和不自爱的?明知是错,也去玩火自焚,而自己的女儿明明

那么爱她这个小伙伴,却本本分分地忍耐到现在,自己要是没看见呢?不还是得

不知道吗?得了,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吧,正如早上想的,女儿已经是女人了,是

那个臭小子的女人了,自己还置这份气有什么用?只要那臭小子对女儿好,实心

实意地爱女儿,身为母亲的自己也就大大放心了。

这么想着,她就走出了卧室。

「这刚出锅的饺子也不知道翻翻个,一会儿都粘到一起了,咋吃啊?」故意

不看那两个人的脸,林冰梦直接走到饭桌旁,端起一盘饺子就开始摇晃了起来。

她听见,那两个小坏蛋终于轻轻地长松一口气,有点像是又逃过一劫的庆幸。

「今天我看见韩颖她妈了,她妈说人家都去实习好几个月了,能能给家里挣

钱了,明天你赶紧给我回学校去,别一天在外面瞎混了!听见没有?」

喝着饺子汤,林冰梦依然板着脸对女儿说,她知道,初尝性爱是很美好的,

也让人难以自拔,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有点担心,这一天没人看着这两个小东

西,干柴烈火,保证凑到一起就想做那事,年轻人又大大咧咧,万一有一次忘了

吃药,一击命中,那就麻烦了,所以,她还是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必须先将他

们分离。

「嗯!」果然,她听见女儿闷闷不乐的回答,显然是不情不愿,不过很快,

她就看见女儿抬起头,用炯炯有神的眸子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她身边的小伙子,

突然笑眯眯,好像很满足地说了一句,「真好!」

不约而同,林冰梦和儿子都觉得莫名其妙。

************

「妈,睡了吗?」林冰梦刚刚在床上躺下,就听见女儿开了的卧室门,然后

蹑手蹑脚地上了床,钻进了被窝,像小猪猪一样死皮赖脸地拱进母亲的怀里,

「还是家里好啊,好久没让妈妈搂着睡觉了!」

「都是真的大人了,还撒娇呢!」林冰梦终于放下了负面的心情,这才真真

正正拥抱住了女儿,享受母女之间的快乐和温馨,她觉得,也是应该聊聊那避而

不谈的事了,毕竟她是母亲,更是过来人,有些东西她应该清楚,于是她直接开

门见山,「昨天晚上……疼么?」

「嗯!好疼呢!他……进去的一瞬间,我真是后悔了!」姑娘明显一愣,她

没想到母亲会这么一下子就切入主题,先她一步问了关键,不过她又转而心头一

喜,因为这就是她想要的,「不过妈!我真的很爱他!昨天……昨天完全是我主

动的!我就是想把自己……把自己给他!」

「臭丫头!这还用你说,我可是你妈!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不然你突

然就回来干什么?」

她听见母亲声音里还有点怨气,这也许是怪她太不稳重了,荒废学业,就是

专门回家做那事,这搁谁都得生气,「以后啊,你们还是少做那事,毕竟你们没

结婚,你一个大姑娘,这样不好,对了,你早上吃避孕药了没有?」

「吃了!不过妈,做那事真的很舒服呢!」所以妈,女儿现在完全能理解你,

理解你的需要疼爱和派遣寂寞,性爱,真的美妙之极!

姑娘又是紧紧地抱了一下母亲,像是下了决心一样。

「妈,你爱他吗?」她突然抬起头,郑重而认真地看着妈妈,语气轻轻的,

却透着一种穿透心底的力量,「妈,你也不用否认我,也先别说话,听我说!其

实你也把身体给他了对不对?我知道,这种事不该我问,也轮不到我问,但是你

们都是我最爱的人,我真的想看见你们都好,都幸福,无论你们还是不是母子,

或者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上了床,我都不会介意的,这么说,妈你是不是觉得我

太好了,太大度了?但是你还记得我高中为啥非要住校吗?一个月也不愿意回家,

就是因为我不想看见你!觉得你好恶心!居然和自己的儿子在床上不穿衣服,还

让……还让那么大的小伙子摸你的喳!现在想想,女儿真是不懂事,太不了解一

个女人的需要了,和这些你都是为了我的苦衷了!」

说到这些,女孩粉嫩的嘴角牵起了一抹苦笑,就像真的在自嘲,直至今天,

她还能无比清晰地回忆起七年前那个炎热的中午,仿佛就是昨天。

但她一点都不愿意细想,想那些,就是在给自己找不痛快,让自己难受,何

必呢?她只记得,自己的母亲在床上,上身全裸,正在搂着已经比她高出许多的

大男孩,妈妈的一只大乳房正被那只手贪婪地捏揉着,颤巍巍的,白雪雪的肉团

真是刺眼!

「妈,你知道我从什么时候开始释然的吗?就是有一次,我干妈劝你有合适

的就找一个,一辈子就这么拖着也不是回事,我记得你当时就说『我就是不放心

孩子,害怕孩子觉得不舒服,寄人篱下,得了,孩子是我自己的,那我就守着我

姑娘一辈子吧!』妈!那时候我才知道自己有多么自私!是人都应该享受快乐和

需要性爱的陪伴,而妈你却为了我,想着我,都是偷偷摸摸的,所以,从今以后,

你和他愿意怎么玩,怎么做爱就怎么做爱吧!根本不用想着对不起我,亏欠我什

么,因为这也是女儿这十年间对妈你补偿!」

「那你……舍得吗?把你从小就爱的人让给妈?而且你还把身体给他了,你

不后悔吗?」

林冰梦张着嘴,完全惊呆了,她没想到这样刻意隐瞒的秘密,早就不是秘密

了,女儿竟然知道了七年之久!而且,女儿竟然都不计较,还打算将她的爱人让

给自己,不得不说,这一刻,身为妈妈的她是高兴的,第一是对于女儿的释怀和

大度,第二则是她终于感到解放和轻松,以后,再和儿子爱爱,就再没有负罪感

了,觉得对不起谁了。

是的,她还想儿子保持这样的关系,还打算偷偷摸摸地和她的小男人做爱!

尽情享受他们的爱情!这无论跟女儿知不知道,同不同意没有关系,而是她知道,

根本就割舍不掉这份纯真的感情了,她爱儿子,爱到想和他长相厮守,爱到想和

他白头到老,想拥有这份爱过完后半生,直至终老,即便这份感情可能不被认可,

让人笑话,但她都不在乎!更何况,她现在还有女儿,自己最亲最爱的人支持和

包容,她还有什么不能坦荡荡的呢?

有时候,即便全世界的人都反对,但是只有一个人的力挺和鼓励,即便那条

路有多么崎岖坎坷,那自己也能依然走到尽头,奔向胜利,走出属于自己的康庄

大道。

而且,林冰梦隐约地觉得,自己好像有了,真的怀孕,怀上了儿子的孩子了!

即便刚刚一个多月,还没有任何徵兆,但她就是有预感,与其说有预感,还不如

说她就是希望自己有了,真的怀孕了!非常想给自己的男人生孩子!

