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头帽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头帽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熟女之殇二十

发布时间:2021-01-22 10:20:42 阅读: 来源:洗头帽厂家

第20章:化险为夷爱与悔

自家的孩子自家爱,说实话,我并不喜欢有人说宋平和倪嫣不好,很难受,

这就跟打了我一个嘴巴一样,因为这跟我当初创作宋平这个角色的初衷很有出入,

我是想让他成为爱和孝的代言人,因为爱着妈妈,所以才去跟别的女人上床,这

是一种自我逃避的方式,但他和哪个女人上床也都不是随便玩玩,所以说他是变

态和心理阴暗,我认为真是言过其实了!

另外shuitianming兄弟,你加我一下好友,我们就能私信交流

了,我觉得你的观点和分析人物都很有深意,我想和你交个朋友!

她真美。尤其是此刻的她!

星级酒店里,一个下体只裹着一条纯白浴巾,裆部已经早就突起的男人在心

里阵阵感叹着,对着自己念念不忘二十六年的女人感叹着。

人是不是总有着一根感情神经是为了别人而存在的?二十四岁以前的他是不

知道,然而,当那一天,那一刻,自己在抬眸的瞬间,就从明媚的日光下,看见

她长发披肩,穿着一套粉红色毛衣向他这边款款走来,他就觉得心扉从没有那么

敞亮过,心田从没有那么柔软过,丘比特之箭,只是一个美好的托词和意指罢了,

可是那天,他真的感到猛地一震,有血有肉的心脏真的就像一下被穿孔了一样,

空缺的窟窿再也没人能够填补,即便是自己当时马上就要结婚,一心一意相爱的

未婚妻也是落后的一个档次,当即排到了第二名。

爱上一个人些许就是这般玄妙,只需一秒。

不过可惜,他是落花有意,人家可是流水无情,甚至她轻柔的水在他身畔流

淌了这么多年,都不曾感受到自己这份意的分毫。

因为,她只会向一处流淌着,那里才是她的归宿。

他也只能将这份情愫深深埋葬,只能在每每见面时,贪婪地看上她几眼,只

能熬到亡妻过世,他在寂寞难耐之时,将这份他并不认为没什么可见不得人的思

念抒发在网络杂志之上,大书特书。

反正也没人知道自己笔下的女主角就是她,大家只是知道这个高高在上的领

导是十分喜欢写小说而已。

不过真是幸运,没想到这份深深的思念之情,在这个晚上都要终结了!

他终于有了与这个女人进行一次肌肤之触的机会,而且这份机会,还是她男

人马虎大意而造成的。

就在刚才,那顿晚宴其实为宋畅翔,也就是他的副手的践行宴,同时也可能

是他们为官同僚多年,吃得最后一次饭了,因为过完年,他就要升迁了,再聚首

时,坐在一起大家都是朋友了,而让他高兴的是,她也来了,宋畅翔带来了家眷,

由于宋畅翔是八点半的晚班,不能喝酒,所以他就让为自己的妻子为挡了不少酒,

又得不得先离开,还有因为那个时段,宴席刚到一半,一来二去,再加上几番劝

酒,没想到她真的醉了!晕乎乎地不省人事。

等了二十多年的机会,忍了二十多年的相思岂能就让其白白浪费?无论是出

于他男人的占有欲,还是对她深深的倾慕之情,几乎都没经过大脑思考,吃完饭,

他就自己开着车,载着她来了自己的「老地方」,打算在今晚就得偿所愿,睡了

她!

可以想象,当这个美女律师毫无知觉地躺在床上,自己洗完澡,裸着上身,

伸手去慢慢褪去她一件件的衣裳,一点点慢慢去欣赏光洁美妙的身子,那是多么

大的刺激和享受?

而事实上,他也是这么做的,他这个人有个洁癖,就是每次进入一个女人身

体之前,都要将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的,让自己的阴茎不染丝毫尘埃,这样才是跟

女人做爱时最完美的体验。

看着她因酒醉而粉红似桃花的俏脸,男人再也忍不住了,他双腿一软,就跪

到了柔软的大床上,她的身边,伸出手,就抓住了她毛衣的下摆,一点点,一点

点地掀开,随着遮盖物的慢慢褪去,那一片白花花的光洁肚皮就出现在视野当中,

真是美好啊!在头顶气派吊灯的映照下,正泛着柔美而细腻的光,在视觉的刺激

下,他根本无法控制,就俯下头,灼热的唇怜爱又贪婪地吻了上去。

而随着与细滑皮肉的接触,原本还想慢慢品尝她的身体的男人就彻底兴奋了,

他男性,积压了多年的欲望急速膨胀,这一吻就如燎原之火,一发而不可收拾!

