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头帽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头帽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淫魔圣王传第二十章回家

发布时间:2021-01-22 10:23:03 阅读: 来源:洗头帽厂家

第二十章回家

站在汉尔用来藏身的山洞前,目送约翰他们远去后,我先带着火凤儿将山洞内整个巡视一遍,原本是打算搜刮些好东西带回去当纪念品,但是最后却只有汉尔用来纪录的笔记还有点价值,其余的,不是我有了就是用不到。但考虑到落在其它人手中会有的麻烦,在拿走笔记后,我就叫火凤儿烧了山洞,也算是发泄她剩余不多的怒火。

「现在你打算要怎么办?」

幻十郎一边解下「日刃」,一边随口问道,我看着全身喷火,像是游泳一般在山洞内飘来飘去的火凤儿,随口说道:

「直接回家吧,我来这的目的已经达到,也在这里拖太久了,有点担心家里面。」

「说得也是。」

幻十郎带着微笑,将解下的「日刃」递给我,说道:

「那我们就在这分手吧,我想趁机在这里找把新刀。」

「也好,有空的话,我们在学校碰面吧。」

一边伸手收回「日刃」,一边跟幻十郎哈啦着,但指尖才刚碰上「日刃」的刀柄,「日刃」突然窜出数道风刃,右手顿时爆出一蓬血花,虽然缩手的快,才没落到断手下场,但整只右掌已是血肉模糊。

毫无预兆的意外状况,让幻十郎也反应不及,一回神,立即搭住刀柄,一团金黄色的雾状透明气体瞬间包住「日刃」,在那团气体的包围下,「日刃」竟然安分下来。

正在纵火的火凤儿也经由契约感觉到我的意外,飞快地自火焰中窜出,来到我的身边,但却也搞不清楚状况,看看我又看看「日刃」,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在幻十郎和火凤儿着急忙乱的时候,我强忍着刺骨的剧痛,用左手大力地握紧右手腕,先勉强止住大量出血,大口大口地连喘几口气,再深吸一口气,一连重复了同样的动作好几次后,呼吸才平稳下来。

慢慢地举起右手,咒骂的话语差点脱口而出。

这该死的「日刃」,出手完全不知节制,我的感觉没错,右掌在刚刚的一瞬间,已经被那几道风刃剖开,现在还连在手掌上只能说是我的运气,再深吸一口气后,才施展治愈咒文治疗自己的右手。

看着我治疗自己,幻十郎的眼神是又尴尬又担忧,刀在他手上,却在无预警下出招攻击原有者,这个转变大概幻十郎想破头都想不出原因。

「幻十郎,不用再压制了,她不会再出手攻击我了。」

治疗完右手,对不断压制「日刃」的幻十郎说了声,我便看着「日刃」陷入了沉思,幻十郎及火凤儿两个则是静静地在一旁看着,片刻之后,才开口说道:

「幻十郎,不好意思,可能要麻烦你跟我回去一趟了。」

「嗯?」

听到我的话,幻十郎疑惑地微微皱起眉头,我无奈地说道:

「没有办法,现在「日刃」,」伸手指了指在他手中的「日刃」,「明显的是不让我碰。」

看了看手中的「日刃」,幻十郎了解地点点头,提着「日刃」问道:

「那我们先去镇上找个医生吧,处理好了我们就回去。」

「不用麻烦了,我们直接在这里回去。」

「这里?啊!?」

就在幻十郎惊讶的呼声中,在我们三人的头顶上突然出现一个光圈,旋转着将我们包住,只一瞬间的功夫,我们三人便出现在一个石室中,在幻十郎和火凤儿讶异的神色中,我用没有受伤的左手轻轻一摆,优雅地弯下腰。

「欢迎光临寒舍。」

************

「真是太神奇了。」

这是幻十郎在惊讶过后,所说出的第一感想,我只是笑笑的不说话,火凤儿则是带着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我。带着他们走出石室后,一名女子已经等候在室外,而她说出的第一句话,便让两个人又受到一次惊吓。