「哎呀,妈!你说什么呀?他也不是东西,还让来让去的!人家现在,可是

咱俩的男人好不好?」姑娘娇嗔地看了妈妈一眼,然后又认真了起来,「妈,你

和我爸从小就告诉我,无论做什么事都要认真,决不能半途而废,那么女儿对我

的爱人,我的爱也是一样,既然我选择了,心甘情愿地把身体给了他,那就认准

了,他就是我一辈子的男人,爱他一辈子,除非他先不要我,当然,我也不可能

让给你,我就在旁边看着你们恩爱,即便你是我妈!我是说,女儿愿意和你分享

他,哪怕让他爱你多一点,这也是应该的,以后啊,我们会结婚,也只能我们结

婚,这样也是为了你,你当然得和我们一起过,白天你们还是母子和女婿丈母娘,

到了晚上……嘿嘿!咱们仨就在一张床上快活吧!这谁也说不出毛病来,因为女

儿给妈养老还不是正常吗?这就叫掩人耳目!」

「嗯,你说的也挺有道理,这的确是个好方案……」既然女儿什么都知道了,

那林冰梦也只能接受女儿的提议,并且认为她这个想法很成熟,虽然她想和儿子

结婚,但是那个想法她还是觉得太冒险了,最好作废,更何况,那样她还有什么

脸去见女儿?那分明就是横刀夺爱,而让两个年轻人先结婚,自己和儿子再续前

缘真是一箭双雕的好事,「那个掩人耳目妈可以理解,也可以接受,但是咱们仨

在一张床上是什么意思?你不会想……」

「不错!我就是让咱们仨不分开,哪怕睡觉和做爱!」郭萼突然大声说,显

得很兴奋,就好像即将要做的事情是有多么光明正大似的,当然,她并不觉得这

有什么丢人的,因为姑娘就是认为性爱是美好的,「妈,难道你不觉得做爱时真

的很舒服吗?那是和最亲爱的人,最极乐的享受啊!那既然是享受,还有什么必

要避讳彼此呢,反正咱们仨谁没看过谁的身体?都在对方面前一丝不挂过的!以

后一起睡觉是完全可行的,还有,妈你说,以后他今天和我睡一夜,明天又上了

你的床,那样落单的人多少都会不舒服的,尤其是自己孤单单躺在床上,想着你

们正在做那事,天长日久啊,这早晚是个事儿!会嫉妒的!与其那样,还不如让

咱们仨起初就在一起,没有遮拦,没有隔膜,完全零距离地接触,看着咱们母女

同时做爱,看着他同时给咱们快乐和满足,这不挺好?就像吃饭的时候,我看着

你们都在我身边,我发自内心地说了那句『真好』一样,多幸福!那我相信,咱

们做爱的时候也是一样!」

「啧!你个大姑娘家家的,这么不嫌磕碜,一口一个『做爱』的!还要不要

脸啊?别以为你现在是女人了,就可以说话口无遮拦了,也别忘了自己是谁,你

现在是和谁说话呢,我可是你妈!」

林冰梦不愧是为人正派,她听见女儿这么肆无忌惮地说着那两个羞人的字,

终于皱着眉,下手不算太轻地教训了女儿一下,家法伺候。

不过,平心而论,她心里却是一点没生气,反而很高兴,真的高兴,因为她

觉得女儿真是大人了,长大了,现在想事情真的很全面。

其实,早上当她亲眼而毫无防备地看见儿女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她并不是

完全怪罪女儿,因为只要他们有爱,做那事还不是在所难免的?就是婚前婚后,

而是她恨儿子,一时间真的无法接受自己的男人就那么光着身体,搂着别的女人

睡觉,无论那女人是不是自己女儿,她觉得儿子背叛了自己,亵渎了她的真爱,

她也无法不嫉妒,要不是她真的舍不得儿子,外加那个人还是自己的女儿,肥水

没流外人田,她真的想斩断情丝,从此就断了对儿子的念想,和他划清界限,而

女儿的提议再度让她动心了,与其遮遮掩掩,还不如共同享受,没有妒忌和寂寞,

以及孤零零的自己辗转反侧,哪一个被冷落了都不好受!

说白了,还不就是那么回事吗?一根棍子在自己和女儿的肉洞里进进出出,

只是眼见为实了而已。

「……嗯!你自己开门回来吧,哎呀,别问干啥了,快点回来!直接到妈的

卧室!」正想着,林冰梦就听见女儿对着手机一通命令。

「好哇!你个死丫头!原来你是早就算计好了的,就在这儿套你妈话呢!竟

然连员警都敢算计!」她这才恍然大悟,又是对女儿一顿教训,不过这次是挠痒

痒,和她玩闹起来。

「哈哈……妈,妈……饶命啊!女儿也是为你好啊……我是想亲眼看看你是

怎么舒服的!哈哈……」

郭同学在床上打着滚,左闪又夺,不自主地哈哈大笑着,然后她趁乱就伸出

手,抓住了妈妈的睡裙肩带,用力往旁边一拉,整个肩带就顺着雪白的肩头滑了

下来,顿时,一个比大碗还大的丰腴肉团就弹了出来,白皙细嫩,忍不住地,姑

娘便伸出手,摸着妈妈的大乳房,「妈,你真美!奶子这么大,怪不得他那么爱

你!」

「还说愿意和妈分享,那我怎么看见有个小丫头在喝着醋在和她妈说话啊?

都快酸死她妈了,臭丫头!嗯?」

女儿光滑的小手揉着奶子也很舒服,林冰梦半趴在女儿身上,嘴角弯弯,竟

然有一些小姑娘一般的俏皮,其实她也是非常紧张的,毕竟这是要在自己从小看

着长大的晚辈面前性交,而且还是在女儿面前,和她未来的丈夫,所以她只有嬉

笑玩闹着,才能减少自己的心跳加快。

没事的,一回生二回熟,往后习惯就好了,反正他们都是我最爱的儿女!她

在心里说。

正在这时,卧室门就被推开了,还穿着羽绒服的宋平完全傻眼了,完全搞不

清眼前是什么状况,若不是从小就在干妈身边长大,还有从小就和郭同学青梅竹

马,以及都和自己睡过,在以前都想着男人,那么现在他毫不怀疑,这娘俩的性

取向,这娘俩,完全就是同性恋嘛!

「你们谁有我的功能了?想踢了我,自己玩?」

他看见,母亲的大奶子正被自己的姑娘轻轻地抚摸着,而女儿虽然还穿着严

严实实的睡衣,但却被妈妈的身体压在床上,这对母女,任谁看了都得想入非非,

不往好处想,于是宋平不怕死地问了一句。

果然,此话一出,立刻有一个天马流星枕飞了过来。

「费什么话?让你当一回皇上,还得便宜卖乖!赶紧脱去衣服上来,伺候本

宫!」他听见郭甄嬛不耐烦的大吼,也听出了大吼里面的病句。

我到底是皇上,还是男宠啊?他委屈地默问着自己,怎敢再言?就麻利地将

自己脱个一丝不挂,一根硬硬的鸡巴已经架起了阵势,睾丸摇摇晃晃,他现在高

高翘着的鸡巴就如他兴高采烈的心情,真没想到,昨天晚上那只能是心理活动的

想法,只隔了一天都转变成了现实!这也太……不可思议,太他妈的……美妙了!

美妙得他直想骂娘!

他虽然不知道这丫头是怎样让她母亲阴云转晴的,一下子就消气了,但他绝

对相信,干妈愿意和她的两个孩子玩3P,这丫头的功劳绝对是功不可没,这从

她晚上让他先别回家,先去楼下的网吧玩一会儿,就可以得出这丫头是早有预谋

的,但是本来他以为,她是需要自己,等到半夜,再叫他上来,两个人再疯狂做

爱,毕竟明天她就要回学校了,一别就是两个月,直到过年,然而,他万万没想

到,会是这般的好事,母女俩一起让他爱,一起让他玩,一起让他肏屄,摸奶子!