他的手迅速在毛衣外面往里伸去,大手和嘴唇一点点向上游走着,不一会儿,

就触碰到了的一件东西,有点硬,很薄,原本就处在极大兴奋状态的男人,这一

下更是火上浇油,鸡巴更硬了!连薄薄的浴巾都成了阻碍,于是他另一只闲置的

手就到了腰间,抓住浴巾一扯,顿时,男人便一丝不挂了!

红彤彤的大龟头蓄势待发,一根粗粗硬硬的肉棒在身下活力十足地支楞着!

而那层布料,显而易见,就是这女人的奶罩,正包裹着他心心念念的那对大

奶子!

以前,无论是冬天或者夏天,每次看见倪嫣,她高耸有型的胸部,都会让他

眼睛悄然无息地飘向那里,默默而渴望地看上几眼,并且幻想着,她藏在衣服里

面的那对奶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一定很漂亮吧?白雪雪的,两个软绵绵的大肉团,

乳头一定是不会那么娇艳了,好色的老宋一定天天晚上都要吃着喳睡觉,那么好

看的一对奶子,哪个男人不会在晚上好好享受一番呢?不会享受就是傻子了!每

每想到这,他心里都会遗憾一阵,为他自己,也为吃不着倪嫣那对奶子的望眼欲

穿,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遗憾。

不过越是遗憾的东西,当有朝一日真正得到了就越是让人兴奋,越是热血沸

腾,就似现在!

大手已经在毛衣里扣上了一只鼓鼓的乳房了,全身赤裸的男人更是迫不及待,

他移动了一下,就将整个身体都趴伏在了女人已经半裸的上身,双手便开始忙乱

地捧着两个沉甸甸的大肉球揉搓了起来,那样子,简直像是个好几天没吃饭,饥

饿坏了的乞丐,在看见一只猪肘子一样的贪婪和迫切,吸着女人散发着的阵阵乳

香,简直是让他欲仙欲死!再也没有什么比这般美好的了。

手上的动作没有几下,他索性就将半圆形的乳罩一把推了上去,顿时,那两

个雪白雪白的大肉球就无比招摇地出现在他的面前,几乎贴着男人的鼻尖,真好

啊!真是没有让他白想了这么多年!那两个大奶子,似果冻一样的光滑柔软,如

雪梨一样的丰盈圆润,又白又鼓胀,肉肉呼呼的!他忍不住,立刻伸出舌头,舔

了下香喷喷奶子边缘,奶子虽大,但几乎还是微微晃了晃,好玩极了!而男人,

顿时像是舔了下白粉一样,一脸病态的陶醉,无比的享受!

一只手已经在摸奶子了,爽滑柔软,男性忍耐的极限突然让他有个更是精神

为之一震的玩法,他要乳交!

先射一次,舒服了再说!

低头先吸了一下倪嫣的奶,然后男人手掌就支撑着一个乳房跪了起来,硬鸡

巴摇摇晃晃的,他双腿劈开,一下子就骑到了女人上身,很热的肉棒正好想那道

深深的乳沟之中,滑滑敦实的大奶子顿时让一整根鸡巴都无比舒爽,男人仰着头,

微微闭着眼睛,就开始无意识地挺动起来屁股,让粗硬的大龟头轻轻地摩擦四面

八方的奶子肉,越来越快……倪嫣躺在床上,毫无意识,那对白白的大奶随着鸡

巴的进进出出而微微抖动着,煞是迷人好看。

这样被肉呼呼的大奶子包裹着鸡巴,刺激的享受,是个男人都会忍受不了多

久的,更别说是他,都已经五十多岁的男人,耐力明显不足,没几分钟,他就感

到龟头传来阵阵酥麻的痒意,接着便不由他控制地跳动几下,射了!

带着射精后的舒畅和疲惫,看着女人还没脱下去的毛衣满都是自己的精液,

包括奶子中间还是白乎乎的一片,男人终于心满意足,他又耷拉着变软的阴茎,

迈腿就从女人身上下来了,他翻身坐到了床边,伸手拿过烟,点上一根,光着身

子,先歇息一会儿。

在吞云吐雾之中,他另一只手自然也没有闲着,还是在爱不释手地揉着一只

鼓胀大奶,真他妈舒服!滑滑的肉感满手心都是,大奶头硬硬的,在手掌下面打

着转转,活了大半辈子了,他觉得,这才是人生,才是人生的享受!得到了一直

心心念念的那个人,让她陪自己睡了,这一辈子,值了!