「欢迎回来,父亲大人。」

看了看眼前这名与我差没几岁,金发金瞳、面带微笑,看上去沉稳大方的美丽女子,再看了看我,幻十郎和火凤儿两人的眼中清楚写着不敢置信四字。

抓了抓下巴,这件事情要解释很复杂,我实在很懒得跟他们解释,只好先指了指那名女子说道:

「圣言,我的大女儿,也是她带我们回来的。」

「圣言,这位是幻十郎,另外那位是火凤儿阿…呃,姊姊。」

本来想要说出阿姨两字,但火凤儿突起的杀气让我临时改变主意,女人,不管是圣兽还是人类,扯到年龄的问题都是翻脸不认人的,我可没胆量去挑战她们的禁忌。

听了我的介绍,圣言乖巧地向客人问好,看到「日刃」在幻十郎手上,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但瞥到我血淋淋的右手时,注意力立刻完全移到我的身上,指着我的手道:

「父亲大人,您的手是?」

「没事,只是受了点小伤,待会包扎一下就好了,你先带客人下去休息,然后帮我带日刃到书房找我。」

我就不相信日刃敢连圣言也砍!

听到我的话,圣言虽然有点担心,但还是听话的带着幻十郎和火凤儿两人一起离开。

等到两人离开后,我则是回到了书房,刚坐下喘口气,又突然想起一事,取下手上的「链华」和「十丈」,柔声说道:

「小鬼,出来吧。」

随着我的呼声,「链华」和「十丈」一同弹出我的掌心,当落地时,已经变成两个四、五岁大的小娃,一样的脸蛋,一样的长发结成辫子,不过一个是银发银瞳,一个则是黄发黄瞳,穿著同式的洋装,只是颜色跟自己的头发同色就是。

「爸爸。」

银发的链华一落地,便精神十足地喊道。相反的十丈却躲到链华的身后,不说话的看着我。我笑着对这两个小鬼招招手,等过来后,才伸手摸摸她们的头。

「这次你们辛苦了,做得很好喔。」

听到我的话,链华高兴地笑着,连内向的十丈也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就在这个时候,艾儿的声音突然在门外响起。

「少爷,可以进来吗?」

「请进。」

进门来的艾儿,手里提着药箱,一脸担忧地看着我的右手。

「妈咪!」

一看到艾儿,链华立即兴奋地拉着十丈跑到她身边,与十丈两人一左一右地抱着艾儿小腿,艾儿弯腰摸摸两人的头,微笑着说道:

「乖,出来玩吗?」

「对,爸爸说听话就让我们出来玩。」

链华仰着小脸高兴地说道。但听到她说这句话,我却有点尴尬,我能够创作出能够思想具有人性的兵器,但是要做到能够变化成人形,却需要一定程度的能量。

虽然所有的兵器都能够自行地产生能量,但是目前能够依靠自身产出足够能量的,只有圣言跟青丝,其余的都还需要依靠我来补足,或者是靠在森林里所设的结界维持住能量的消耗,而这种事情在外人看来和听来,就好象我在要胁她们一样。

看着链华和十丈兴高采烈的围着艾儿,心里为她们的差别待遇而苦笑,抱着想打断她们的恶作剧心态,我对着艾儿说道:

「艾儿,有事吗?」

「圣言说您受了伤,要我来看看。」

被我一提醒,艾儿才想起这件事,提着药箱带着链华她们走近,跪坐在我右手边,仔细地帮我包扎伤口。有艾儿在场,活泼好动的链华也不敢造次,拉着十丈跑到另一边坐着玩起来。

「少爷,怎么会伤成这样?」

察觉我有使用过治愈魔法的迹象,艾儿一边包扎一边轻声问道。她知道我不喜欢用治愈魔法治疗伤口,除非是伤势严重,不然绝不会动用到治愈魔法治疗伤口,连特训所造成的伤势,我也是选择使用次一级的人工回复器,而放弃恢复速度第一的魔法。

「被日刃斩的。」

「日刃?」

听到我的回答,艾儿有点惊讶地抬头看我。我点点头,突然笑道:

「小妮子开始思春了。」

「……?」

听不懂我的意思,艾儿也没有多问,低下头继续包扎的动作,当她打好最后一个结时,敲门的声音刚好响起。

「父亲大人。」

「进来吧。」

推开门,圣言提着「日刃」走进书房内,脸上掩不住担忧的表情。我看向在一旁玩着的链华和十丈,开口呼道:

「链华,带妹妹出去玩,爸爸有事情要做。」

正当链华听话的牵起十丈,准备离开书房时,书房的大门突然间被人一脚踹开,烂熊巨大的白色身体出现在房外,弯下腰低下头闪进书房内,脸上还是带着痞痞的笑容。

「怎么回来了也不说一声,有没有带土产回来呀?」

「有呀,火烧小鸟一只,有本事自己去吃去。」

一看到烂熊,就让我想到这次差点挂在火凤儿身上的事,没好气地说道:

「不过是只火凤凰而已,你又不是应付不来。」

「你说这…等等,你们早知道火凤凰在那里?」

「呃……呃…啊,那里来的小孩呀,满可爱的。」

一时失言的烂熊,心虚地左顾右盼,突然发现到站在身前的链华和十丈,好奇的问道。而链华和十丈两人则是张着小嘴,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尊巨大的白熊。顺便提一下,我的身高已经很高了,但是烂熊站起来的身高还是比我高上整整两个头,在屋子里面根本没法站直身子。

「那是我女儿,不要乱来呀。」

「什么话,来,告诉叔叔,你们叫什么名字呀?」

面对烂熊的问话,最早反应过来的是链华,只是反应的态度有点让人哭笑不得,只见她突然一下子跳到烂熊身上,兴奋地叫道:

「泰迪熊,爸爸、爸爸,好大的一只泰迪熊喔。」

「什么泰迪熊,我是北极熊,不要乱说话。」

链华童稚的语气让烂熊急得哇哇大叫,但还是伸手托住链华的小身体,避免她掉到地上,偷神一看,发现还在地上的十丈正一脸羡慕的看着链华时,熊掌一捞便把她抱起,由着链华在身上爬来爬去,转头对着我说道:

「喂,你女儿也太不怕生了吧?」

「不要一脸幸福的样子,还要跟我抱怨,顺便帮我一个忙,带她们出去玩一下,我有事情要做。」

「没问题。」

这次烂熊倒是很干脆的答应,带着两个小鬼头,转身便走出书房,一路上还能听到链华兴奋的悦耳笑声。

等到链华和十丈跟着烂熊一起离去后,我又对着圣言说道:

「圣言,这里没事了,你先下去招待客人。」

「这…」

听到我的话,圣言一脸犹豫,对她的反应我只是轻笑一声,说道:

「不用担心,你都把艾儿找来了,我不会对日刃怎样的。」

在我交代圣言把日刃带来时,圣言便已经猜到我的受伤与日刃有关,在担心妹妹受罚下,才会先通知艾儿,希望借着艾儿来保住日刃,这也是艾儿会出现在书房的原因。心计被揭穿的圣言,红着脸将日刃置于地上,尴尬地退出房内,等她退出房门后,我转头看着放置在地上的日刃。

「日刃,换你说句话了吧。」

随着我的话声,日刃的身形也慢慢出现变化,原本细长的刀身慢慢涨大,最后形成一名身穿和服的黑发少女,垂首恭敬地跪坐在地,却不说一句话。

不理会日刃的沉默,我举起包扎好的右手晃了晃,笑笑地继续说道:

「可以说说,到底是为了什么,要用对我出这么重手的方法,来表达自己的心意呢?」

「……因为对手是您。」

「嗯哼?」

左手枕着脑袋,我好奇地看着日刃,艾儿担心地站在一旁看着我俩,而日刃沉默了一会后,开口说道:

「为了不对您失礼,我必须以全力出招。」

「换句话说,是其它人你就不会用这么重的手啰?」

「是。」

「天哪~~~」

按着额头,我躺倒在椅子上,转头看着艾儿笑道:

「你的女儿?」

看了看日刃,又看了看我,艾儿甜甜地笑道:

「是您创出来的。」

「哼。」

尴尬地哼一声,对着日刃说道:

「起来吧,不要一直跪着,我不习惯。」

「是。」

静静看着起身后的日刃好一会后,慢慢地开口问道:

「日刃,你——想要跟在幻十郎身边是吗?」

「是…」

虽然害羞得红了脸,但是日刃仍旧是回答了我的问题。虽说是意料中,但实际听到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不是滋味。

「那小子那里好呀,你会想要跟着他。」

「直觉,父亲,只是单纯的直觉。」

「直觉,你凭着直觉就要把一生送给他?送给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是。」

「唉~」

「父亲,您曾经说过,希望我们姊妹都能够找到了解我们的主人,现在,我已经找到了。」

「你…确定幻十郎是吗?」

「父亲,您不也是知道才将我交到他手上的吗?」

「唉~~~」

看着天花板,我心里还真不知道要说什么,突然之间,我觉得我好象突然老了三十几岁,对女儿要出嫁感到依依不舍,可我现在才十六岁呀~~~

「少爷。」

艾儿突然站到我身后,伸手搭在我的肩上,一边轻轻按摩着一边说道:

「您就答应她吧,这是日刃的决定不是?」

拍拍艾儿的手,思索了一会后,我看着日刃说道:

「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只是,我要先测试一下幻十郎。」

「测试?」

不理会日刃的疑惑,我抬头改向艾儿问道:

「青丝呢?」

「她带洁光、月华、烈焰、七曜去帮护卫团做预防保养了。」

「啊?这么巧?」

对喔,今天的确是预防保养的日子,难怪家里会这么安静,可是这样一来的话,家里就只剩下链华、十丈、日刃、圣言了,链华、十丈不考虑,也不能要日刃上场,那只剩……

「要叫圣言跟幻十郎打吗?」

「父亲!」

一听到我的自言自语,不但日刃惊叫出声,连艾儿也变了脸色,看到她们的反应,我挥挥手说道:

「开玩笑,开玩笑,让那两个人打起来,屋子就完蛋了。」

不过……

「艾儿,叫圣言请客人到院子去,然后奶跟圣言都不要在场。」

在艾儿离开书房后,我轻呼出口气,闭上眼睛倒在椅上,在突然静肃下来的气氛中,我原本一头的黑色短发,在无声无息间,慢慢延伸变色。其中所代表的意思,引起日刃惊慌的叫声:

「父亲!」

「放心,我不会杀了你主人的。」

冷淡地说完,我人已经由座位消失,现身在惊慌的日刃身旁,一手搭在日刃的肩膀上,转眼间便又将她变回刀型。单手提着仍在试图反抗的「日刃」,我慢步地走向大厅,但随着每一步,四周围的气息都随着我身型的改变而变化。

当我步出大门,走进幻十郎他们所在的院中时,除了衣着及样貌外,已经与之前判若两人,长达腰际的金发随着步伐而飘动,原本高瘦的体型也变得壮硕有力。

而改变最大的,是我原本给人的逍遥平淡感,如今已经消失无踪,转变成冰冷刺骨,充满压迫的寒意。

面对几乎截然不同,但却又一模一样的人,已经先到场的火凤儿反应就是满脸疑惑地看着我,同样在场的幻十郎却是毫无所动地注视着我,看不出讶异也看不出疑惑。

「接我一招。」

将「日刃」扔向幻十郎的同时,我转身无头无脑地说道。即使闭着眼睛,我仍然能借着灵觉,宛如亲眼看到一般的看到火凤儿莫名其妙的表情,以及幻十郎若有所思的表情,还有…「日刃」这妮子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虽然说在别人看来,她还是一把刀)。

「「日刃」归你。」

听到我说完这句话,「日刃」紧张兮兮地等待幻十郎的回应,大概是没想到我会用这种方式测试幻十郎吧,而幻十郎却是连迟疑都没迟疑,接过「日刃」之后,右脚踏前一步,重心放低,日刃置于左腰,右手搭于刀柄,上半身笔直地挺起,双眼如鹰,紧盯着我的身影。

「拔刀术呀」

比较起防守性的招式,认为攻击性的招式更适合吗?这是出于考量,还是幻十郎本身的性格呢?