看着那个大奶子已经被小丫头摸来摸去,小伙子再也忍不住了,他一脚就踏

到了床上,躺了下去,接着伸出手,将干妈的另一边的睡裙肩带也拨了下去,顿

时,另一个垂吊着的大喳也弹了出来,摇摇晃晃,小伙子直接把嘴凑了上去,满

满含着雪白的奶子肉,用力地吮吸着,满口香。

「啊!好舒服!儿子,用力吃妈的喳!姑娘……你也用力摸!知道吗?你们

小时候就喜欢这么玩,一个吃喳,一个摸喳!妈的大奶子都是你们的!大奶子都

是我的宝贝的!」

奶子被儿女一起玩得不亦乐乎的林冰梦完全兴奋了,她还是以趴伏的姿势在

床上,一边是温滑的手掌力道不轻地在捏揉着大乳房,另一边则是整个乳头都被

热乎乎的口腔包裹着,湿哒哒的舌头舔着全部的乳晕,沾满了儿子的口水,她感

觉,自己现在就像头奶牛,在用甘甜乳汁喂养她的孩子们,体验着初为人母的快

乐和幸福。

「姑娘!你不热吗?妈给你脱衣服了!」睡裙已经褪去一半,但浑身仍然燥

热难受的女队长,低头就看见自己的女儿还是严严实实,睡衣整整齐齐,她不免

跟着觉得发闷,于是便伸出手,开始解着睡衣的纽扣,纽扣一颗一颗地被解开的

同时,一具细腻光滑的身子也出现在了她为人母的面前,坚挺的乳房,粉嫩的乳

头,平坦的小腹,无不美好和诱人。

「小子!你说,你是喜欢她的身体还是妈的?」看着女儿青春迷人的胴体,

林冰梦突然玩起了恶作剧,故意刁难起儿子。

「哎呀!妈!哪有你这么说话的啊?你这不是让他为难吗?」

已经敞开怀儿的姑娘红着脸,抢先为自己的男人辩护着,同时,她又把妈妈

的整个睡裙都脱了下去,让妈妈丰满的身体全裸着,大屁股上只有一条白白的纯

棉内裤。

「嘿!都说嫁出去的人泼出去的水,看来这话真是没错!你这丫头刚刚和他

睡一觉,就胳膊肘往外拐了啊!你妈我,真是白养你这么大了!看我不打你屁股

的!」

姑娘看见妈妈瞪起了有神的凤眼,佯装生气,随后就双手并用地扒着自己的

睡裤,就像小时候,她犯错时,妈妈真要打她屁股一样,几下之后,妈妈就连同

内裤一起扒了下去,并且真的象征性地在白雪雪地臀峰上拍了两下,算作惩罚。

她知道,妈妈这是在故作轻松,来掩饰她作为母亲的紧张和害羞。

「我说,你们娘俩说说笑笑也差不多了吧?谁先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啊?你

们看看我,都憋紫了!」正这时,阴毛已经不再隐秘的姑娘,就听见呼吸有些急

促的声音,她低头,赫然就看见一根一柱擎天的大鸡吧,龟头真的有点发紫了。

「乖哦!姐姐这就来疼你!」她轻轻推开了母亲,坐起身,就将自己脱个光

溜溜,随后姑娘跪在柔软的大床上,一边抚摸着自己男人的脸庞,一边伏下头,

温柔地就在自己的爱人唇边印上了一个吻,「大猪,你想先怎么玩啊?用嘴先帮

你射出来好吗?」

「那你快点啊,我现在有个洞就行!」看着这两个母女的裸体,又吃了半天

干妈的奶子,宋平的鸡巴早就想发一炮了,他伸手来到姑娘的双腿之间,摸着她

软绵绵的屄毛,就催促她给自己口交。

姑娘也不含糊,说到做到,她披着一头乌黑长发,便将嘴唇移到了爱人的龟

头上方,她撅起粉唇,爱怜地亲了亲已经有了些许分泌物的滚热鸡巴头,然后一

只小手伸向了男人的两腿最底下,温热的手掌便开始揉搓着他的睾丸,与此同时,

一整根好像又大了不少的鸡巴也被她含进了口中。

「啊!萼儿……你的小嘴真他妈舒服,舌头好软!对,快点动脑袋!不行了!

我想……我想肏你了!」

坐在床上另一边的林冰梦完全惊呆了,若不是,今天早上亲眼看见女儿的处

女血,她绝对不能相信自己的宝贝闺女昨晚刚刚才破的处,看着她那么熟练地为

自己男人服务,整个大鸡吧被她玩得风生水起,林冰梦甚至怀疑了,女儿的那层

膜是不是人造的,就是为了迷惑自己的。

以前她和丈夫也不是没看过A片,然后一边做爱,那样的确很能让人热血沸

腾,让人极快进入状态,但那些绝对比不上眼前来得更加刺激,看着儿子的粗硬

龟头在女儿的小嘴里进出着,女队长的阴部也有反应了,奇痒难耐,内裤中间也

变得黏黏糊糊的,一抬屁股,她也脱个赤裸裸的,她在床上一迈腿,就一下子跨

坐在儿子的脑袋上,将肉呼呼的屄对准了他的嘴,让他舔自己的阴唇。

「啊,老公啊!使劲儿舔冰梦的屄,冰梦的骚屄好痒呀,姑娘,你先别给他

舔了,让他使劲儿肏你妈吧,你妈想要我男人的硬鸡巴,好难受啊,啊啊啊…

…」

两片雪白丰腴的大屁股开始摆动起来,伴随着抖动的大白奶子,林冰梦又开

始兴奋地浪叫着,还哪里顾得上自己的女儿在不在场?

听见母亲淫荡地叫唤,郭萼同学先是一愣,很是吃惊,她完全没想到,也不

能想到,自己的妈妈做爱会是这样,那销魂的叫声,那不要脸的下贱表情,完全

就不似平时威严正派的妈妈,威风凛凛的女队长,惩恶扬善,而实在像个婊子!

「去吧老公,先让那个婊子快乐快乐!」她吐出了鸡巴,想什么就说出了什

么,然后还鼓励似的拍了拍热气腾腾的大肉棒。

鸡巴重获自由的宋平,就将脑袋从干妈的双腿之间抽了出来,嘴巴上还有着

些许透明的淫水,他也跪在床上,并伸手扶住林冰梦的裸体,摸了几下奶子,就

让她直接跪趴着,大屁股朝上,阴唇大开,小伙子来到干妈的身后,扶着鸡巴,

轻轻地拍着那雪白屁股,然后,便将整个粗粗的大龟头埋进了女人的体内!

林冰梦头发凌乱,双臂支撑着柔软的大床,随着臀部后面的那个男人一下下

挺动腰部,她丰满成熟的身子就不断地前倾,两个圆滚滚的大奶子也像装了马达

一样,大幅度地摇摇晃晃,如果不是血肉相连,很让人担心那两个大肉团会掉下

来!

「大鸡吧老公,用力啊,给力啊,使劲肏我吧!肏我你的大母狗,你别射精

啊,一会儿还有个小母狗让你肏,老公,我先来了啊!啊……」随着最后几声高

亢的喊叫,女人粉红的身子终于猛然颤抖着,一股精水如泉眼般从子宫里喷射出

来。

林冰梦,高潮了!

「妈,舒服吗?」宋平还没有射精,他趴在女人雪白的后背之上,轻轻吻着

她光洁的皮肤,一只手伸到她的胸前,抚摸着她由于高潮而变得手感更好的细滑

奶子,他知道,女人完事后都是喜欢让男人这样爱抚一阵的。

「嗯!那个……你拔出来吧,去好好疼爱那丫头吧!还有,小心点,别在她

里面射精,女人老吃避孕药不好的,把她整舒服了就行,你回来射给我吧,知道

吗?」世界上,最伟大的就是母亲,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自己的子女,惦记着

自己的子女,即便刚刚恢复了一点意识,林冰梦就在想着女儿。

一根亮晶晶的鸡巴从女人的阴道里跳跃而出,显得活力十足,宋平爬过去的

时候,姑娘已经在大床的另一边准备好了,平躺着,见爱人过来,她立即环住了

他的脖子,两个年轻人立即如饥似渴地激吻起来,湿滑的舌头缠绕着对方的舌头,

姑娘五根如青葱的手指抓着爱人的头发的同时,她就感到下身一阵发胀,阴道里

顿时热腾腾的,她知道,爱人,已经进来了!

小伙子将脸埋在姑娘的奶子上,一边吮吸着乳头,一边让硬鸡巴在姑娘紧紧

的阴道里慢慢动着,他不想射精,但是这样做爱却能让女人最舒服,慢慢地抵达

性高潮,也可以让女人长时间地感受着鸡巴的滚热和坚硬。

宋平果然没让母女俩失望,一个多小时的三人大战,他不单将她们都送到了

快乐的顶点不说,而且他还是最后才射精的,在姑娘高潮之时,他飞快地又拔出

了鸡巴,飞快地趴到了干妈的身上,飞快地将鸡巴插进干妈的屄里,用力地摸着

她的大奶子,之后,便开始射精,又多又浓的乳白精华全部射入了女队长的阴道

深处,一滴不剩……软软呼呼的屄包着逐渐萎缩的鸡巴真是享受!

林冰梦就这么静静躺在床上,看了看身边的女儿还在喘息,脸上尽显年轻女

人对性的初体验的快乐,同时,她又感受着儿子在自己身上大起大落地喘着粗气,

从鼻翼里呼出一股股心满意足的气息。

虽然心里还是觉得别扭和不自在,但看着儿女都这么幸福,这么安逸地就在

自己身边,她的心里也真的幸福和安逸,真的有一种在享受天伦之乐的美好和满

足。

如果可以,就让这一刻就变成今后的生活吧!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只要能够

和我的孩子一辈子在一起,老天爷,好吗?还在被儿子摸着奶子的林冰梦真心真

意地求着老天爷,向天祈祷。

当然,如果祈祷有用的话,如果真有老天爷的话……

作者言:真是奇怪,这两天怎么没有书迷回复,写书评了?大家都忙啥呢?