摸着裸裸好看的大奶子,一根烟刚抽完一半,男人的那个物件又硬了,蠢蠢

欲动。

可就在他想再次趴到她身上,彻底将她脱个一丝不挂的时候,门铃响了,而

且很急促。

他顿时一阵气恼,是谁这么不懂规矩?不知道他这个贵客只要带女人来,就

意味着请勿打扰吗?

然而,还没等他开骂,准备轰人,外面的那个人就开始开口说话了,声音低

沉「我不管在里面的你是谁,但我知道我母亲在里面!如果五秒钟你不开门,我

就报警,你一定知道我干妈林冰梦吧?你不用怀疑我说的话,我既然能够轻车熟

路地找到这儿来,就一定知道你对我母亲做了些什么!如果你不想把事情闹大的

话,就马上让我带走我母亲!」笃定而不容商量的语气掷地有声,每一句都带着

极大的威胁和怒火。

他心下一惊,又带着疑惑,倪嫣的儿子来了?他是怎么找到这儿的?而更重

要的是,他居然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这么私密的事情他怎么会知道?

那么门,开还是不开?开门的话,就意味着再也得不到这个自己想了二十多

年的女人了,就差一步之遥便与其失之交臂,多么可惜!如果不开,那小子血气

方刚,报警是必然的,情急之下给他造成生命威胁也不是不可能,这可是在奸淫

他母亲啊!就是他不那么狠,那一旦报警,自己这一辈子的官途,一辈子的荣誉

不就就此毁了吗?如果这是一场赌博,拿一辈子殊荣和一个女人的享受去赌,那

自己是绝对不敢,也不能冒险的,因为这毫无胜算。

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自己睡就睡了,反正女人都是弱者,她倪嫣又是这

么有身份的大律师,一定不敢声张,再说他们都这么大岁数了,贞洁哪还有那么

被看重?可是现在,是绝对不行了,他只恨,为什么不早点把她扒光,进入这漂

亮女人的身体,狠狠地肏了她?

这应该是他一辈子最遗憾的事了,他妈的!

短短数秒,临危不乱的他也只能思考这么多了,之后,他又恋恋不舍地摸了

几下那对奶子,就围上了浴巾,去开门。

门刚刚一开,迎面就有一股强劲的风,夹杂着一个力道十足的拳头呼啸而来,

直击在他的脸上,男人一个趔趄,双腿猛地倒退几步,可还是没站住,一下子就

跌坐在了地上,屁股生疼。

然后,还没等他用手去揉屁股,男人就觉得一个人,如风一样冲了进来,将

门撞得都剧烈摇晃了起来,那人来到床边就不动了,愣住了,他这才想起,由于

刚才的一时匆忙,他竟然忘了将倪嫣的毛衣放下来了,此时此刻,床上的美人正

上身全裸,甚至,她鼓胀硕大的奶子上还有着一股白浊,那是,自己刚才射出来

的精液!

脸上还是火辣辣的疼,男人看见,站在床边的小伙子身体开始剧烈发着抖,

而他也悄悄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准备去搬救兵,免得再挨揍。

好在,小伙子只是发了一阵抖,并没有什么再过激的举动,小伙子几乎回过

神了,他飞快地弯下腰,放下妈妈的毛衣,然后转过身,找到了妈妈的大衣,铺

盖在倪嫣的身上,最后小伙子一把就将妈妈拦腰抱起,向门口走来。

「葛伯伯,我念你是长辈,这一拳就到此为止!要是你还敢对我妈有什么企

图,那就真的别怪我这个当小辈的不义了!」已经走到门外了,小伙子突然顿住

了脚步,冷到极致的怒火从他口中传了出来,「还有,我奉劝你一句,你也小心

点,天下哪有白占得便宜?」语毕,就大步流星地走了。

自始至终,小伙子都没有看一眼那个男人,那个有权有势的,甚至比自己的

父亲还要大一级的一市之长,葛仁,他觉得无比恶心!

当然,还有比这个男人恶心的,甚至是堪比吃了大便还要让小伙子作呕的那

个男人,就是他的父亲,他就在家里的电脑前,看着昏迷不醒的妻子被别人玩弄

的好父亲!

就在刚才,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当他从哈尔滨一路飞驰回来,一进家门,屋

里黑洞洞的,没有一点光亮,那让他多多少少安了点心,还以为母亲已经回家了,

就在她自己的卧室睡下了,不然也不会一直不接电话了(那一路上,他是不停地

给母亲打着手机,想确认她是否平安),可是他去打开了妈妈的卧室门,想进一

步确认她是否安然无恙的时候,一幕让他头晕目眩的景象直逼而来,他只觉得脑

袋发懵,完全不知道了自己在什么地方。

宋平看见,在黑漆漆的卧室里只有一点点微弱的亮光,而那一点点亮光正是

液晶屏幕发出来的,正映照着坐在电脑前那个男人的正脸上,而那个男人也正目

不转睛地盯着里面静态的画面,屏幕里,那个躺在床上,毫无反应的,已经衣不

遮体的那个女人,不是他母亲又是谁?

