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头帽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头帽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审批制的怪圈

发布时间:2021-01-25 14:56:16 阅读: 来源:洗头帽厂家

审批制的怪圈

上周五,受利好因素提振,欧美资本市场及大宗商品价格纷纷走高,但这似乎与国内A股市场无关。8月27日,沪深两市低开低走,盘中毫无回升迹象,最终在最低点附近报收,而且两市均创出年内新低;周二、周三的反弹也缺乏量能配合,是技术性反弹。  我们的A股市场为什么是这么一个熊样呢?因为它就像一串被吹大吹胀的气球,实体经济正在寻底,这无疑是在泄它的气。同时,更不可轻视的是融资融券转融通,尤其是融券卖空机制,则像一根针刺扎在它身上,雪上加霜。  A股市场又是如何被吹成又大又胀的气球的呢?主要是两点:一是新股发行(IPO)审批制;二是IPO股价形成机制。审批制,从结果看,其功能是操控IPO公司数量。处于上游的审批制控制IPO企业数量,处于中游的IPO发行人、承销商和报价机构(主要是公募证券投资基金)自然心领神会,一起把新股发行价格推上去。在这个新股发行环节,IPO发行人把新股卖个高价多圈些钱以及券商投行推高新股价格,这些都符合市场商业逻辑,也都好理解,那么为什么参与新股报价的公募证券投资基金即买方也伙同卖方一起推高新股发行价格呢?对此,我困惑了好久,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我终于想明白了,原来公募证券投资基金参与新股申购是政策性任务。公募证券投资基金从它设立之初就不是为基金份额持有人的利益服务的,从一开始它就沦为了股市政策工具,是为审批制下的圈钱机制配套的——这是标准的中国特色计划经济的做法。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这种畸形、扭曲的IPO发行机制下,参与报价申购的公募证券投资基金的当事人,其行为发生了严重的异化变质。他们不再为基金份额持有人着想,甚至也不再为基金净值着想,他们更不关心新股上市后是否赚钱,是否破发。他们主要是为完成申购任务着想,同时也不忘为拿红包着想。A股市场的IPO发行环节,分明是由明规则和潜规则共同主导的,IPO公司向公募证券投资基金派发红包好处,是换取他们申购自己新股的成本,是不正当竞争行为,与中国的所谓人情社会无关。人情云云,皮相之谈也。  不少人把沪深两市描述概括为“圈钱市”。对此,我是既赞同又不完全赞同。说是圈钱市当然不错,我不明白的是,既然要圈钱,为什么不放开圈,为什么非要顽固坚守审批制,把许多企业挡在市外(据说目前上会等待审批或业已通过审批的企业就有700多家)?为什么一年不放行上千上万家企业路演?为什么一周不允许上百家企业IPO?我这么说肯定有愤青又要上网骂爹骂娘了:照你这么说的一周上百家企业IPO路演,投资者岂不抱头鼠窜望风而逃?我认为恰恰相反,如果真的放开,绝对是有利于融资者和投资者的大利好。因为同时有许多公司IPO路演,IPO公司及其承销商一定不会漫天要价,投资者包括公募基金更不会冒着破发赔钱的风险高报价,结果肯定是实现更多公司和投资者的多赢共赢。是让少数企业公司多圈超募,让投资者多付出买高价股呢,还是让更多公司少融些急需的钱、让投资者少付出买廉价股好呢?少数企业公司把超募资金闲置着睡懒觉,而多数企业公司在排长队嗷嗷待哺,究竟哪种情况接近于证监会倡导的“把过多的社会流动性转化为产业资本”这一“政治正确”的目标呢?答案显然是不言而喻的。  所以,要拯救中国股市,在证券市场落实科学发展观,实现资源优化配置,要追求市场效率,实现市场公正,其实很简单,废除审批制,还原公募证券投资基金的主体地位,让其成为自主经营的投资主体,真正为基金份额持有人负责;同时,证监会要回归单一监管本位,强化市场监管,包括监管沪深两个交易所。这才是中国A股市场正确的前进方向。

池州产品设计

阿拉尔工业设计

克州工业设计

台湾工业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