老铁们给哥们走一波回复呗?让我知道看书有你!没毛病吧?

第12章:母女夜话达共识「妈?」清晨,小伙子在床上还有点迷迷糊糊地,

就感到一个黑影笼罩着自己,他睁开眼,赫然就看见穿着一身警服大衣的林冰梦,

正阴沉着脸,看着她在被窝里正一丝不挂的一双儿女。

虽然她没有立刻掀开自己女儿的被子,让他们光屁股出现在自己面前,但她

已经明了一切。

林冰梦说过,她有惊人的忍耐力,就是再危及紧要的时候,她也照样不慌不

忙,冷然处理,就像刚才,她风尘仆仆地前提结了案子,一身倦意回家准备歇一

天,可是当她踏着厚厚的积雪,用钥匙打开家门,一低头,就看见一双眼熟的鞋,

她当时是有点欣喜的,毕竟两个月没见女儿了,她也想啊,但是又有点埋怨,这

还没放假呢,这丫头不好好学习就不声不响地跑回来干什么?

这样想着,她就走向女儿的闺房,同时还想着中午给宝贝闺女做点啥好饭呢,

是包饺子还是炖排骨?反正今天不上班。

当她想悄悄地将门打开一条小缝,就偷偷地看一眼还在熟睡的女儿时,她万

万没想到,迎接她的却是天旋地转的一幕!

她看见,那张不算太大的单人床上竟然有两个脑袋,两具年纪轻轻的身体!

而且这间原本清新干净的小姑娘闺房,却弥漫着一股刺鼻腥臭的味道,而且很重!

那是自己光光的身体在床上,和儿子享受完激情,从毛茸茸的屄眼里才会散

发出来的味道,男性精疲力尽射完精的味道!

而且那个正睡得香甜,正在搂着自己宝贝女儿,但是前几天晚上却趴在自己

身上,摸着自己的奶子,将一股股滚热的精液射入自己的子宫的男孩,不是她的

男人,她的儿子又是谁?

林冰梦忘了该有的愤怒,忘了该有的大吼一声,破口大骂,或者说,她真的

忘了自己应该做什么。

看来电视剧里那些抓奸在床的桥段,女主角哭哭啼啼,转身就跑,或者生猛

地将那对男女拉出被窝,双手环胸,满意地看着他们伏地求饶都是假的。

或者说,是对她没用,不合适她,因为,她面对的,既不是奸夫也不是淫妇,

而一个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她的骨肉,另一个是她的干儿子,也是未来的女婿。

是的,到现在,她只有拿出男孩的这个身份来平息自己的怒火和不能接受了。

她的不能接受,并不是他们上了床,而是万万没想到,竟然这么快,这么突

然,这么让她毫无防备就接受了眼前的事实。

不能接受两个月没见的那个小姑娘,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女人,变成了自己

男人的女人!

不能接受,女儿在不检点之后,第一个就被自己一览无余地看见了正着,抓

了个人赃俱获!

虽然当今社会,小姑娘没结婚就不是处女,有了性行为的比比皆是,但是,

有哪个母亲能容忍这一幕的?

她只是静静地站在床边,站在儿女的面前,像是等待着什么,其实她也不知

道在等待什么,该如何对应,或许,她只是想拿出一个母亲的威严,让儿女恐惧,

让他们知道这件事是绝对不对的。

「大猪你一早上瞎叫唤什么呀?睡……妈?!」显然,小伙子的大声惊叫也

吵醒还在他怀里呼呼大睡的郭同学,她抬起雪白而赤裸裸的胳膊,先是揉揉惺忪

睡眼,然后就是一个激灵,差点没从被窝里弹起来,滚到地上。

她不是还有好几天才能回家吗?不是那个案子很棘手吗?我可是在前天晚上

探好口风的!那么,现在正在我面前,如阴都阎王一脸肃穆的女人又是谁?我怎

么这么倒霉?昨天可是我的洞房花烛夜啊!即便是过早实施的,看来果子还没瓜

熟蒂落,还没成熟就是不甘甜可口,吃起来也是担惊受怕,更何况是真的在偷尝

禁果,姑娘在心里阵阵哀叹着。

「你先出去,我和她有话说!」看着这两个小东西一脸的惊慌失措,惶惶不

安,林冰梦终于低声说,根本让人听不出来是强压着怒火,还是已经怒不可遏了。

「妈!这事都是我主动的,你别怪萼儿好吗?她一个大姑娘什么都不懂的!

还有,别告诉我妈行吗?要是告诉她,也要说都是我的不对好不好?」小伙子并

没起身,而是将怀里的娇小身躯搂得更紧了,颇有患难与共的担当。

行呀!还挺有男子气概的!关键时刻,知道出来袒护自己的女人了!身为长

辈的林冰梦心中一喜,有点欣慰,但脸上依然没有变化,不动声色。

妈!你看见了吧?这就是我男人,我一心一意爱着的男人!可以为我遮风挡

雨,为我保驾护航!关键时刻,会完全不顾自己,而只为我好!这样的男人还不

值得我给他所有吗?小伙子的勇敢,胜过对姑娘千言万语的「我爱你」,千言万

语的甜言蜜语,因为这是一份答卷,可以给妈妈看的满意答卷,告诉妈妈,我们

已经长大了,应该有我们自己的生活,可以享受我们的爱情了,当然,包括性!

姑娘可没有母亲那么老辣,她大喜过望,忍不住地,就仰头吻了自己爱人了一口,

害怕顿时烟消云散。

可是,她不知道,自己这样一来,却更加让好好对她教训的母亲越发来气,

你也太不把你妈放在眼里了!之前的错还没认呢,现在还敢在老娘面前肆无忌惮

地调情!没心没肺的臭丫头!

「我叫你出去没听着啊?快点给我滚!」林冰梦觉得这个时候必须树立起威

严,让儿女在她面前低头,要是既往不咎,今后自己面子上都过不去。

果然,她这一声吼真是好使,本来心里就有愧的两个人身体同时一震,小伙

子搂着姑娘的胳膊顿时松了,而姑娘刚刚有的喜悦又荡然无存了。

小伙子轻轻把女孩放在床上,又轻轻地拨了她一下凌乱的头发,像是安慰着

她,让她别怕,然后就掀开被子,赤身裸体地下了地,胯间那条完全没有硬度的

阴茎软塌塌地垂着,摇摇晃晃的,然后内裤都顾不上穿了,便一并抱着自己的衣

物,灰溜溜地跑了这间昨晚是那么美好的姑娘卧室。

他不知道,在自己身后,干妈的身体一直没动,一直死死盯着床单上的那一

片暗红,那一片已经发暗的血迹斑斑,出神久久。

女儿,真的是他的人了!生米,已然煮成熟饭了!

她,真的长大了!那么,还要自己说什么?

************

「妈呀!你都不知道,你走了以后可吓死我了!感觉身子都凉了,寻思妈不

得掀开被窝,直接扒了我的皮不可!正好都没穿衣服,多省事!结果呢?我俩就

那么看了一会儿,妈居然告诉我『记得吃药!』,就那么走了,你说真奇怪哦!」

郭萼走在前面,拿了一棵大白菜扔到购物车里,还在吐沫横飞地描述着早上的

「险情」,绘声绘色。

「那妈还能咋地?真扒了你的皮,整死你不可?做都做了,妈也只能认了!」

宋平上半身趴在购物车扶手上,左顾右盼,显得懒洋洋地帮她分析着,看似心不

在焉。

再说,他也是真的心不在焉,今天一天,他都是恍恍惚惚的,满脑子都是早

上那一幕,既害怕又愧疚,害怕干妈会耿耿于怀,得好长时间解不开这个疙瘩,

不让自己碰她,不碰她倒是小事,他可以忍,但是彼此心结解不开那可就麻烦了,

这也正是他觉得愧疚干妈的,哪个女人愿意和别人分享一个男人?更何况,还要

和自己的女儿去享受?他觉得自己辜负了干妈的爱,和心甘情愿将身体给他的那

片心,很对不起她。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反正小丫头已经是他的女人了,反正他们的情爱已

经不是秘密了,不用觉得偷偷摸摸,见不得人了,唉!就让时间去抚平一切吧,

更何况,干妈要是真的有自己,就会包容他,接受他和自己姑娘的恋情,视而不

见,这也是检验她的时候,小伙子厚脸皮地做着没有办法的打算。

而对于小丫头,他是绝对不能不要她的,不管他和干妈还能不能和好,再度

上床,这并不是他的贪心和好色,真的想将她们母女左拥右抱,而是他不能对不

起小丫头,不能对不起她的真心和痴情,除非是她自己不再需要和依赖他了,否

则他是绝对不会先放手的。

要说这丫头真是大咧咧,绝对是伤疤还没好就忘了疼那伙的,就在自己已经

惴惴不安了一天,她居然又跑到了学校,还是惊天动地的那声「大猪」,去接他

下班,然后就连拉带拽地将他拖进了超市,来买食材,说是晚上包饺子,来庆祝

昨晚的新婚之夜,和今早的劫后余生!而且,还要去她家!美名其曰是要重温旧

梦,真是不怕死!

