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头帽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头帽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强势美元回归将引发新一轮金融动荡

发布时间:2021-01-21 17:17:36 阅读: 来源:洗头帽厂家

强势美元回归将引发新一轮金融动荡

从4月中开始的国际金价暴跌,既可能是打响强势美元政策回归的第一枪,也可能是又一轮全球金融市场动荡的开始。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大幅度波动乃至全面洗牌是国际资本所希望的,我们绝不能低估国际资本的能量,对全球经济金融政策任何些微变化都绝不可掉以轻心。  国际金价在一周内幅度超过了20%的暴跌无疑是4月最重大的国际金融事件之一,而从4月中开始的国际金价暴跌,既可能是打响强势美元政策回归的第一枪,也可能是又一轮全球金融市场动荡的开始。对此,我们绝对不可掉以轻心。  本轮黄金上涨虽然起源于2000年网络泡沫破灭和“9·11”事件,但真正的动力还是欧美一轮又一轮的宽松货币政策。或者说,本轮黄金上涨最直接的动力是美国的宽松货币政策及弱势美元政策。为了应对日益严重的国内经济金融危机,美国通过实施弱势美元政策刺激国内就业和出口,从而推升全球通胀和黄金牛市。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后4年,金价不断创出历史新高,比1980年创造的每盎司达 875美元历史高点足足翻了一番。显然,任何市场都不可能只涨不跌或只跌不涨,放水也不可能无止境。特别是,弱势美元政策不仅直接削弱了美元的国际地位和美国的国际声誉,而且极其不利于以美元计价的美国资产—如美国国债及其发行。而美国国债发行已是维系当前美国经济最重要的动力。最近,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多次强调经济增长难以强劲是因为具有“限制性”的财政政策为经济带来阻力。而为“限制性”的财政政策“松绑”,可能成为美国、甚至欧洲国家经济复苏的又一举动。美国财政自动开支削减计划的实施,引发了各种开支全面缩水、导致部分政府部门关门,对美国经济更可能雪上加霜,从而使得华盛顿政治家们再也坐不住了。同样的情况是,在欧洲,愈来愈多的人开始反对锁定债务削减目标,认为这会遏制经济活动。显然,对于美国而言,理该寻找新的、更好的方法来重振经济,重新为财政政策“松绑”可能是重要的一步。而黄金牛市的终结,正意味着强势美元即将回归。  美联储政策微调、甚至趋向中性的可能性明显上升,更突出了强势美元回归的预期。在刚刚结束的美联储货币政策例行的声明中,美联储虽仍表示将维持现有货币刺激政策不变,但这次声明与上次已有了微妙变化:美联储已做好准备根据就业和通胀前景的变化来增加或减少购债规模,以保持货币政策宽松适度。显然,美联储同时列举出两种可能性,是为了保持政策灵活度,以便根据经济形势来相应调整。这种看似相对中立的态度,不仅显示美联储的政策可能微调,同时,结合最近国际上一些重要的经济和金融市场动向,不排除未来半年美联储政策转向中性,即不再宽松(不是紧缩,而是相对紧缩)的可能性已大增。  不管是强势美元的回归预期,还是强势美元真的回归,都将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金融市场带来重大影响。  强势美元回归预期势将加剧全球大宗商品市场的动荡。因为美元指数走势始终是影响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重要因素,与大宗商品价格的关系基本呈现相反的走势。同时,全球大宗商品又必然受到全球供需关系和全球资本流动性的影响。因此,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实际上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2008年以来,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大受各国“诟病”,但是,从去年中期开始,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与美元已不完全“同步”了,这究竟是一个短期信号,还是趋势性的变化,眼下还不能简单下定论。变化已经出现,哪怕是很小的变化,必将对全球金融市场产生重大影响。无疑,在强势美元回归预期与真正确立的过程中,大宗商品价格将面临剧烈动荡。一方面,强势美元回归从预期到确立本身就是一个反复动荡的过程;另一方面,美元与大宗商品价格相关性的有效恢复也将是一个反复动荡的过程。  同时,全球大宗商品本身将可能经历“重新洗牌”的过程。第一,全球大宗商品牛市很可能以黄金牛市的终结而暂告段落。翻开历史,次贷危机前的全球大宗商品大牛市长达10年,原油期货价格从1998年12月21日的每桶9.55美元飙升至2008年7月3日的每桶146.69美元,升幅高达15.4倍;有色金属也有2至13倍的升幅。而从2009年初至今,原油价格最大“反弹”达1.1倍,有色金属也有100%左右的“反弹”。显然,如此的大幅度涨势一再“被”说成是“反弹”是很难有说服力的。准确地说,应是大宗商品的又一次独特的牛市。只是,眼前这次恐怕不一样。黄金牛市将不得不暂时告一段落,而且参考历史数据判断,可能时间还不会很短。1980年元旦,每盎司金价已达650美元。随后由于前苏联入侵阿富汗和国际市场原油价格大幅度上涨,引起抢购黄金的风潮,金价如脱缰之马,达到历史最高峰的每盎司 875美元。但不久金价便开始下跌,当年就猛跌到每盎司474美元。随后一蹶不振,金价最低时跌幅超过一半,重回每盎司800美元则是20年以后的事了。显然,我们没有理由不清醒地面对历史和现实。第二,我们应该从更深层的原因去分析认识这次全球大宗商品、包括黄金的牛市。事实上,这次金融危机的最大特点之一是对国际金融巨头的杀伤力。历史上还不曾有过一次金融危机造成了如此的两极分化:老牌金融巨头纷纷被兼并、被收购、被破产,损失惨重;相反,一些新兴国家的金融机构没有受到很大的损失,而且由于危机中他们的世界相对排名(虽然是名义的、静态的)还一下子上升到世界“前列”,而全球大宗商品牛市为他们的成功起到的作用不容低估。  在经济全球化、尤其是资本全球化的当下,国际资本、包括它们的载体国际金融巨头仍将对世界经济、金融走势产生重大影响。我们绝不能低估国际资本的能量。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大幅度波动正是国际资本所希望的。由此可以推论,这次金融危机前所未有,全球经济金融刺激政策前所未有,而全球大宗商品的“重新洗牌”和动荡也大有可能前所未有,因此,对全球经济金融政策的任何些微变化,我们都不能轻易放过。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