屏幕里,那明明是一家酒店,不言而喻,母亲即将就要被人奸淫!

一个箭步,小伙子就冲到了还戴着耳机,浑然不觉他回到家的父亲身边,他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和力气,伸手就将父亲的电脑椅拉倒在地,宋畅翔本来没

有丝毫防备和思想准备,顿然吓了一跳外加惊愕不已地看着他的儿子,看着他从

天而降犹如的怪物一样的儿子!

这骚娘们果然聪明!反应够快!知道自己走投无路了,就搬救兵,要不然,

身在哈尔滨的儿子怎么会这么快就火速赶了回来?当时的宋畅翔在心里想,着实

佩服一下老婆。

同时,这也是最大的失算,要不然他还去办公室那多安全。

片刻间,黑暗的卧室里只有呼哧呼哧的动静,那是父子俩各自粗重的喘息声。

「我妈在哪儿?」近乎咆哮的吼声打破了这叫人窒息的静。

到底是老子,只是愣神,坐在地上的宋畅翔就站了起来,拍拍屁股,又将电

脑椅扶起来,从容而淡定地坐了回去,又不慌不忙地点上烟。

「儿子,既然你都看见了,那爸也就不瞒你了,你知道今天晚上你妈让那个

男人睡了一次意味着什么吗?那意味着明年你不再是宋副市长的儿子,你妈也不

会再是宋副市长的夫人!意味着这个城市半壁江山都是咱家的!你说值不值?葛

仁那老东西过完年就调走了,谁上谁下,他说话是很有分量的,但是那老东西并

不倾向我,反正你妈是那么爱咱们父子,爱咱这个家,那她就付出多一点有什么

不可以的,对不对?我们当爹妈的这么做,也是为了你以后的前途想着,反正你

妈身体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了,对不对?这件事你就别管了,去,睡觉去吧!」一

大团浓重的烟雾从男人口鼻之中缓缓喷出,在昏暗中,笼罩着他充满着笑意的脸

孔,那完全是势在必得的脸孔。

一瞬间,小伙子猛然倒退了几步,眼里都是震惊地看着坐在电脑椅上,悠然

自若的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明明还是他父亲,明明是他从小到大最为信赖和爱着

的爸爸,即便有那么一刻怀疑和憎恨,但也绝对到不了这种地步,那个男人,简

直就是个恶魔!那每一句,每一个字,都是让人发至心底的寒,根本让人感受不

到他一点人性的所在!

怒到极致,头脑反倒清醒了,猛然想起,妈妈手机里可是有卫星定位的,当

时给她安装,妈妈还老大不愿意,说像是自己被监控了,没了自由,而只是为了

好玩的小伙子却笑嘻嘻地说,她可是律师啊,出于她的人身安全,那些被她送进

大牢的人蓄意报复怎么办,防患于未然嘛!但是没想到,如今对她不利的不是她

的冤家死对头,而却是她最最爱的人,她的丈夫,真是讥讽!

想到这里,他飞快地转身,就想跑出父母的卧室。

可下一秒他站住了,没回头,「爸,难道你一辈子失去了我们,你还会真的

有幸福吗?而实际上,你已经失去了!爸,这是我一辈子最后一声这么叫你,你

真让我恶心!」说罢,就再没有一丝一毫留念地出了自己的家,他绝对不想再回

来的自己的家!

傻小子,那是你还没看见你妈撅着屁股,露着屄给一个废物含鸡巴呢!你要

是看见了,就认为你老子我是小巫见大巫,完全是资源再次运用!当时,他没有

听见父亲心里的嗤之以鼻,轻蔑的笑。

当然,儿子走后,还泰然自若地坐在电脑前的宋畅翔也没有想到,这小子会

这么快就找到了那个骚娘们,这么轻易地会破坏了他的全盘计划。

臭小子!既然你不让你老子称心如意,那你也别想安生,你他妈不是还有个

挺着奶子,搂着你睡觉,让你爱得不行的女人吗?那你老子我就分你一碗羹,替

你看看,那个女人是不是也愿意为你和她好姐妹付出一切!宋畅翔站起身,伸手

就砸了键盘,仍然怒不可遏,又带着新一轮即将报复的快感。

自然,父亲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报复计划,此时,已经和妈妈进了一家小旅

馆的宋平也不会知道,他轻轻地将还是昏迷不醒的妈妈放在床上,又扶正了她的

脑袋,让她安安稳稳地躺在床上,妈妈的睡容还是那么美,那么动人,可微微蹙

起的眉头,证明她睡得并不安稳,她怎么能够睡得安稳?莫名其妙地就被自己的

男人当成枪使,险些在不知不觉之中就要失身,这是多么悲惨的现实噩梦?