对此,他也没太反对和不愿意,反正早晚都得见面,是福不是祸,早点探探

口风,心也就踏实了,即便他还有点战战兢兢,做贼一样的心虚和害怕。

「你先拿着!」两个人出了超市,小伙子就把手里的塑胶袋塞给了郭萼,然

快步走到前面。

「哎!干什么呀?这好沉啊!我拎不动!」又是大白菜,又是肉的,突然放

在姑娘的手里,她顿时被地心引力重重一拉,胳膊酸痛。

「……不客气,现在我和柳姨是同事,这都是应该的,任纯哥!」等姑娘费

劲巴拉地走到宋平身边,就听见他很尊敬地对自己身边的人说着话,并且主动地

接过那人手里的东西,帮他拿着,哦,原来是助人为乐啊!

也是天黑,等姑娘走进才看清,眼前站着那个人是什么模样,那个人站着都

有点不稳当,走起到路更是摇摇晃晃,每走一步,都让人担心他会不会摔倒,可

就是有惊无险,他的外表是让人一看就知道有着毛病,但衣着却很干净,谈吐更

是彬彬有礼,又有条不紊,透着自信和阳光。

或许是从来没跟这样的人接触过,才聊几句,姑娘就对他有了极大的好奇和

好感,在几句之后,就得知人家已经出版了好几本小说了,便再也忍不住了,直

接哇哇大叫了起来,更兴奋了,直嚷嚷着要亲自把他送回家,期间手机号、QQ

统统都一网打尽地要了过来。

「哥!你放心,我就是几天不睡觉也要把你的心血一口气都看完!」怀里已

经捧着几本书的姑娘,还在颇感相见恨晚地和她瞬间就崇拜不行的人握手道别,

然后一回头,看着自家男人,命令他,「一会儿你自己包饺子吧,我要跟哥学习,

做个意志坚强,说到做到的人!」

「得了吧!想偷懒就直说,少拿哥的劳动成果作掩护!我还不知道你?」宋

平也嬉笑着,并且抬起脚,轻轻地踢了一下姑娘的屁股,接着又抬头,正式告别,

「那哥,我们先走了啊,这丫头准备拜读你的书,给自己洗脑呢!是得让她好好

洗洗自己的不求上进、好逸恶劳了!」

夜幕下,他笑着挥手告别了两个弟弟妹妹,挥着手,他的笑容就渐渐凝固,

随后,慢慢隐去,消失。

在别人眼里,他是坚强乐观的,即便身体有着顽疾,也倾注所有地在拼搏,

绝不肯向不公的命运妥协,他知道,自己这一点在别人眼里是绝对值得欣赏和肯

定,可是,这其中有多少纯粹的欣赏和肯定?至少,有一半的人会附加一句「这

孩子真不容易,这样还能写书呢」,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带着怜悯和同情!他

不需要!他只有让自己做得更好,就像钢铁侠一样,明明是血肉之躯,明明是靠

着外界的能源存活,可是托尼?斯塔克却依然披上钢铁战衣,从逆境中成了英雄,

受人认可。

要想别人真的称赞自己,首先,就得让自己有着让别人称赞的理由,让自己

变得强大!这是他认知到自己的不足的时候,他就知道的事实。

他现在是很充实,有梦想作伴,能够双手不灵活地写出一本本好书,造福世

人,可是,身体上却是感到极度的空虚,尤其是看见那两个已经走远不见的活泼

身影,他是真的羡慕,甚至是妒忌。

他们是情侣吧?看见他们那么亲密无间,一定很相爱吧?或许这辈子,我都

不能搂着自己的另一半了,因为,就根本没有另一半!对于恋爱和婚姻,他从来

不抱有任何幻想和期许,因为不惦记就不会痛苦,没有胡思乱想的杂念,没有挂

念的伤怀,这是从小到大,母亲一直告诉他的。

当然,如果有女人愿意和他睡一觉,他也会欣然前往,并且觉得那就是天上

掉馅饼了!而且还是可口香美的披萨饼,管他一辈子的饱!

这是他最隐秘的想法和与生俱来的欲望。

正在他有些苦涩地想着这些的时候,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短信提示。

「是任纯吗?我是你的大龄读者,很喜欢你的书,姨很想和你聊聊!」他看

见手机里沉稳地出现这几个字。

这时,他还不知道,正是因为这几个字,上天对他将是多么大的恩赐。

************

「你先别看了行不行?面都和好了,菜和肉都剁完了,都等你拌呢!」

宋平站在面板子前,一边擀着饺子皮儿,一边向客厅里还在埋头苦读,却一

点自觉精神都没有的那个人大声喊着,这丫头,真是说到做到,从一进家门,她

就盘腿坐到沙发上,好似老僧入定看起书来,所以整个包饺子准备工作都是他自

己忙前忙后,和面、剁馅,擀饺子皮儿,一个小时忙乎得满头大汗。

在忙忙碌碌的过程中,他突然有点喜欢上了这种感觉,他忙忙呼呼,他的爱

人坐享其成,或者他们两口子一起下厨,做一顿可口的晚饭,浓情蜜意,这是不

是就是有个家的感觉,成了家的温馨和甜蜜?