不管是那个选择,从幻十郎接受我的挑战,或者说是挑衅看来,他对于「日刃」应该也有一定程度的喜爱,也不枉费我为了他和「日刃」,而不惜大耗精神的进入了〈神境〉,现在的问题是,我要把他打到什么程度才适当呢?

「我用的,是我独创的武学,名称为〈神境〉,神的境界。」

「这一招,是神境七字诀里的幻字诀之海。」

淡淡的语气,介绍自身武学的同时,也带动起周围的气流,就在气流旋动之间,周围的平地突然化成一片汪洋,将幻十郎及火凤儿淹没在其中。

「天。」

在幻十郎被周遭的变化而搞得措手不及时,宽阔遥远的蓝天,竟在这时垂降而下,身陷怒涛的汪洋之中,却又处于宽广无垠的蓝天,这种前所未有的怪诡变化,使得幻十郎心神大乱,就在这慌乱的一瞬间,剑指已点在他的额头。

然后,汪洋消失,蓝天回归,四周又回复到一片风和日丽的景象,场中的人影却有了变化,我背对着幻十郎,看似随手向后的一指,却准确无误地贴在幻十郎的额头,而幻十郎却是满身大汗,紧握着刀柄的手背青筋突起,但「日刃」却未曾出鞘半分。一直站在一旁的火凤儿,已经坐倒在地上,布满在她小脸上的惊骇表情,说明了她所感到的惊惧。

「你—可以收下日刃了。」

轻轻地说完这句话,我的身型又回复了平日的样子,逍遥平淡的感觉再次回归于身。抽回剑指的同时,幻十郎整个人跪倒在地,紧握着「日刃」大口大口地喘气道:

「我…我…我不能接受……」

「接受吧,你现在输给我,不是代表你配不上「日刃」,只是你的实力差我太远了。」

「呼…呼……呼…………」

居高临下的俯视幻十郎,幻十郎只能不断的喘气,但双眼却充满斗志的看着我。

理解这种眼光所带来的含义,我转身走向屋内,头也不回地抛下一句。

「只要你想,我随时接受挑战。」

一进屋内,我整个人就瘫软下来,早就等在屋内的艾儿连忙扶住我,依偎在艾儿柔软的怀抱内,意识也渐渐地远离………

************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已经躺在自己柔软的床上,身旁温暖的触感和淡淡的香味,让我不用转头也知道是艾儿躺在我身旁,斜眼看看窗外,所看到的只是一片漆黑,很显然的离我在中午左右使出〈神境〉后,便昏睡了将近七个小时。

「呼……」

呼口气,我慢慢地坐起身子,虽然拥有了神级的力量,但肉体和精神却没法支配力量,每次使用后的后遗症就是忘我的昏睡,实用性实在不高呀,而且使用后头脑的那种朦胧感,实在不喜欢呀。

「少爷……」

在当我在沉思时,慵懒的声音从我背后轻轻响起,回头看去,艾儿侧身躺在床上,微微地撑起上半身看着我,脸上带着一抹微笑,白晰的肌肤在头发及床单的遮掩下若隐若现,有着诱人的魅力。