还好去得及时,要不然……小伙子想想就觉得一阵恶寒,尽管这样,出现得

还不是太晚,但看见妈妈已经裸露的上身,两个漂亮的乳房上,那一股恶心的乳

白,还是让他一阵阵头晕目眩,从脚底下油然而生的一种凉,他不能接受,妈妈

那么圣洁的乳房还是被别人糟蹋了!

「妈,你放心,儿子会让你干干净净的,会还是让你以为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的!」他轻轻地拿起妈妈的手,心疼地将手背贴在脸上,亲吻着,轻轻地说。

接着他站起来,走向洗手间,再出来时,手上已经多了一条热乎乎,刚刚洗

过的毛巾,他先将毛巾放到一边,就伸手又轻轻地将母亲上半身抬起,他手臂支

撑着妈妈的后背巾,另一只手就开始伸到她的身上,动作轻柔地撩起毛衣,轻柔

地脱去,又慢慢地解开妈妈的乳罩,让两个还是那么好看,他那么神往的大奶再

次露了出来,最后他拿起毛巾,便充满怜爱地轻轻擦拭着,那轻柔的动作,就像

在伺候着一个名贵的青花瓷,带着万分的小心翼翼,又无比的疼惜。

他知道这样不对,在没有经过妈妈的允许下,就去染指她的身体,这么毫无

遮拦就去碰触妈妈最私密的乳房,这绝对不是一个亲生儿子应该做的,至少不是

现在应该做的,因为妈妈并没有接受自己,重新爱他,那就一定是男女有别,但

是他无法接受,让另外一个男人的秽物还多一秒地残留在妈妈的身上,黏糊糊污

染着妈妈干净无暇的身体,一点都不能接受!相信那么洁身自爱的妈妈也是一样,

即便她不知道。

宋平擦拭得很仔细,从一只雪白鼓胀的大乳房擦到另一只,再让温热的毛巾

轻柔地留在妈妈深深的乳沟之中,上下游走着,那里才是重灾区,尽管那一股精

液早就没了,但他是一点都不想离开那一道深深的美好,隔着毛巾,整个手掌都

感受着妈妈软软的乳房肉,又如此之近地对视着那对颤巍巍的大肉团,小伙子就

感到一点点地身体燥热起来,喉咙发干,他饥渴地舔着嘴唇,在拼命忍耐着,想

把头探过去,吃喳,亲吻妈妈的大奶子,充满爱意地去抚摸妈妈的乳房!

不行!这时候你(⊙_ ⊙?)还能有这么无耻龌蹉的想法?妈现在还没有意

识,如果你就这样去玩妈的奶子,只是让自己痛快了,那你跟那个恶心的男人性

质有什么区别?你这样没有遮拦地给她擦乳房已经很过分了,难道你还想让自己

最爱的女人醒来再伤心一次吗?他听见一个坚定,不容商量的声音在强制压着自

己最原始的欲望,让那个他不得翻身。

尽管难忍,但小伙子还是克制住了,他恋恋不舍地收回了手,看了看妈妈那

对又是毫无瑕疵的大奶这才满意,他站起身,给妈妈重新戴上了乳罩,又穿上了

毛衣,假装真的什么都没发生过,最后将妈妈放到床上,盖好被子,这才真正让

她睡个好觉。

欲火难消,安置好了妈妈,宋平就去洗了个温水澡,让自己的欲望一点点地

消退,硬硬的肉棒一点点地软下去,等到他从浴室出来,围着浴巾,就看见床上

的妈妈已经蹬开了被子,睡姿不太好看地躺在床上,但依然没醒,他倒是有些好

笑,没想到妈妈这么大的人了,睡觉热了还蹬被,跟小孩似的!小伙子走过去,

想着还是让妈妈安安稳稳地睡一觉吧,舒舒服服的,于是他又给她脱了毛衣,又

褪去了长裤,现在,妈妈漂亮成熟的身上只有乳罩和内裤了,这就是她天天在家

里睡觉的习惯,最后宋平又将母亲送入了暖烘烘的被窝,将被子盖得严严实实。

「妈!我爱你!」他没有坐在床上,而是低下头,将嘴唇轻柔地落到了妈妈

的额头上,怜爱地一吻。

刚刚洗完澡,又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担惊受怕好一阵,一下午,还跟柳姨

做了好几次爱,其实宋平也累了,但是他却犹豫不决了起来,一直站着没有动,

他想和妈妈一起睡,搂着妈妈,这个机会是多么难得,并不爱自己的妈妈以后还

能让他这么任性吗?但是就因为妈妈不爱自己,他才不敢这么放肆,如果等她醒

来,就看见只穿着内衣裤的她,让自己光光的儿子搂在怀里,她会怎么想?会不

会更加难受?