当然,能做得好这些,还得感谢他们从小就将孩子放养,从小就让孩子知道

劳动最光荣的好爹妈,从小到大都锻炼他们亲自动手的能力,到现在,洗衣做饭

都难不倒他们,尤其是这丫头,更是会拌一手让人食指大动的饺子馅。

「妈!今天怎么那么晚啊?不是刚刚结案吗?正想给你打电话呢,要你回来

吃饺子,妈你先看一会儿电视吧,饺子马上就下锅咯!」

正包着最后几个饺子,就传来了开门的声音,郭萼赶紧一边包着饺子,一边

啪嗒啪嗒地跑到门口,那样子,乖巧讨好的姿态,活像个苦苦等待主人回家的狗,

就差冲主人摇尾巴了,当然,如果她有尾巴的话。

而「主人」却没有看她一眼,可不吃她这一套,林冰梦挂好大衣,就向她自

己的卧房走去,路过厨房的时候,正好听见有人在烧水的声音,她回头,顿时目

光如冰,上下看了看故作镇定,实则手脚都已经在发颤的那个人。

行呀!挺有胆儿啊!居然还敢在这风口浪尖的时候让老娘看见你!你小子是

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长大的?她心里还是恨恨的,又恶狠狠地瞪了儿子一眼,便

转身进了自己的卧室。

「你去叫妈吃饭吧!」

「为什么叫我去?我不去,害怕!」

「那咱俩石头剪刀布!谁输了谁去,说好了,别玩赖!」

林冰梦换好家居服,这期间,就听见门外那两个小孩窃窃私语的声音,好像

前来叫她吃饭,就要英勇地去断头台赴死一样,带着踌躇满志,又畏首畏尾。

她突然这样觉得很没意思,或者说,是她心软了,何必呢?何必这样难为这

两个孩子呢?其实细想想,自己的这一对儿女真的是好孩子,现在有多少高中生,

甚至初中生都不自重和不自爱的?明知是错,也去玩火自焚,而自己的女儿明明

那么爱她这个小伙伴,却本本分分地忍耐到现在,自己要是没看见呢?不还是得

不知道吗?得了,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吧,正如早上想的,女儿已经是女人了,是

那个臭小子的女人了,自己还置这份气有什么用?只要那臭小子对女儿好,实心

实意地爱女儿,身为母亲的自己也就大大放心了。

这么想着,她就走出了卧室。

「这刚出锅的饺子也不知道翻翻个,一会儿都粘到一起了,咋吃啊?」故意

不看那两个人的脸,林冰梦直接走到饭桌旁,端起一盘饺子就开始摇晃了起来。

她听见,那两个小坏蛋终于轻轻地长松一口气,有点像是又逃过一劫的庆幸。

「今天我看见韩颖她妈了,她妈说人家都去实习好几个月了,能能给家里挣

钱了,明天你赶紧给我回学校去,别一天在外面瞎混了!听见没有?」

喝着饺子汤,林冰梦依然板着脸对女儿说,她知道,初尝性爱是很美好的,

也让人难以自拔,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有点担心,这一天没人看着这两个小东

西,干柴烈火,保证凑到一起就想做那事,年轻人又大大咧咧,万一有一次忘了

吃药,一击命中,那就麻烦了,所以,她还是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必须先将他

们分离。

「嗯!」果然,她听见女儿闷闷不乐的回答,显然是不情不愿,不过很快,

她就看见女儿抬起头,用炯炯有神的眸子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她身边的小伙子,

突然笑眯眯,好像很满足地说了一句,「真好!」

不约而同,林冰梦和儿子都觉得莫名其妙。

************

「妈,睡了吗?」林冰梦刚刚在床上躺下,就听见女儿开了的卧室门,然后

蹑手蹑脚地上了床,钻进了被窝,像小猪猪一样死皮赖脸地拱进母亲的怀里,

「还是家里好啊,好久没让妈妈搂着睡觉了!」

「都是真的大人了,还撒娇呢!」林冰梦终于放下了负面的心情,这才真真

正正拥抱住了女儿,享受母女之间的快乐和温馨,她觉得,也是应该聊聊那避而

不谈的事了,毕竟她是母亲,更是过来人,有些东西她应该清楚,于是她直接开

门见山,「昨天晚上……疼么?」

「嗯!好疼呢!他……进去的一瞬间,我真是后悔了!」姑娘明显一愣,她

没想到母亲会这么一下子就切入主题,先她一步问了关键,不过她又转而心头一

喜,因为这就是她想要的,「不过妈!我真的很爱他!昨天……昨天完全是我主

动的!我就是想把自己……把自己给他!」

「臭丫头!这还用你说,我可是你妈!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不然你突

然就回来干什么?」

她听见母亲声音里还有点怨气,这也许是怪她太不稳重了,荒废学业,就是

专门回家做那事,这搁谁都得生气,「以后啊,你们还是少做那事,毕竟你们没

结婚,你一个大姑娘,这样不好,对了,你早上吃避孕药了没有?」

「吃了!不过妈,做那事真的很舒服呢!」所以妈,女儿现在完全能理解你,

理解你的需要疼爱和派遣寂寞,性爱,真的美妙之极!

姑娘又是紧紧地抱了一下母亲,像是下了决心一样。

「妈,你爱他吗?」她突然抬起头,郑重而认真地看着妈妈,语气轻轻的,

却透着一种穿透心底的力量,「妈,你也不用否认我,也先别说话,听我说!其

实你也把身体给他了对不对?我知道,这种事不该我问,也轮不到我问,但是你

们都是我最爱的人,我真的想看见你们都好,都幸福,无论你们还是不是母子,

或者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上了床,我都不会介意的,这么说,妈你是不是觉得我

太好了,太大度了?但是你还记得我高中为啥非要住校吗?一个月也不愿意回家,

就是因为我不想看见你!觉得你好恶心!居然和自己的儿子在床上不穿衣服,还

让……还让那么大的小伙子摸你的喳!现在想想,女儿真是不懂事,太不了解一

个女人的需要了,和这些你都是为了我的苦衷了!」

说到这些,女孩粉嫩的嘴角牵起了一抹苦笑,就像真的在自嘲,直至今天,

她还能无比清晰地回忆起七年前那个炎热的中午,仿佛就是昨天。

但她一点都不愿意细想,想那些,就是在给自己找不痛快,让自己难受,何

必呢?她只记得,自己的母亲在床上,上身全裸,正在搂着已经比她高出许多的

大男孩,妈妈的一只大乳房正被那只手贪婪地捏揉着,颤巍巍的,白雪雪的肉团

真是刺眼!

「妈,你知道我从什么时候开始释然的吗?就是有一次,我干妈劝你有合适

的就找一个,一辈子就这么拖着也不是回事,我记得你当时就说『我就是不放心

孩子,害怕孩子觉得不舒服,寄人篱下,得了,孩子是我自己的,那我就守着我

姑娘一辈子吧!』妈!那时候我才知道自己有多么自私!是人都应该享受快乐和

需要性爱的陪伴,而妈你却为了我,想着我,都是偷偷摸摸的,所以,从今以后,

你和他愿意怎么玩,怎么做爱就怎么做爱吧!根本不用想着对不起我,亏欠我什

么,因为这也是女儿这十年间对妈你补偿!」

「那你……舍得吗?把你从小就爱的人让给妈?而且你还把身体给他了,你

不后悔吗?」

林冰梦张着嘴,完全惊呆了,她没想到这样刻意隐瞒的秘密,早就不是秘密

了,女儿竟然知道了七年之久!而且,女儿竟然都不计较,还打算将她的爱人让

给自己,不得不说,这一刻,身为妈妈的她是高兴的,第一是对于女儿的释怀和

大度,第二则是她终于感到解放和轻松,以后,再和儿子爱爱,就再没有负罪感

了,觉得对不起谁了。

是的,她还想儿子保持这样的关系,还打算偷偷摸摸地和她的小男人做爱!

尽情享受他们的爱情!这无论跟女儿知不知道,同不同意没有关系,而是她知道,

根本就割舍不掉这份纯真的感情了,她爱儿子,爱到想和他长相厮守,爱到想和

他白头到老,想拥有这份爱过完后半生,直至终老,即便这份感情可能不被认可,

让人笑话,但她都不在乎!更何况,她现在还有女儿,自己最亲最爱的人支持和

包容,她还有什么不能坦荡荡的呢?

有时候,即便全世界的人都反对,但是只有一个人的力挺和鼓励,即便那条

路有多么崎岖坎坷,那自己也能依然走到尽头,奔向胜利,走出属于自己的康庄

大道。

而且,林冰梦隐约地觉得,自己好像有了,真的怀孕,怀上了儿子的孩子了!

即便刚刚一个多月,还没有任何徵兆,但她就是有预感,与其说有预感,还不如

说她就是希望自己有了,真的怀孕了!非常想给自己的男人生孩子!