摊开左手,艾儿乖乖依偎进我的怀中,抱着美人,嗅着清新熟悉的香气,我的身心才算是彻底的放松下来。

「客人呢?」

「幻十郎先生已经带着日刃离开了,啊……少爷………」

一边听着艾儿的报告,我一边慢慢抚弄她丰满的双乳,享受那弹性十足的触感,一手熟练地沿着艾儿结实饱满的臀部怀动,熟练地挑逗艾儿的敏感处。

「另一位呢?」

「另……另一位……小姐…啊啊……也…也离开了…啊……说…说……是不习惯大屋…啊啊………」

敏感的地带受到挑逗,艾儿忍耐着阵阵传来的舒适感,红着脸断断续续报告着,看到艾儿这副可人模样,我也忍不住地低头吻上她的小嘴。

「唔……」

面对我的热情,艾儿报以更强烈的热情回应,两人热烈地拥吻在一起。当两人一同气喘吁吁的分开后,我躺回床上,艾儿背对着我趴到我的身上,小手轻扶起半软的肉棒,轻吻一下尖端后,张嘴慢慢将肉棒吞没在口内,香舌灵活地在嘴内舔弄着,湿滑的柔软感触细心又温柔的布满我的肉棒,让原本半软无力的肉棒马上变得坚毅挺拔。

感觉到肉棒的变化,艾儿的动作开始变化,吸吮舔弄的动作仍然不变,偶尔吐出肉棒一边套弄,一边由旁边舔弄着龟头、蛋袋,雪白的屁股在我眼前一晃一晃,在金黄色阴毛包围中的蜜穴,隐隐闪着水光。

看着这样的景象,让我更觉火热,抱住艾儿的臀部,仰首贴上蜜穴,舌头分开肉缝,霸道的深入内部翻搅舔弄,陶醉地吸吮她的蜜汁。

「唔~嗯……嗯…」

在我的舔弄下,艾儿的蜜汁不断涌出,含着肉棒的小嘴发出阵阵的闷哼,但动作并没有停下,反而像是挑衅一样的,吸吮得更加用力。

接受了艾儿的挑战,我开始使出了全部的本领,除了玩弄她的蜜穴之外,双手同时抓住她的双臀,搓、揉、捏、按,用力地蹂躏起白嫩的臀肉。

在这样刺激下,艾儿的动作顿时起了混乱,虽然该有的动作依然不缺,但已经没有刚开始的流畅,不时发出沉闷的呻吟声。趁胜追击下,我猛力地将艾儿臀部压下,口鼻紧紧地贴在蜜穴之上,吸吮舔弄之际,不时用牙轻咬摩擦艾儿细嫩的肉芽,手同时扒开艾儿的臀肉,手指顺着臀缝探入,摩擦着艾儿紧密的菊蕾。

「啊…啊啊……少…少爷,不行…那……那里…啊啊………」

艾儿终于承受不住这样的挑弄,放弃了吞吐肉棒的动作,一脸羞红地回头看着我,哀怜娇羞的眼神让人怜爱。

放开艾儿起身,轻吻了一下她湿润的朱唇后,便将她压倒在床上,扶着肉棒对正了她以准备完毕,蜜汁泛滥的蜜穴,在艾儿朦胧的双眼中,缓缓刺入。

「啊………」

许久未逢垂怜的蜜穴,这时紧紧包住我的肉棒,彷如在反应主人的心意,在肉棒抽送的同时,艾儿也发出满足的呻吟,抬手拥抱住我,贴在我耳边轻声地说道:

「少…少爷……给我吧………求求你…」

佳人有令,我又怎能让她失望呢?应和着艾儿的要求,肉棒抽送的速度渐渐加快,轻微的声响急促地响起,艾儿忘情地扭腰配合。随着抽动的力道增大,艾儿的表现越见投入。

「有多久没陪她了呢?」

看着艾儿陶醉忘情的神色,我心里突然想到这么一个问题。细细想想,好象自从艾儿在课业上逐见进步,而我碰上蕾茜她们时起,我们两人间亲热的机会便大幅减少,尤其是确定彼此都要参加测验后,更是连好好聊天的时候都没有了。

或许因为我是孤独惯了,所以还没有太大的不适,但应该或多或少的带给艾儿不好的感受。想到这,我忍不住心疼的抱住艾儿,也在这同时,艾儿突然反抱住我,身体一阵激烈的颤动,小脸紧紧埋在我肩膀里,显然是高潮到了。

温柔地抱着艾儿,静静等她稍微平静下来后,我才温柔地说道:

「艾儿,我回来了。」

亚瑟神剑BT(闪V版)

神将联盟安卓版

完美红颜

相关阅读