他这才发现,自己是成熟了,开始懂得替别人着想,若是半年前的那天,他

和妈妈,他能有现在的想法,替妈妈想想,那就根本不会有这么多痛了吧?自然,

也不会有这么多得不到的爱了吧?

即便千般不舍,但他又忍住了,他扯下浴巾,就一丝不挂地躺到了另一张床

上,关上了灯,因为妈妈是不喜欢开灯睡觉的,她睡不安稳。

明明身体很累,但在黑洞洞的房间里,睁着眼睛的小伙子还是睡不着,他又

怎么能够睡得着?一个个纷繁复杂的问题逐一闪过脑海,真的让他睡意全无,一

个晚上,他最爱的父亲没有了,只有厌恶和憎恨,他最爱的母亲险些成为别人的

玩物,牺牲了身体却给别人做了嫁衣,这都是对他来说是巨大而沉痛的打击,他

原本幸福和睦的家,在这个晚上,算是彻彻底底地散了!

可这些,并没有让他有多么难受,他也说不出是什么原因。

而想的更多的还是他自己,从十五岁开始,自己病态地迷恋上了干妈的身体,

就想看看她那两个大大鼓胀的乳房,以一个性发育成熟的男人目光去看干妈最是

女人性感的部位,而自己也真的是得偿所愿了,十年以来,他在干妈的床上,从

干妈的身上享受了所有作为男人的极乐,虽然他仍然是个童子之身,那时候,他

想过那就是爱吗?应该没有吧,要不然,他怎么会弃她于不顾,那么无畏地就要

了自己生身母亲的肉体?将物件插进去的瞬间,是真的好!那绝对是胜过世间万

物的享受,他以为那样的行为还能持续或者中断都无所谓,他只是想爱妈妈一回,

可是那流淌在血液里,注入骨髓之内的情感是真的无法控制,他违反人伦地爱上

了自己的母亲!所以他才想去跟别的女人做爱,借助别的女人的肉体不想妈妈,

亦是想让她们代替妈妈,真真正正地要了干妈林冰梦的身体,又和父亲一起迷奸

了新妈妈柳忆蓉,现在回想,自己是多么可恶啊!罪恶之极,自己才是最让人作

呕的那一个!无意间,自己竟然残害了那么多的好女人!要了干妈的身体,让人

家怀孕了,现在自己又不那么爱她了,迷奸了柳姨,是真正毁了人家一辈子的清

白,即便今天下午,她是完全心甘情愿的。

而这些,才是他觉得亏欠妈妈,才是觉得对不起自己最爱的那个女人的罪魁

祸首,他这才幡然醒悟,就因为自己想着妈妈,还那么渴望地去爱妈妈,却真正

地失去了爱妈妈的资格,他一次次地身体出轨,一次次用肉体做着与心底那份爱

背道而驰的行为,那他还有什么脸再让心中这份爱还是晶莹剔透?还怎么拿着这

份不干净的爱去匹配他最爱的那个人?

他不配,所以他活该煎熬难受!所以他是个天天把爱挂在嘴边,却一点都不

懂得去珍惜和重视的斯文败类!

那现在呢?父母的感情已经完全破裂了,他们是彻底撕破脸皮了,那么妈妈

一定很心痛吧?心灰意冷了吧?那么,这就是他最好的机会!他并没有那么恶毒,

盼望着父母真的分道扬镳才好,当然,那个父亲也没什么可让妈妈这么好的女人

再去留恋的,而是他要在这段时间,好好地去爱妈妈,让她知道,自己的儿子,

这个只想做她的男人的大儿子是有多爱她!这一次,他绝对不是在心里想想,纸

上谈兵,而是要付出所有的精力,所有的心思去让妈妈感知他炽热的爱!即便最

后,妈妈还是没有自己,去爱上别人,他也无憾无悔了。

归根结底,他就是表现得太少,妈妈不知道。

想到这里,他就在被窝里翻个身,在黑暗中,温柔地看着妈妈,他决定以后,

要一心一意地爱的女人,是真的下定了决心,不会改变!