「哎呀,妈!你说什么呀?他也不是东西,还让来让去的!人家现在,可是

咱俩的男人好不好?」姑娘娇嗔地看了妈妈一眼,然后又认真了起来,「妈,你

和我爸从小就告诉我,无论做什么事都要认真,决不能半途而废,那么女儿对我

的爱人,我的爱也是一样,既然我选择了,心甘情愿地把身体给了他,那就认准

了,他就是我一辈子的男人,爱他一辈子,除非他先不要我,当然,我也不可能

让给你,我就在旁边看着你们恩爱,即便你是我妈!我是说,女儿愿意和你分享

他,哪怕让他爱你多一点,这也是应该的,以后啊,我们会结婚,也只能我们结

婚,这样也是为了你,你当然得和我们一起过,白天你们还是母子和女婿丈母娘,

到了晚上……嘿嘿!咱们仨就在一张床上快活吧!这谁也说不出毛病来,因为女

儿给妈养老还不是正常吗?这就叫掩人耳目!」

「嗯,你说的也挺有道理,这的确是个好方案……」既然女儿什么都知道了,

那林冰梦也只能接受女儿的提议,并且认为她这个想法很成熟,虽然她想和儿子

结婚,但是那个想法她还是觉得太冒险了,最好作废,更何况,那样她还有什么

脸去见女儿?那分明就是横刀夺爱,而让两个年轻人先结婚,自己和儿子再续前

缘真是一箭双雕的好事,「那个掩人耳目妈可以理解,也可以接受,但是咱们仨

在一张床上是什么意思?你不会想……」

「不错!我就是让咱们仨不分开,哪怕睡觉和做爱!」郭萼突然大声说,显

得很兴奋,就好像即将要做的事情是有多么光明正大似的,当然,她并不觉得这

有什么丢人的,因为姑娘就是认为性爱是美好的,「妈,难道你不觉得做爱时真

的很舒服吗?那是和最亲爱的人,最极乐的享受啊!那既然是享受,还有什么必

要避讳彼此呢,反正咱们仨谁没看过谁的身体?都在对方面前一丝不挂过的!以

后一起睡觉是完全可行的,还有,妈你说,以后他今天和我睡一夜,明天又上了

你的床,那样落单的人多少都会不舒服的,尤其是自己孤单单躺在床上,想着你

们正在做那事,天长日久啊,这早晚是个事儿!会嫉妒的!与其那样,还不如让

咱们仨起初就在一起,没有遮拦,没有隔膜,完全零距离地接触,看着咱们母女

同时做爱,看着他同时给咱们快乐和满足,这不挺好?就像吃饭的时候,我看着

你们都在我身边,我发自内心地说了那句『真好』一样,多幸福!那我相信,咱

们做爱的时候也是一样!」

「啧!你个大姑娘家家的,这么不嫌磕碜,一口一个『做爱』的!还要不要

脸啊?别以为你现在是女人了,就可以说话口无遮拦了,也别忘了自己是谁,你

现在是和谁说话呢,我可是你妈!」

林冰梦不愧是为人正派,她听见女儿这么肆无忌惮地说着那两个羞人的字,

终于皱着眉,下手不算太轻地教训了女儿一下,家法伺候。

不过,平心而论,她心里却是一点没生气,反而很高兴,真的高兴,因为她

觉得女儿真是大人了,长大了,现在想事情真的很全面。

其实,早上当她亲眼而毫无防备地看见儿女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她并不是

完全怪罪女儿,因为只要他们有爱,做那事还不是在所难免的?就是婚前婚后,

而是她恨儿子,一时间真的无法接受自己的男人就那么光着身体,搂着别的女人

睡觉,无论那女人是不是自己女儿,她觉得儿子背叛了自己,亵渎了她的真爱,

她也无法不嫉妒,要不是她真的舍不得儿子,外加那个人还是自己的女儿,肥水

没流外人田,她真的想斩断情丝,从此就断了对儿子的念想,和他划清界限,而

女儿的提议再度让她动心了,与其遮遮掩掩,还不如共同享受,没有妒忌和寂寞,

以及孤零零的自己辗转反侧,哪一个被冷落了都不好受!

说白了,还不就是那么回事吗?一根棍子在自己和女儿的肉洞里进进出出,

只是眼见为实了而已。

「……嗯!你自己开门回来吧,哎呀,别问干啥了,快点回来!直接到妈的

卧室!」正想着,林冰梦就听见女儿对着手机一通命令。

「好哇!你个死丫头!原来你是早就算计好了的,就在这儿套你妈话呢!竟

然连员警都敢算计!」她这才恍然大悟,又是对女儿一顿教训,不过这次是挠痒

痒,和她玩闹起来。

「哈哈……妈,妈……饶命啊!女儿也是为你好啊……我是想亲眼看看你是

怎么舒服的!哈哈……」

郭同学在床上打着滚,左闪又夺,不自主地哈哈大笑着,然后她趁乱就伸出

手,抓住了妈妈的睡裙肩带,用力往旁边一拉,整个肩带就顺着雪白的肩头滑了

下来,顿时,一个比大碗还大的丰腴肉团就弹了出来,白皙细嫩,忍不住地,姑

娘便伸出手,摸着妈妈的大乳房,「妈,你真美!奶子这么大,怪不得他那么爱

你!」

「还说愿意和妈分享,那我怎么看见有个小丫头在喝着醋在和她妈说话啊?

都快酸死她妈了,臭丫头!嗯?」

女儿光滑的小手揉着奶子也很舒服,林冰梦半趴在女儿身上,嘴角弯弯,竟

然有一些小姑娘一般的俏皮,其实她也是非常紧张的,毕竟这是要在自己从小看

着长大的晚辈面前性交,而且还是在女儿面前,和她未来的丈夫,所以她只有嬉

笑玩闹着,才能减少自己的心跳加快。

没事的,一回生二回熟,往后习惯就好了,反正他们都是我最爱的儿女!她

在心里说。

正在这时,卧室门就被推开了,还穿着羽绒服的宋平完全傻眼了,完全搞不

清眼前是什么状况,若不是从小就在干妈身边长大,还有从小就和郭同学青梅竹

马,以及都和自己睡过,在以前都想着男人,那么现在他毫不怀疑,这娘俩的性

取向,这娘俩,完全就是同性恋嘛!

「你们谁有我的功能了?想踢了我,自己玩?」

他看见,母亲的大奶子正被自己的姑娘轻轻地抚摸着,而女儿虽然还穿着严

严实实的睡衣,但却被妈妈的身体压在床上,这对母女,任谁看了都得想入非非,

不往好处想,于是宋平不怕死地问了一句。

果然,此话一出,立刻有一个天马流星枕飞了过来。

「费什么话?让你当一回皇上,还得便宜卖乖!赶紧脱去衣服上来,伺候本

宫!」他听见郭甄嬛不耐烦的大吼,也听出了大吼里面的病句。

我到底是皇上,还是男宠啊?他委屈地默问着自己,怎敢再言?就麻利地将

自己脱个一丝不挂,一根硬硬的鸡巴已经架起了阵势,睾丸摇摇晃晃,他现在高

高翘着的鸡巴就如他兴高采烈的心情,真没想到,昨天晚上那只能是心理活动的

想法,只隔了一天都转变成了现实!这也太……不可思议,太他妈的……美妙了!

美妙得他直想骂娘!

他虽然不知道这丫头是怎样让她母亲阴云转晴的,一下子就消气了,但他绝

对相信,干妈愿意和她的两个孩子玩3P,这丫头的功劳绝对是功不可没,这从

她晚上让他先别回家,先去楼下的网吧玩一会儿,就可以得出这丫头是早有预谋

的,但是本来他以为,她是需要自己,等到半夜,再叫他上来,两个人再疯狂做

爱,毕竟明天她就要回学校了,一别就是两个月,直到过年,然而,他万万没想

到,会是这般的好事,母女俩一起让他爱,一起让他玩,一起让他肏屄,摸奶子!