不知不觉,他的眼皮开始发沉,没一会儿,便睡着了。

「啊!」好像还没睡多一会儿,躺在另一边床上的宋平就被一声惊叫惊醒了。

小伙子马上就从床上弹了起来,伸手打开灯,便看见对床的妈妈正一脸惊恐

和茫然,傻呆呆地坐着,显然是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儿。

「妈!没事了,我在呢!」他急忙从床上下来,内裤也顾不上穿了,就全裸

地跑了过去,一把就将也只戴着乳罩的那个丰满身体抱进怀里,他知道,妈妈一

定是吓坏了,让别的男人灌得不省人事,酒醉醒来,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又近乎

全裸,这样的画面,即便是再有定力,再坚强的女人也会承受不住的。

他轻轻地拍着妈妈光滑的后背,还在安抚着她,而几乎还是没完全清醒的倪

嫣,这才缓慢地抬起头,还是眼神涣散地看着一处,似乎在思考着到底是不是梦,

眼前的人是别的男人,还是真的是她的儿子。

「儿子!真的是你!你真的找到妈了?」又看了几秒,倪嫣这才清醒,确定

了眼前的人就是自己的儿子,又惊又喜地叫了起来,「你是怎么找到妈的?那些

人没对妈做什么吧?」

「没有!他倒是想,但哪有你儿子我动作快啊,是不是?刚出饭店就让我堵

着了,妈你忘啦?你手机里不是有GPS定位系统吗?找到你很容易的!」小伙

子这是早就想好了的,所以回答得很是流畅,然后怕妈妈多心,又不放心地补上

一句,「呃,妈我怕你穿着衣服睡觉不舒服,就给你脱了,你不生气吧?」

「不生气!只要……」只要不是别的男人脱了妈的衣服就好了!即便这种可

能性已经不大,要不然儿子脸上那一抹蛛丝马迹的不自然代表着什么?要不然儿

子为什么不带自己回家,而非要住旅店?但她一点都不想去细细琢磨了,遇上这

种事,自己摊上了这样的男人,女人不选择去做一只鸵鸟,选择逃避,还能怎么

办呢?」儿子,妈渴了,你去给妈倒杯水。」

「好!」看见妈妈像是完全相信了,脸上并没有起疑的神色,面色也十分平

静,小伙子很高兴,只要这件事没给她留下什么心理阴影就好,于是他放开了妈

妈的身体,转身就去倒水,依然没想起来自己还是光光的了。

「妈,我喂你好不好?」倒了一杯不太烫的水,小伙子又坐到妈妈的身边,

伸出胳膊就揽过她,便将水杯举到妈妈唇边,小心翼翼地喂着她喝水。

而刚刚喝了酒醒来的人,的确是没有力气,不想动,再加上还有迷药的作用

(倪嫣怀疑,宋畅翔是往她的酒里下了药,要不然以她在职场逢源了这么多年,

她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就醉了),就更觉得乏力了,浑身软绵绵的,于是她顺从地

俯下头,轻轻啜着白开水,然后无意间,她目及之处就看见一片黑乎乎,毛毛的

东西,软塌塌的,她突然就脸红了,即便那东西是她从小看到大的。

这孩子怎么连裤衩都不穿?她承认,现在看到儿子的阴茎,她心里是划过一

丝异样,很兴奋!

但是一想到刚才的种种,她心里就愁云惨淡了起来,一日夫妻百日恩,没想

到自己曾经那么爱的丈夫竟然真的这么对她!而且自己还有个致命的把柄在他手

里,她如何能不心情沉重,她的心如何能不伤痕累累?

是的,刚才的饭局从她看出了端倪,她是完全可以脱身的,毕竟她有腿有脚,

随便找个身体不舒服的理由就能走了,而且她现在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不会有

人好意思出来阻拦,可是她正想打算那么做,准备要走的时候,丈夫凑过来,附

在她耳边轻轻地说的那句话,让她立即就愣住了,手脚冰凉,全身都在微微地颤

抖!

宋畅翔说:「想让儿子看看他妈和一个废物在床上快乐高潮的视频吗,嗯?」

就这一句话,犹如定海神针,牢牢将她身体定在了舒适的座椅之上,是真正

的如坐针毡!

人真的不能做亏心事,否则就恶鬼缠身,一辈子都别想安宁。

只是她没想到,报应会来得这么快,而且那个鬼就在自己身边,是她最亲近

的人!