看着那个大奶子已经被小丫头摸来摸去,小伙子再也忍不住了,他一脚就踏

到了床上,躺了下去,接着伸出手,将干妈的另一边的睡裙肩带也拨了下去,顿

时,另一个垂吊着的大喳也弹了出来,摇摇晃晃,小伙子直接把嘴凑了上去,满

满含着雪白的奶子肉,用力地吮吸着,满口香。

「啊!好舒服!儿子,用力吃妈的喳!姑娘……你也用力摸!知道吗?你们

小时候就喜欢这么玩,一个吃喳,一个摸喳!妈的大奶子都是你们的!大奶子都

是我的宝贝的!」

奶子被儿女一起玩得不亦乐乎的林冰梦完全兴奋了,她还是以趴伏的姿势在

床上,一边是温滑的手掌力道不轻地在捏揉着大乳房,另一边则是整个乳头都被

热乎乎的口腔包裹着,湿哒哒的舌头舔着全部的乳晕,沾满了儿子的口水,她感

觉,自己现在就像头奶牛,在用甘甜乳汁喂养她的孩子们,体验着初为人母的快

乐和幸福。

「姑娘!你不热吗?妈给你脱衣服了!」睡裙已经褪去一半,但浑身仍然燥

热难受的女队长,低头就看见自己的女儿还是严严实实,睡衣整整齐齐,她不免

跟着觉得发闷,于是便伸出手,开始解着睡衣的纽扣,纽扣一颗一颗地被解开的

同时,一具细腻光滑的身子也出现在了她为人母的面前,坚挺的乳房,粉嫩的乳

头,平坦的小腹,无不美好和诱人。

「小子!你说,你是喜欢她的身体还是妈的?」看着女儿青春迷人的胴体,

林冰梦突然玩起了恶作剧,故意刁难起儿子。

「哎呀!妈!哪有你这么说话的啊?你这不是让他为难吗?」

已经敞开怀儿的姑娘红着脸,抢先为自己的男人辩护着,同时,她又把妈妈

的整个睡裙都脱了下去,让妈妈丰满的身体全裸着,大屁股上只有一条白白的纯

棉内裤。

「嘿!都说嫁出去的人泼出去的水,看来这话真是没错!你这丫头刚刚和他

睡一觉,就胳膊肘往外拐了啊!你妈我,真是白养你这么大了!看我不打你屁股

的!」

姑娘看见妈妈瞪起了有神的凤眼,佯装生气,随后就双手并用地扒着自己的

睡裤,就像小时候,她犯错时,妈妈真要打她屁股一样,几下之后,妈妈就连同

内裤一起扒了下去,并且真的象征性地在白雪雪地臀峰上拍了两下,算作惩罚。

她知道,妈妈这是在故作轻松,来掩饰她作为母亲的紧张和害羞。

「我说,你们娘俩说说笑笑也差不多了吧?谁先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啊?你

们看看我,都憋紫了!」正这时,阴毛已经不再隐秘的姑娘,就听见呼吸有些急

促的声音,她低头,赫然就看见一根一柱擎天的大鸡吧,龟头真的有点发紫了。

「乖哦!姐姐这就来疼你!」她轻轻推开了母亲,坐起身,就将自己脱个光

溜溜,随后姑娘跪在柔软的大床上,一边抚摸着自己男人的脸庞,一边伏下头,

温柔地就在自己的爱人唇边印上了一个吻,「大猪,你想先怎么玩啊?用嘴先帮

你射出来好吗?」

「那你快点啊,我现在有个洞就行!」看着这两个母女的裸体,又吃了半天

干妈的奶子,宋平的鸡巴早就想发一炮了,他伸手来到姑娘的双腿之间,摸着她

软绵绵的屄毛,就催促她给自己口交。

姑娘也不含糊,说到做到,她披着一头乌黑长发,便将嘴唇移到了爱人的龟

头上方,她撅起粉唇,爱怜地亲了亲已经有了些许分泌物的滚热鸡巴头,然后一

只小手伸向了男人的两腿最底下,温热的手掌便开始揉搓着他的睾丸,与此同时,

一整根好像又大了不少的鸡巴也被她含进了口中。

「啊!萼儿……你的小嘴真他妈舒服,舌头好软!对,快点动脑袋!不行了!

我想……我想肏你了!」

坐在床上另一边的林冰梦完全惊呆了,若不是,今天早上亲眼看见女儿的处

女血,她绝对不能相信自己的宝贝闺女昨晚刚刚才破的处,看着她那么熟练地为

自己男人服务,整个大鸡吧被她玩得风生水起,林冰梦甚至怀疑了,女儿的那层

膜是不是人造的,就是为了迷惑自己的。

以前她和丈夫也不是没看过A片,然后一边做爱,那样的确很能让人热血沸

腾,让人极快进入状态,但那些绝对比不上眼前来得更加刺激,看着儿子的粗硬

龟头在女儿的小嘴里进出着,女队长的阴部也有反应了,奇痒难耐,内裤中间也

变得黏黏糊糊的,一抬屁股,她也脱个赤裸裸的,她在床上一迈腿,就一下子跨

坐在儿子的脑袋上,将肉呼呼的屄对准了他的嘴,让他舔自己的阴唇。

「啊,老公啊!使劲儿舔冰梦的屄,冰梦的骚屄好痒呀,姑娘,你先别给他

舔了,让他使劲儿肏你妈吧,你妈想要我男人的硬鸡巴,好难受啊,啊啊啊…

…」

两片雪白丰腴的大屁股开始摆动起来,伴随着抖动的大白奶子,林冰梦又开

始兴奋地浪叫着,还哪里顾得上自己的女儿在不在场?

听见母亲淫荡地叫唤,郭萼同学先是一愣,很是吃惊,她完全没想到,也不

能想到,自己的妈妈做爱会是这样,那销魂的叫声,那不要脸的下贱表情,完全

就不似平时威严正派的妈妈,威风凛凛的女队长,惩恶扬善,而实在像个婊子!

「去吧老公,先让那个婊子快乐快乐!」她吐出了鸡巴,想什么就说出了什

么,然后还鼓励似的拍了拍热气腾腾的大肉棒。

鸡巴重获自由的宋平,就将脑袋从干妈的双腿之间抽了出来,嘴巴上还有着

些许透明的淫水,他也跪在床上,并伸手扶住林冰梦的裸体,摸了几下奶子,就

让她直接跪趴着,大屁股朝上,阴唇大开,小伙子来到干妈的身后,扶着鸡巴,

轻轻地拍着那雪白屁股,然后,便将整个粗粗的大龟头埋进了女人的体内!

林冰梦头发凌乱,双臂支撑着柔软的大床,随着臀部后面的那个男人一下下

挺动腰部,她丰满成熟的身子就不断地前倾,两个圆滚滚的大奶子也像装了马达

一样,大幅度地摇摇晃晃,如果不是血肉相连,很让人担心那两个大肉团会掉下

来!

「大鸡吧老公,用力啊,给力啊,使劲肏我吧!肏我你的大母狗,你别射精

啊,一会儿还有个小母狗让你肏,老公,我先来了啊!啊……」随着最后几声高

亢的喊叫,女人粉红的身子终于猛然颤抖着,一股精水如泉眼般从子宫里喷射出

来。

林冰梦,高潮了!

「妈,舒服吗?」宋平还没有射精,他趴在女人雪白的后背之上,轻轻吻着

她光洁的皮肤,一只手伸到她的胸前,抚摸着她由于高潮而变得手感更好的细滑

奶子,他知道,女人完事后都是喜欢让男人这样爱抚一阵的。

「嗯!那个……你拔出来吧,去好好疼爱那丫头吧!还有,小心点,别在她

里面射精,女人老吃避孕药不好的,把她整舒服了就行,你回来射给我吧,知道

吗?」世界上,最伟大的就是母亲,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自己的子女,惦记着

自己的子女,即便刚刚恢复了一点意识,林冰梦就在想着女儿。

一根亮晶晶的鸡巴从女人的阴道里跳跃而出,显得活力十足,宋平爬过去的

时候,姑娘已经在大床的另一边准备好了,平躺着,见爱人过来,她立即环住了

他的脖子,两个年轻人立即如饥似渴地激吻起来,湿滑的舌头缠绕着对方的舌头,

姑娘五根如青葱的手指抓着爱人的头发的同时,她就感到下身一阵发胀,阴道里

顿时热腾腾的,她知道,爱人,已经进来了!

小伙子将脸埋在姑娘的奶子上,一边吮吸着乳头,一边让硬鸡巴在姑娘紧紧

的阴道里慢慢动着,他不想射精,但是这样做爱却能让女人最舒服,慢慢地抵达

性高潮,也可以让女人长时间地感受着鸡巴的滚热和坚硬。

宋平果然没让母女俩失望,一个多小时的三人大战,他不单将她们都送到了

快乐的顶点不说,而且他还是最后才射精的,在姑娘高潮之时,他飞快地又拔出

了鸡巴,飞快地趴到了干妈的身上,飞快地将鸡巴插进干妈的屄里,用力地摸着

她的大奶子,之后,便开始射精,又多又浓的乳白精华全部射入了女队长的阴道

深处,一滴不剩……软软呼呼的屄包着逐渐萎缩的鸡巴真是享受!

林冰梦就这么静静躺在床上,看了看身边的女儿还在喘息,脸上尽显年轻女

人对性的初体验的快乐,同时,她又感受着儿子在自己身上大起大落地喘着粗气,

从鼻翼里呼出一股股心满意足的气息。

虽然心里还是觉得别扭和不自在,但看着儿女都这么幸福,这么安逸地就在

自己身边,她的心里也真的幸福和安逸,真的有一种在享受天伦之乐的美好和满

足。

如果可以,就让这一刻就变成今后的生活吧!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只要能够

和我的孩子一辈子在一起,老天爷,好吗?还在被儿子摸着奶子的林冰梦真心真

意地求着老天爷,向天祈祷。

当然,如果祈祷有用的话,如果真有老天爷的话……

众神OL

天途OL最新版

一剑成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