但这一次,她不愿意,她是好女人,她怎么能随随便便就别的让男人侵占了

身体?所以她不能做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故而她没有坐以待毙,就悄悄地

在饭桌下面给儿子发了短信,即便儿子来晚了,救不了她,那她也能向自己现在

最爱的人证明,这一次她是完全清白的,完全是受害人,迫于无奈!自己已经错

过一次了,她不能让儿子第二次再瞧不起自己!

还好,儿子够机灵,还想到了她手机里有定位系统,算是化险为夷了,而且

她完全相信,自己没有再次失身,因为儿子救了她!

「儿子,你不冷吗?」那些恶心而烦心的事就不要去想了吧,珍惜现在才是

最重要的,又和儿子在一个温暖的屋子里在一起了,倪嫣觉得踏实而安心,只是

儿子光光的身体让她挺不好意思的,毕竟他还是她儿子,他们已经有小半年没有

肌肤之亲了。

「啊!妈对不起,我没注意!」经母亲这么一提醒,小伙子这才发现自己还

是一丝不挂的,可是刚才心思都放在妈妈身上,只顾着照顾她了,他竟然一点反

应都没有,裸露的鸡巴一点都没硬,看来全心全意想着一个人,的确能让自己本

身心如止水,毫无杂念。

可是正当宋平准备放开妈妈,想回去穿上衣服的时候,却被妈妈一把抱住了,

脑袋深深地埋进他的怀里,只露出黑漆漆的一头长发。

「儿子!别再离开妈了,就这么抱着妈,妈要你!」闷闷的声音从小伙子的

胸口传了出来,倪嫣嗓音哽咽而依恋,那些事她可以不想,但并非她就能真的当

做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如小刺一样扎在心尖的痛,还是让她时时刻刻都不能

回避和自我麻痹,而只要有儿子,真真正正感受着儿子的身体,他朝气蓬勃的气

息,就能让她化解几分心中的痛与伤,为她止血。

这是她的需要,只是她作为一个柔弱女人需要保护的需要,使她心安。

当然,她需要儿子,并不是需要儿子和自己做那事,她现在是心烦又心痛,

再加上浑身无力,她哪还有做那事的心情?即便她是真的想她的儿子,想让儿子

完全没有负担地爱她一回。

但绝对不是现在。

这回宋平可是如愿以偿了,因为他再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就能和妈妈再次

一个被窝了,虽然妈妈并没有像自己一样,全身赤裸,还有薄薄的乳罩和内裤,

但他就这样在暖烘烘的被窝里,如此没有距离地抱着妈妈肉肉丰满的身体,已经

是天大的满足了。

黑暗中,静静地呼吸,感受着妈妈鼓胀柔软的大乳房,小伙子这回可是真真

正正地硬了!如果这样还没有点反应,那他就根本不是个男人了。

他没有任何动作,就这样老老实实地抱着妈妈,将她紧紧地箍在怀里,不是

他变成圣人了,不想那事,可以说,现在硬着鸡巴的宋平对妈妈有着空前的迷恋;

他恨不得立即翻身压着这个女人的身上,脱下她的乳罩,褪去她的内裤,用

他温柔的、疼爱的方式真真正正地爱妈妈,让母子俩彻彻底底地再次尝到那性爱

飞升的极乐,忘却一切,所有的烦恼,可是妈妈愿意吗?她现在一定心情很不好,

如果这时候就跟她做那事,妈妈会怎么看自己呢?自己不是要带着耐心去爱她吗,

去打动她吗?要去爱一个女人,第一步就得学会去尊重她,对她服服帖帖,心甘

情愿为她做任何事。

所以他忍,他必须克制自己!

「儿子……」母子俩躺了一会儿,小伙子就听见妈妈轻唤了自己一声,原来

她也没有睡着,「明天你跟妈走吧,手机也别开,就咱俩,回老家那个老房子过

个年,好不好?」

「好!」这简直是晴天霹雳般的好事!他不就是想和妈妈在一起吗?就他们

两个人,两颗心互相慰藉,别说过个年,就是守护妈妈到天荒地老,他也是心花

怒放!

没过一会儿,安安静静的屋子里,小伙子终于听见了妈妈轻轻的鼾声,这一

回,妈妈在自己怀里,可是睡得安稳了吧?听着那均匀的呼噜声,他觉得安心又

幸福,真好听!

而且,他现在裸露着的下体也是温温热热的,妈妈在睡梦中,竟然来握住了

他的大肉棒!就那样老老实实地抓着,这又让他感到无比舒服和享受,这证明,

妈妈是完全需要自己的,只不过是时间而已!

带着满足,他也很快阖上了真的疲倦的双眼,昏沉沉地进入甜美梦乡,和自

己最爱的女人相拥而眠。

时空召唤

异度之门ol安卓版

够力七星彩普通下载安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